目前日期文章:200701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雖然昌達師兄以前受的訓練更魔鬼,但是我現在就快撐不住了!您應該很能體會吧.......

         黃教練這半年都去左營帶亞運空手道隊,他很上鏡頭耶~我在電視看亞運轉播的時候就有看到教練,這麼久沒見到,週一見到時格外親切,熱身時一邊聊聊近況,休息時間也在約聚餐的日子,好不溫馨的場面啊.....隨著時間的流逝氣氛開始不對了......

        想著半年真是快樂的時光,因為師母和小教練都壓不住我們,還記得前兩個月練習型的時候,師母在一旁念到不行,只好著急地說:「妳再不蹲低一點,等教練回來我會被罵死啦....」想當時我還笑得出來,嘻皮笑臉說:「好啦~~等教練回來我就會蹲低啦....」對打也是,說什麼就不帶拳套、也不下場練,就算被拉著道服下場,說不練就不練,反正就是賴皮賴定了。

         基本動作練習時狀況還算好,教練還是親身親為、不厭其煩的教導,但是一位平常總是不蹲低的師弟,開始讓場面變得怪怪的......大家都開始嚴肅,嚴肅到聽教練的訓話也會停住呼吸,接下來是練對打,不知道師母是不是先跟教練說我無賴的行徑,被叫到跟前說:「妳知不知道應該要練對打了?」場面的氣氛實在是太怪了,平常應該是在笑的我,只有小小聲說了一句:「知道.....」然後看到師母在教練背後微笑......

        接著教練說:「咖啡帶以上戴上拳套。」拳套?我當然是「忘記帶」....這時候師母先喊出:「妳又沒有帶喔!」這時候教練說了:「為什麼不帶?」不要說笑了,當時的氣氛連吞口水都算是大動作,好肅殺啊!我只敢更小聲的說:「不習慣。」小聲到我很訝異教練和師母居然聽得到?教練說「妳過來、來、上段和中段直擊。」我打了,不是被嫌打得不夠貼身,要不就是沒有力,在教練的要求之下,越來越大力、越來越貼近身體,終於有一拳收手不夠快、不小心招呼在教練身上,啪的一聲,如果在我身上一定是很痛,本能反應趕快說:「對不起。」教練說:「沒關係,又沒有怎樣?」我忘記教練的身體像個半獸人,好像有跟金屬鋼鐵融在一起過,打什麼都不會痛?我常常踢靶都會痛,他就算把靶踢飛了,也是拿靶的那個人會痛、不是他!

       等我打完那十幾拳後,教練在我上段(臉)和中段,用我無法反應的速度來了兩拳,感覺打到了、但是因為他收手快所以也不是真的打到,那兩拳快到讓我嚇到,然後他說:「知道為什麼要戴拳套了吧?保護自己也保護他人不會受傷,昨天道館XX就去榮總臉上縫了好幾針。」我已經忘記我是點頭還是搖頭,反正我是下定決心下次一定會戴拳套去上課。

  接下來就被教練抓去對練,沒辦法~其他人都有戴拳套,什麼對練?簡直被追著打,雖然還不夠我想要奮發圖強練對打,但是以後還真的不敢再馬虎了。我的狀況還不是最慘的,至少我都紮紮實實蹲下去,平常不蹲下去的就被墊得更慘了,因為我們所有人面對一大片鏡子,教練在「糾正」的時候,還真沒有一個人敢轉過去看.....只有看到師母總是在一旁不時搖頭、不時嘴角揚起微笑---好啦~我們知錯了......

        跟過去一樣的兩個小時下來,我終於又體會到睽違半年的全身痠痛了,我連呼吸都覺得腰部好痛,小腿還好,但是大腿的每吋肌肉都用疼痛來報告它們的正確位置!還有平常絕對不知道「原來那裡有肌肉啊!」的地方,統統都痛在一起了。夭壽喔~真的好痛.....

        經過這一番洗禮,我總算「痛定思痛」,雖然沒有大徹大悟,不過也夠我好好檢討了。於是乎開始檢討近來鬆懈之處,雖然我標榜自己做什麼事情都很認真,但是也的確很多地方是有意識地摸魚,這下子要儘量改過來,連隔天去研究所上課結束後,還特別跟指導教授說:「我會更加用功的,我保證!」弄得我的指導教授糊裡糊塗的、直問我:「妳是有聽到什麼話喔?」我說:「沒有啊~只是最近開始知恥近乎勇,想跟您說我也是有檢討能力的。」

        提醒自己~~不要再混了~~總有一天會吃到苦頭的......

  

samtig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新店清溪聯盟的冠軍決賽直到2006年12月31日結束,本來我以為只要站兩場,可是臨時又多排了一場,本來跟凱西謝與ㄚㄚ有約,只好說聲抱歉,她們兩個資產階級延續我們這群大學朋友的傳統,跑去聽陳昇跨年演唱會,想當年也去了幾次,好懷念當時演唱會結束後就開車四處遊玩,還記得有一年演唱會節後是兩點多,大家在車上不知道要去哪裡續攤?豬頭李提議說:「我知道真理大學那邊有園遊會!我們可以去逛...」我真的覺得很奇怪,這麼晚了怎麼會有?況且,為什麼真理大學要辦新年園遊會?豬頭李不愧是豬頭李,大言不慚說:「因為她們是基督教學校啊!所以當然要辦聖誕晚會,會弄到很晚的啦!」整車的人差點沒把他給殺了!聖誕晚會是快一星期之前的事情吧.....

        希望我趕快畢業,脫離無產階級,就可以延續跟她們跨年的傳統了,這兩年的跨年都在趕作業,就像是現在,但是今天的天氣實在是太漂亮了!所以我乾脆把功課和電腦都搬到客廳,堅持看到陽光,撫慰我不平衡的心情。

        言歸正傳。早上九點到了球場就發現真不是打球的好天氣,發現看不到遠遠的101大樓就知道天氣不妙會下雨,果不其然當十點二十分比賽開始,好像雨水也聽到Play Ball的指令下了起來,而且還下得不小,我站在三壘、左半邊全都濕了,因為穿防水防風衣,看著水沿著衣服邊緣流下來,還真有些氣魄,但是實在是很冷,看到其他三位裁判都沒有戴手套,但畢竟正值學期末,不是逞強的時候,只好帶起手套。

        今天幾乎是四強比賽,不管雨勢大小、一定要比完,我只好默默祈禱雨啊別再下了~~今天比賽的四強隊伍有:建長、新峰、百安和尚府,球員都挺不錯的,特別是建長的三壘手很幽默,雖然我總要裝嚴肅,但是常常被他逗得轉向外野偷偷笑,被雨淋了三局吧?他跟說:「忍耐一下,我看到陽光了!」最好是啦~我看我看到鬼的機率比較大!沒隔多久就得拿手帕把眼鏡上的雨水抹掉,真擔心會在重要時刻看走演了,但是天氣真的不可預測,就在下一局居然雨就停了,再過一會居然還有點陽光露臉,雖然只有一兩分鐘,還是感覺很好。接下來天氣越來越穩定,101大樓開始猶抱琵琶半遮面,到了下午幾乎可以看得清楚,這種天氣雖然涼了的,但是真的好適合打棒球啊!

        四強賽難免大家會比較計較,不過火氣倒也不大,因為是最後一天,反而多了點歡樂的氣氛,建長三壘手問我今天要站幾場?我比了三的手勢,他也打氣說加油,等一下就可以去跨年了,跨個頭啦~功課都寫不完了。三壘方向的球通常不是軟弱的滾地球,要不就是強勁的平飛球,特別是右打者用鋁棒硬拉,氣勢真的很嚇人,偏偏我得要眼睛跟球到最後一刻,因為要確定界內或界外,二或三壘有人時,我還會站得前面一點,因為要準備盜壘與牽制判決的走位,這時一顆貼著邊線的平飛球,就向著我頭頂飛來,顧不得形象在靠近時我馬上坐下,真是驚險。到冠軍賽的時候上來打擊的真是個個強棒,建長的三壘手照例又碎碎念說:「唉喲~他們球拉得好強好快,好可怕喔~我就不想守三壘、又叫我得守三壘」剛剛經歷那球的我,真是心有戚戚焉。

        頒獎典禮時百安從缺,我覺得很奇怪,準備回家時、往停車場走去的路上才發現百安的球員迎面而來,紛紛問說:「閉幕結束了喔?」我說:「對啊!剛剛才結束。」每個問的都一臉驚訝!原來她們跑去吃刷刷鍋吃倒飽,結果吃得太晚了,怎麼辦?跟我解釋也沒用啊!只能苦笑了.....只能叫她們快點過去,很多人還沒走,至少還有機會跟為她們保留的獎盃照相。這算是最後好笑的ending!

         補個值得學習的故事,2006年棒球經典賽台灣的隨隊裁判是廖老師,他說他在美國的時候,晚上在選手村時有個選手迎面而來,對他脫帽行90度鞠躬禮問安,他定睛一看:「天啊!是"鈴木一朗"耶!」這四個字放在一起,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展現他的閃亮亮!!這故事真的很值得學習,別人成功真的有他的道理,我們台灣話不是說:「飽穗才會低頭」嗎?真的是如假包換的道理,令人敬佩的是他幾乎是棒球神的情況下還是做到竹解虛心是我師,真是不容易!說到這裡不免感嘆當裁判的缺點,就是遇到仰慕的球星也要顧作鎮定、不能去要簽名,這點我的前輩一直提醒我:「叫妳去要比賽用球不能要簽名球喔!」

         我最常站的兩個聯盟下個球季預估分別是在三月初與底開始,裁判老師說我這兩個月可以去環遊世界,哈哈~~因為這份工作是不能請假的,喲~~等學期末我要出去走走。今年因為棒球加入了裁判這個腳色讓我的生活變得更豐富!感謝給我這個機會和教導我的人們,也希望有更多女生加入這個行列,這樣才叫「國球」啦~~

samtig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