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702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兩個星期沒有練空手道,今天開開心心去練習,教練真不知道怎麼搞的?從杜哈亞運回來後就一直練對打,基本動作半個多小時後就開始對打,只留一點點時間練型,我真的真的真的好討厭練對打喔.....特別是針對一位咖啡帶的高一弟弟。

       他哪是在練習啊?根本就是在打仇人!本來「練習」就是有攻有守,他老兄就是一路打到底就對了,當然空手道也有以進攻為防守,但是他真的不是這樣想的,真是拿他沒有辦法,他應該確定我要打到他實會收手,所以索性就不防守了,不是讓我打就是繼續打他的,我唉唉叫這是「練習」,教練也跟他說了很多次這是練習,喊了幾次、示範多次都沒有用,終於.....

        我受不了了!我跟他說:「你再這樣我真的要給你巴下去囉!」我想教練也看苗頭不對,我從來沒有這樣過,就算是對方失誤挨揍,我也是笑笑而已,反正只是失誤嘛...所以就換成教練跟他對打,要我站在旁邊看。說到跟教練對打,那還真的只有挨打和羞辱的份。

        因為就算教練兩隻手臂綁起來,還是有辦法把對方摔在地上。過程中教練掃掃腳,那將近180公分高的弟弟就馬上趴在地上,羞辱大概就是在形容這種事情吧?教練一邊叫他站起來,一邊還提醒他對打練習不能亂打,怎麼說亂打呢?就是往你的身上連手帶腳]不停揮拳起腳,看不出來是打上段或是中段?也不知道是前踢還是迴旋踢?反正就是往你身上一直招呼,我只有一直退的份,因為如果我接下來,兩個人一定會撞在一起,這是我不會讓它發生的事情,有時候看到空檔也想出手回擊,但是距離太近的狀況下,他肯定會受傷。

        我的功力跟教練沒得比,所以教練一邊退,還能一邊讓他躺在地上,我看至少摔了30次以上,加上教練一邊說他不可以這樣亂打、說他是在打架不是在練習空手道,那傢伙真的有痛到了,除了不發一語,看他眼眶都有淚水了,所以教練就喊收手,大家練型去。

        練型多好啊!大家各自練習各自的,誰也不會碰到誰,當然也不會惹到誰,更不會有受傷的事情發生,今天我的手吃了蘿蔔乾,正是因為我收拳的同時,他老兄竟然把腳湊上來,真想罵髒話,因為明明就是說好一招對打,也就是說只能出一招,當對方攻擊時、自己就要先防守再反擊,他老兄就這樣一股腦殺過來,加上當我是仇人的那股狠勁,不擋一定會出事,這樣措手不及的一擋就傷了左手手指,折到真的很痛,也難怪我會不高興,就說好是一招對打的練習了!

       遇到這種小毛頭真沒辦法,又不能真的還手,上次他被別人還撃受傷,爸爸就來跟教練關切了,不過我終於可以體會為什麼之前有人會真的打回去,因為如果今天教練沒有跳進來阻止,再繼續下去,我想我一定會這麼做了。這種白目孩子,看來只有教練治得了!

samtig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samtig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嚴守教規 伊斯蘭女將溜冰戴頭巾

公共電視 更新日期: 2007/02/20 22:10

溜冰這項動在歐美非常流行,由於是一項非常健康的運動,現在已經傳到保守的伊斯蘭教國家伊朗,而且非常盛行,一群年輕女性玩出成績,現在還代表國家出國比賽,不過相當有趣的是,礙於宗教信仰的服裝規定,她們無論是比賽還是練習,一律帶著頭巾上場,雖然很熱,不過還是表現得相當好。

今年17歲的芭提雅娜德,是伊朗國家溜冰代表隊的成員,鏡頭上這是她在接受競速溜冰訓練的情況,身上穿著的不是輕便的運動服裝,而是必須依照所信仰的伊斯蘭教規定,包著頭巾上場,很熱,但是要忍耐。

因為宗教信仰,所比必須依照規定,長久下來,大家也都習慣了,而且在國際賽的成績還相當不錯,有了好成績,穿什麼樣的服裝,都不是問題。

samtig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阿拉伯文說:Alhamdulillah;印尼文說:Syukur Allah;中文說感謝真主;拉拉拉~~~這個部落格簡直是我的許願版啊!

        哈哈哈~~~話說前兩天還在抱怨有些裁判前輩歧視女性,想不到今天就有了轉折。

        從我考裁判開始、到實習、到正式上場,一堆話語都說女生不適合,不管啦~~反正我也這樣站,連我的裁判老師張前輩雖然之前從反對到支持,不過他的支持也是僅止於支持我當壘審,不讓我在正式比賽有當主審的機會,因為他還是覺得女生不適合,只有同輩的夥伴王會鼓勵我,他是我同期的已經當主審了,不過對於安排他無能為力,不過光聽他說他相信我當主審不會比男生差這句話就很夠義氣了!

        今天被我的裁判老師的老師叫去,應該是有個約啦.....裁判老師的老師就是那種要他看過簽名才能領執照的那種,當年也是他幫我簽名的,還記得他在球場賽後幫我簽的時候,說了:「女生能站成這樣算不簡單了,不過妳最好還是去當紀錄員。」我沒有說什麼,反正執照到手就是了!被這樣說我已經習慣了,反正我就是站我的就是了。

        上星期他幫我排了兩場日本名古屋對來台友誼賽的機會。因為下場之後他已經先行離開,不知道他的評價與看法,但我肯定他在裁判室一定有聽到其他人說那些女生當什麼裁判的鬼話,所以今天約見面時我心理有了壞念頭,總覺得又是勸退之類的,或許他覺得沒有必要承擔安排我上場的壓力,畢竟上場的機會是很多人競爭的,更別提國際賽的機會。

        我早就想好一堆說詞,主要論點就是在於「適任」而不是「性別」,我想我應該可以侃侃而談的!我和張前輩一起去的,寒喧之後就進入正題,他說:「那天我只有看了三局就走了」我心想:「來吧!除非給我正當的理由,否則用性別主打,老娘更是賭氣不退。」不過後來的說法讓我的眼睛面積頓時增加了2平方公分,我想或許我連嘴巴都不小心打開了?

        老師的老師說:「妳要準備主審用具,下個月開打就練習站主審。」哇哇哇~~~什麼啊?我的話都吞回去肚子裡了,不只我驚訝、連限定我是壘審的前輩也很驚訝,老師的老師應該知道我的意外,就舉了他在國際賽看過其他國家也有很優秀的女裁判,他說他相信女生不見得就做不到,況且裁判不是老就好,老了容易以老賣老,體能和判斷力也會隨著年齡增長而有限制,所以我應該要有信心!

       天啊!天啊!天啊!這是什麼情況啊??原來他那天也是看了一個我的判決後更有了信心,所以還要我別理會那些裁判室的老人,反正他們也不是負責裁判培訓、也沒有權力影響裁判工作的安排。聽說以後有國際賽還會找我,因為要多磨練國際賽的經驗,當主審也才能培養掌控全局的能力,還送了我一套去年台北國際城市青少棒賽的裁判外套與裁判帽,真感動!

        這件事情發生得太突然了,連張前輩也很意外,雖然張前輩對我照顧教導有加,只可惜他還是設定我能當好壘審,一點不考慮我當主審,所以回家的時候,他對我說了一句:「那妳要準備主審裝備。」我當然不能得了便宜還賣乖,就把這句話當成恭喜吧?這時候我感覺到:當棒球的輩分對我絕佳有利的時候,我真的很喜歡這種長幼有序!

      記得那時離開與洪老師的見面後,張前輩要我去遠一點的地方有話要跟我說,沒想到他說的卻是:「雖然洪老師要讓你當主審,但是我不贊成,你自己決定呢?」我心底想:「神經病!」不過還是很肯定跟他回答:「洪老師說可以當就可以當,我想當。」雖然張前輩教我很多,不過老實說,打擊也沒少過。

       好開心啊!怎麼我的篤阿(祈禱)會這麼靈光呢?簡直是心想事成啊!Alhamdulillah!

       我不知道我能不能勝任,不過我會努力去學,或許之後還有更大的壓力,特別是那無路用的閒言閒語,不過既然機會來了,就不能膽怯,托靠主,Insha Allah或許我能做到!

samtig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上了小學之後,聽說女生要文靜?對於這件事情我始終都是很納悶,從小我爹就帶我去棒球場,他本身也是柔道校隊,家裡從沒有反對我看棒球、練空手道,連現在當裁判也是很贊成,我爹也都會去球場看我判球,所以我覺得從事運動理所當然,但是外面社會又好像不是那麼一回事?

         我擔任裁判工作其實也不是很順利,從一開始的受訓就被明白說了女生不能勝任,等研習測驗結束,又跟我說女生不會有機會實習,好在遇到一位張前輩,他之前在世界女子棒球比賽執法時,感嘆我國沒有一位女裁判,反觀他國卻有,所以她讓我們同期的兩個女生有了實習的機會。

        實習之後有了一場考核,記得那天我爸也去看了,我的前輩緊張到不行,前一天還約我去雙園球場惡補一個多小時,因為審核發執照的是他的老師,好在那天很順利,因此順利拿到了執照,從此之後我就在新店兩個聯盟正常的先發,聯盟的裁判在球季結束後還跟我說今年也希望我去,感覺挺順利的,大家在一起半年多了,我是不是女生根本不重要。

        基本上在新店是一個團隊,總共有一位很少出面的裁判長,也就是張前輩的老師,再來就是張前輩、田前輩和高前輩,以及跟我同期的一位王先生,加上聯盟的會長與其他前輩與夥伴,我覺得當裁判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懂得雖然不夠多,他們願意教,我也認真學。

        這星期有個好消息,因為前輩的老師、也是我們的大老闆居然打電話問我要不要去站?因為他先前也都是勸我說壓力太大別作了,現在反倒給我機會,所以我就去站了兩天的台日青少棒友誼賽,去站站國際賽是很好的經驗累積,我站了一壘審與三壘審,就跟平常一樣,沒有什麼不同,也沒有誤殺了誰,在這全年唯一放假的兩個月中,去站個兩天維持感覺挺不錯的!

       可惜今天我又接到張前輩的電話,他是打電話來鼓勵我的,因為據說我一下場,就被其他裁判前輩說女生怎麼能勝任呢?怎麼會叫女生裁判呢?他說他聽了很難過,因為根本連比賽都還沒有開始,所以打電話跟我說不要放在心上,因為判得好壞跟性別沒有關係,只要我肯學、對自己有信心就好。當時他聽了很不服氣,又礙於輩分所以不敢說什麼,因此打了電話跟我鼓勵,而且再三跟我說新店在三月開打時還是會排我,務必要我把時間空下來。

       我一開始心理是想笑的,張前輩實在是太可愛了,因為如果他不說,我又怎麼會知道這些耳語呢?不過聽了之後當下是很難過的,因為自從在新店這個團隊站習慣了,性別已經不會是個問題或必須討論的主題,判決的對或錯就事論事,在這麼久之後,怎麼先前性別的事情又被拿出來討論了呢?不過我沒有難過太久,因為我又同時發現我有多麼幸運,居然有機會遇到一群願意給我機會上場、肯教我的裁判前輩,只不過對於他們因為安排我上場而受到的壓力,感到非常抱歉'。

       關於棒球場上這性別的事情我只能苦笑。據說伊斯蘭是最歧視女性的宗教,但是我很納悶,怎麼伊斯蘭沒有規定女生不能當裁判,可是在民主自由的台灣卻意見這麼多呢?(當然在伊斯蘭當中女生當裁判是不被鼓勵的),我承認也認同男生當棒球裁判與女生更適合,因為男生在發展的階段中比較有機會接觸棒球以及先天體能的優勢,不過這跟禁止女生當棒球裁判有什麼關係?重點應該是在「適任」上面吧?這不是對所有男生的抱怨,是對邏輯不好、抓不到重點的男生的譴責,如果性別是決定性因素,那以後考裁判就加一條性向測驗算了?何必弄那些筆試、體能和術科測驗??

      世上還是有不錯的男生的。當棒球裁判除了是我的興趣之外也是一個承諾,我有個好朋友許了更艱辛的願望----他希望能培養出一位台灣第一位女性總教練,身為棒球經紀人的他,盡心盡力在南台灣領著女子棒球隊,我不能做什麼,所以跟他相約我也會努力留在球場,直到其他女性裁判的出現,然後我就可以去當紀錄員了,我只是卑微的希望,號稱民主自由兩性平等、台灣是國球的地方,女裁判的統計數字不要是零。

        現在我在新店站得好好的,希望可以一點一點的進步,進步的速度可以至少抵抗其他場子裁判的壓力,留在球場是我的興趣與願望,不至於渲染成什麼女性主義或社會改革,我只是喜歡運動、就只是愛棒球,我看著新一輩的棒球裁判多數很年輕、性別歧視不那麼嚴重,例如時常合作的王就常鼓勵我,而上一輩意見很多的幾乎都是五十多以上,這表示他們其實待在球場的時間不多,我會長大、他們會老,我們就比誰撐得久囉?

        到底是哪個傢伙說伊斯蘭歧視女性的啊??棒球場上的那群老男人最沒資格說!

samtig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真糟糕?有沒有人知道作伏地挺身有沒有訣竅啊?我相信應該有什麼密技之類的....哪個好新人幫幫忙、告訴我?故事是這樣發生的,我的空手道教練就他自己身上綁的黑帶是說亞運國家隊的教練,但是我覺得他根本是中華民國伏地挺身推廣協會理事長!動不動就要我們做個五十下,我沒有一次作得到,有已經快要無恥到直接趴在道場上,根本不想甩教練的口令。

         我的狀況真的很糟,聽師弟說他最怕的是仰臥起坐,我倒是不擔心,所以我認為伏地挺身一定是有訣竅的!當我做伏地挺身的時候真的可以體悟道很多道理,從一開始聽到「伏地挺身預備...」我就開始進入另一種狀態,真的從沒有如此任性、不負責任、不懂事過,不論我如何哀嚎、面目猙獰,但是當大家都趴下去時,我也不得不心不甘情不願地作出預備姿勢。

        我想我可以在我的生命中對於各種事務找到適當的解釋,惟獨「伏地挺身」!我真的不知道為什麼它要存在於世界上?好想消滅它!我實在找不出讓我快快樂樂接納伏地挺身的理由,就算是棘手的事情我也會想辦法唯心論一下,讓自已的心情轉到快樂的頻道去面對,但是伏地挺身就是不行啊!!為什麼這世界上要有伏地挺身?為什麼?為什麼?

        真的很任性!當教練喊一的時候,我會索性就趴在地上,不論師母怎麼笑?我就是不想動....這時候師母就會在旁邊好說歹說,我只能說這時候我才發現原來我無法控制我的身體呀!人真的很脆弱,連自己的身體都控制不了,當然有些更悲慘的故事是有人連腦袋都控制不了,念頭來來去去,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想什麼?雖然我不至於這樣,但是不能控制自己的身體也真夠悲哀了.....

        人用腦袋去生活,用盡一切只為讓腦袋舒服、快樂,不過我們很少去照顧自己的身體,忘記支撐腦袋的其實是另外十分之一的部分,如果寫成寓言故事,應該就是在諷刺人類的忘恩負義吧?所以我們人很少跟自己在一起,不要說身心了,我看連自己的想法都無法在一起,當我做伏地挺身、無法與自己的身體好好相處時,我就常常產生這樣的想法,而且對我的身體非常抱歉。

        所以我很喜歡運動的感覺,不只是空手道或者是棒球,每個動作都讓我自己跟自己在一起,每個動作都是一個體驗的過程,老實說其實很不簡單,不論是要控制自己的身體或者是思緒?更別提同時要作兩個動作,這是我很喜歡的時間---和自己在一起!這可不是一件輕鬆簡單的事情,有時候比面對人群還要更花力氣,不過這功夫很值得,長久下來讓我可以思緒清晰、心平如鏡。當然功夫沒有那麼好啦~只是儘量,但是方式確實讓我可以常保輕鬆無礙的心情,要多練習就是了!

        這個週末和朋友去宜蘭聽了演講,主題有談到孤獨和孤單之類的,那場演講很精采,大部分的聽眾皆點頭如搗蒜,我也很享受其中,大家也不時露出心有戚戚焉的神情,當講到每個人都需要陪伴而且不喜歡一個人的時候,我身旁的好友轉身對我說是啊!不過一看到我又說:「啊!你不是。」我說:「我不是不喜歡人群,有時候我也需要有人陪,只是我也很喜歡一個人。」是啊!有人陪很好、一個人也很好,我很難去解釋這樣的感覺,總歸一句,享受和自己在一起是需要練習的。

        雖然心中有許多體驗,不過還是沒辦法解決我伏地挺身的困擾,不過至少我承認我很不會作伏地挺身,我想學,但是很有可能就算認真學了之後還是學不來、學不好!怎麼辦?沒關係啦....會很好、不會也很好,人生不就是這麼一回事嗎?

samtig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