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703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今天看完棒球比賽心情大好(因為兄弟象贏了啊!),結束後居然看見這個新聞,奇怪?不是前不久才在跟養鴨業者道歉嗎?我家就住在行天宮附近,腳尾飯事件還讓鄰居們恨得牙癢癢的,怎麼還會出現這種事情,那個記者是不是太白目了?唉~白目是沒藥醫的,只有小時候快點送去棒球隊訓練看看還有沒有得救.....

         我覺得這件事情香港的電影界要負最大的責任!!記得我小時候,從來都沒有人穿紅衣服自殺的,都是身邊帶著尺、剪刀和鏡子才是古法,據說這樣自殺後會變成厲鬼去報仇,但是近年來怎麼大家都流行穿紅衣服自殺啊?跟殯葬業者討論的結果,我們的結論就是:「香港電影害的!」,以前有部電影叫做「鬼新娘」,片中有個女生為了報仇就穿全身紅衣服自殺,果然大家都模仿起來,老實說,應該沒有用吧??

         第二個被香港電影影響的就是黑道了,這是我跟香港浸會大學教授討論的心得,以前我當社工就是處理黑幫的,所以跟香港交流也是重點在交換這一塊的經驗,聽了一個很感傷的案例,就是有個十五歲的青少年用開山刀把朋友了給活活砍死,被捕後少年的供詞是:「我看電影砍很多刀都沒有怎樣?怎麼知道我才砍了兩刀對方就死了。」很像個笑話吧?但是卻是兩個破碎的家庭。層出不窮的案例都是說明著青少年模仿電影的情節鑄成大錯。

         該怎麼辦??呼籲電影界多拍點《讓愛傳出去》、《翻滾吧!男孩!》.....我想真的有助於社會風氣喔.....

 

醜聞!TVBS承認拍攝周政保的嗆聲錄影帶

中廣新聞網 更新日期: 2007/03/28 20:00

以獨家新聞方式,密集播出周政保的嗆聲錄影帶的TVBS電視台,今天公開承認槍擊要犯周政保的嗆聲錄影帶是台內記者史鎮康所拍攝。對於這起造假新聞,TVBS已經緊急作出處分,將中部新聞中心特派員張裕坤及駐地記者史鎮康予以免職。新聞部總監潘祖蔭督導不周記大過一次。執行副總監孫嘉蕊督導不周記大過一次,免兼採訪中心主任。TVBS也為新聞控管不周,向社會大眾致歉。

綽號「阿保」的周政保日前持槍拍攝錄影帶並透過TVBS以獨家新聞方式,密集播出,向黑道老大嗆聲。TVBS當時對外表示,是阿保主動寄出錄影帶,沒想到事情急轉直下,TVBS今天對外證實是台內記者史鎮康所拍攝。這種配合黑道演出的行徑,已經明顯違反新聞記者專業。

TVBS發表聲明表示,影帶是由TVBS駐地記者史鎮康拍攝,根據史鎮康說法,基於新聞價值,同時因為人身安全,因而要求中部中心主管,不要曝光影帶來源,中部中心特派沒有上報,導致TVBS新聞部在不知情的情況下,製作播出。

今後,TVBS將加強落實記者之教育訓練,以及內部採訪編輯流程之管控,避免再度發生類似事件,以不負社會之期待。

samtig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本文引自香港網站「伊斯蘭之光」:http://210.0.141.99/big5/news/ReadNews.asp?NewsID=1207&BigClassName=&BigClassID=52&SmallClassID=66&SpecialID=0


  法國政府正在討論制定法律禁止在公立學校中的穆斯林女生戴蓋頭﹐理由是保護法國的世俗政治制度﹐因此﹐法國各界人士從總統到民間團體都對日益興旺的法國穆斯林社會表示厭惡﹐發表不禮貌的言論﹐例如說蓋頭是穆斯林女子的裝飾﹑是對法國世俗社會的對抗﹑是伊斯蘭信仰刺眼的標誌等。

  記者們發現﹐在許多學校中﹐頭戴蓋頭的穆斯林姑娘﹐學習努力﹐尊敬師長﹐遵守紀律﹐天真活潑﹐但是她們受到新法律的威脅﹐如果不摘去蓋頭﹐將受到勒令停學的懲罰。 有些報刊文章說﹐許多法國人看到大街上穆斯林女子戴著蓋頭低頭走路感到“刺眼”。 他們要表達的意思是﹐法國提倡性自由﹐性解放﹐女子穿戴半裸體衣服﹐上露乳溝﹐中間露肚臍﹐下露臀縫和三角褲衩﹐才是自由和美麗的象征﹐這樣服飾的女生不會面臨勒令退學的危險﹐因為她們都是法國自由社會的崇拜者。

  鑒于法國政府的領袖們和社會媒體對穆斯林女子蓋頭評論說是“宗教裝飾”﹑“信仰標誌”或“文化對抗”種種歪曲性議論﹐世界各國伊斯蘭學者認為﹐法國社會對穆斯林的歧視性評論暴露了他們對伊斯蘭的無知﹐或者就是仇視。 因此﹐紛紛發表意見闡明穆斯林女子蓋頭的實質意義﹐對他們會有教育意義。

  埃及國家穆夫提阿里‧戈瑪在12月19日在新聞發佈會上對各國記者宣佈﹕“伊斯蘭的教義命令女信士必須出門戴蓋頭﹐這是穆斯林服裝的規定﹐而不象基督教徒身佩十字架或猶太教徒的小帽﹐是可有可無的衣飾點綴。”

  兩天前﹐法國總統希拉克在全國電視講話中對穆斯林女子的蓋頭﹑基督教十字架和猶太人小帽明確地說﹕“在法國公立學校範圍之內﹐沒有他們的空間。” 世界著名伊斯蘭法學家尤素夫‧蓋拉達維博士對法國總統的聲明做出了迅速的反應﹐他說﹕“穆斯林女子戴的蓋頭給一些西方人的印象﹐是她們宗教的象征信號﹐這是普通人的錯誤理解。” 伊斯蘭的教義“要求成年女子戴頭巾﹐並且應當遮蓋她們的頭頸和前胸。 這是她們信仰的制度和紀律﹐是真主對信士的命令和要求﹐而不是她們的志願選擇﹐同基督教徒佩戴十字架和猶太人戴小帽不是同一種性質。”

  蓋拉達維博士批判西方的自由和民主是虛偽的裝飾﹐既然宣傳“信仰自由權利”﹐就應當允許法國穆斯林公民根據自己的信仰穿戴﹐只要他們沒有去傷害任何人。

  他問﹕“這就是你們西方人的文明和自由嗎﹖ 信仰自由應當理解為﹐公民有權決定自己信仰的服飾。 這是現代社會的基本人權。”

  他嚴厲地批判法國公佈的穆斯林女生蓋頭禁令是在傳播世俗主義的“極端主義”思想。 他說﹕“這種世俗主義極端主義思想同馬克思主義同樣有害﹐因為馬克思主義者曾經說‘宗教是麻醉人民的鴉片’。” 他表示擔心﹐法國政府對穆斯林仇視的態度現在只是從穆斯林女學生身上開始﹐以後將廣泛普及到其他方面﹐這是法國政府公開鎮壓穆斯林少數民族的明顯信號。他說﹕“看樣子﹐不久法國政府將提出更加深入的挑戰﹐如穆斯林為什麼非要進清真寺禮拜﹖ 穆斯林為什麼在齋月裡白天不吃不喝﹖ 穆斯林為什麼不喝酒﹖ 為什麼不跳舞﹖ 為什麼不吸毒﹖ 為什麼不嫖娼﹖ 因為這些都是自由法國人的正常生活。”

  他警告說﹐法國政府這樣不負責任的行為﹐將導致國際間的矛盾﹐使更多的穆斯林國家對法國不信任﹐因為整個穆斯林世界都不能接受法國對伊斯蘭和穆斯林的侮辱。

  蓋拉達維博士要求世界各地的穆斯林向法國總統和政府寫信﹐要求他們收回成命﹐改變錯誤的仇視穆斯林立場。 這個由總統表示讚同的提案將在2004年2月交法國國會最後審定﹐如果順利通過﹐將在明年9月生效﹐成為正式法律。

  加拿大多倫多伊斯蘭學院伊斯蘭法學家謝赫艾哈邁德‧庫迪教授說﹐法國的穆斯林應當策略地堅持鬥爭﹐以和平的方式表達穆斯林社會的訴求﹐但是在如此不平等的待遇面前絕不能沉默和退讓。 在儘可能的範圍之內﹐盡到最大的努力﹐在沒有絕望之前﹐不要失望﹔在奮鬥的同時﹐寄希望於真主。 《古蘭經》說﹕“為我而奮鬥的人﹐我必定指引他們的道路﹐真主確是與善人在一起的。”(29﹕69)

  北美洲伊斯蘭法學委員會專家嘉瑪爾‧巴達維博士對法國穆斯林婦女面臨的壓迫和排斥提議他們向法國社會爭取支持﹐因為法國在名義上是一個西方自由民主的社會。

  穆斯林婦女應當向社會解釋﹐爭取同情和支持﹐因為穆斯林女子的蓋頭與基督教十字架和猶太教小帽情況不相同。 他提出以下三點原則﹕

  第一﹑穆斯林女子的蓋頭是真主的命令﹐不是婦女們憑興趣選擇的裝飾﹐是穆斯林信仰的行為﹐不是表現﹐也不是象征。

  第二﹑戴蓋頭純屬個人信仰﹐既與政治無關﹐沒有誰發表過與戴蓋頭有關的政治聲明﹐也沒有向社會對抗或挑戰的意圖和動機。 戴蓋頭的女子對社會沒有任何威脅﹐也沒有妨害別人的正常生活。
 
  第三﹑戴蓋頭只是表明伊斯蘭信仰的本色﹐這個信仰既深存在心裡﹐也表現在公共場所﹐這是對信士本人的自我監督和嚴格要求。 法國的世俗主義不是允許公民有個人的信仰﹐而且允許有自己選擇的愛好和裝束嗎﹖ 這恰恰是法國的自由。 穆斯林女子戴蓋頭﹐沒有對抗法國的世俗主義﹐而確是世俗主義的內容和精神。

  在一個自由的國家﹐公民的信仰應尊重信仰的人自己的解釋和理解﹐而不接受強加于人的誹謗和攻擊。 政府也好﹐新聞媒體也好﹐他們站在一邊的指手劃腳﹐隨意對別人的信仰加標籤﹐然後政府根據這些誹謗和攻擊制定法律﹐對宗教信徒加以限制和迫害﹐這是扼殺法國人視為珍貴的自由和民主。 法國的穆斯林﹐以及能伸出援助的手幫助法國穆斯林的所有穆斯林社會﹐都應當聯合起來捍衛高貴的伊斯蘭信仰﹐保護嚴肅的基本人權。 自由和民主曾經是法蘭西共和國的建國基礎﹐這個條文寫在神聖的法國憲法中。 如果法國政府決心從此拋棄憲法和國家傳統﹐那麼﹐法國人民應當頭腦清醒地起來鬥爭。

samtig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這篇文章是我從香港網站「伊斯蘭之光」轉貼過來的,其實看了其中的論點有點霧煞煞的??不是很何我的胃口,因為與其狂罵"邪惡的美國勢力",不如檢討自己該如何當自強??不過主題「提升婦女地位關鍵在教育」的思想是無庸置疑的,如同之前在部落格與大家分享我非常喜愛的轉貼文章「八千伊斯蘭女學者入辭典」,都點出重點目前穆斯林婦女面臨的困境----「習俗傳統凌駕伊斯蘭」的情況。

        這種情況不只對穆斯林與非穆斯林都造成傷害,對穆斯林婦女而言,因此被剝奪權益,甚至從來不知道自己是被剝奪的,其實所謂的沙文主義不該只有歸罪男性,沒有女生的「支持」,男生是能多猖狂呢??就是因為女生買帳才會導致性別不平等持續發生,令人無力與遺憾的是,這也不是某個人可以改變的,而是需要一點點的累積以改變社會制度與風俗。

        至於非穆斯林的傷害,最簡單的方法就是把伊斯蘭與歧視女性劃上等號,例如連伊斯蘭反對的割禮和殉夫統統都算在伊斯蘭頭上,這讓我聯想到我阿姨嫁去美國的故事,姨丈是美國中西部很傳統的家庭,知道我阿姨來自於台灣後,努力介紹居家環境:「包括神奇的自來水與電燈的使用。」我想我阿姨這輩子沒有去河邊打水過吧?我也是在露營的時候才體驗過呢....

        這樣的無知是個兩面刃,同時傷害了穆斯林與非穆斯林,除了中間所導致的誤解與情感之外,更讓非穆斯林遠遠離開伊斯蘭道路,甚至連認識的機會都沒有,實在是非常遺憾,何時?我們才可以學習暫時跳脫有限的眼界,去看待淵遠流長的歷史脈落與事實??只站在自己的位置,何時才能見著別人眼中的光景??

        至於對婦女地位這個議題而言,我非常認同教育是改變的契機,這個教育不只是要接受西方思想,更是要往自己的宗教信仰當中去理解----伊斯蘭早就規定了婦女該怎麼生活,女穆斯林充分去了解是天經地義的事情。當然這無法阻止拿著宗教旗號鬼吼女生應該怎麼做的部分穆斯林男性,但是,至少我們女生可以知道他是在鬼吼,不要甩他就是了......

        回歸教法是我個人認為爭取穆斯林女性地位很重要的功課,而且所謂的提升婦女地位不該向所謂的美國靠攏,我認為性別在根本上是有差異的,所以提升女性不是要把女生自己弄成男性!女生把自己當男生是另一種掉落男性優越的迷思,不然,妳為什麼急著當男生呢??個人主體性的建構真是件大事,而且是帶著孤獨的奮鬥,當然這不容易。畢竟,批評別人、踩在別人的頭上是比較輕鬆獲得滿足的方式,但是,透過與「別人」比較才能看見「自己」,把所有的自己都放在別人的身上,那,自己到底在哪裏?

--------------------------------------------------------------------------------------------------------------------------------------

        現代社會文明的標誌﹐至少應當包括掃除文盲﹐婦女平等。 這兩點﹐在伊斯蘭思想中本來沒有衝突或矛盾﹐但是不得不承認在許多國家﹐保留著諸多的落後傳統﹐阻礙社會進步﹐成為西方國家攻擊伊斯蘭的口實。 “穆斯林婦女解放”這個到處能聽到的政治口號﹐出於各種目的和動機﹐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企圖借婦女解放的機會﹐全面摧毀伊斯蘭社會制度﹐例如誘騙穆斯林女子都模仿“先進”的西方式性自由和解放﹐鼓勵她們“造反精神”﹐放棄家庭觀念。 有些跟隨美國的臣服國家﹐政府官員們弄幾個時髦婦女出來裝點門面﹐如在國會和政府中增加幾個婦女官員﹐或組織穿著時尚衣裙的女青年到高級賓館中表演歌舞。 對於生活在傳統伊斯蘭國家的穆斯林婦女﹐這些都不是真正的提高和解放。


  星期一(3月12日)﹐在巴基斯坦信德大學婦女發展研究中心召開的學術研討會上﹐學者們議論了穆斯林婦女解放的種種怪現象﹐代表們在發言中表達的共同理解是﹐必須以教育開路﹐才是提高婦女地位的根本途徑。 巴基斯坦前法制部長﹐沙希德‧賈密爾和許多大學的教授參加了這次研討會﹐信德省政府女秘書長麥赫塔布‧拉希德是這次大會的主持人。


  麥赫塔布說﹐在巴基斯坦今天﹐廣大農村地區還存在許多封建迷信和落後習俗﹐如妻子殉葬﹐丈夫毆打妻子。 儘管在各級政府中婦女們佔有越來越多的官職和國會席位﹐全國有三萬兩千名婦女擔任公職﹐但不能代表全巴基斯坦婦女都得到解放。 絕大多數婦女沒有文化﹐社會狀態落後﹐婦女們無法爭取正當的權利和表達自己的聲音﹐這就是教育落後的結果。


  信德大學社會科學系系主任拉菲亞‧艾哈邁德博士說﹐伊斯蘭確定了十分明確的保護婦女權益﹐但這些平等的權利被地方頑固勢力或部落官員們剝奪了。 他們以傳統習慣﹐或假借信仰的名義迫使婦女們接受不合理的判決和規則。 因為這些婦女沒有文化﹐不識字﹐而把這些當官的人當作老爺﹐不敢反抗和鬥爭﹐例如婦女殉葬。


  代表們紛紛發言表示﹐只有通過文化教育才能提高婦女的覺悟和自我保護意識。 假如在短時期內﹐教育普及有困難﹐社會改革緩慢﹐可以派遣大學生和知識婦女下鄉宣傳﹐向婦女們闡明伊斯蘭的婦女權益和政府頒佈的民主法規。


  代表們表示﹐送文化下鄉和開展普及文化教育是解放婦女的關鍵﹐伊斯蘭文明只有建立在知識和教育基礎之上﹐才能展現光輝和進步。 西方人錯誤地認為﹐一旦穆斯林的婦女們有了知識和文化﹐她們必然擺脫愚昧﹐抗拒伊斯蘭的清規戒律﹐要求過西方人的自由化生活。 在今年美國國務院舉行的國際三八婦女節“英雄婦女表彰大會”上﹐由美國駐外使館特選的十名外國婦女受獎﹐其中有七人是穆斯林﹐因為她們有強烈的叛逆精神﹐受到美國政府的歡迎。 國務卿賴斯在授獎儀式上講話說﹐這些在穆斯林國家內部爭取自由的女性們表現了“大無畏的勇敢行為。” 美國專欄作家評論說﹕“對於她們的行動﹐我們需要這樣靜悄悄地贊助和支持﹐鼓勵她們從社會基層改造伊斯蘭﹐比直接向穆斯林社會灌輸西方人權標準更為有效。” (參看美國《基督教科學箴言報》2007年3月13日報導)


  伊斯蘭的敵人蠢蠢欲動﹐時刻都在夢想毀滅真主的宗教﹐這並不奇怪﹐而且一千多年來習以為常﹐但是穆斯林對社會進步必須有自己獨立自主的綱領和路線。 社會開放和文化教育進步恰恰是伊斯蘭復興和發展的陽光大道﹐因為在所有伊斯蘭國家﹐凡是文化發達和社會進步的國家﹐都證明了這個實事。 例如在許多文化和商業發達的大城市中﹐穆斯林的女孩普遍受教育﹐在許多伊斯蘭大學校園中﹐女生比例迅速上昇﹐穆斯林女子深刻理解伊斯蘭﹐同男人們一樣成為穆斯林的社會人才。 假如妻子有很豐富的伊斯蘭知識和端正的品行﹐在她影響下的丈夫和在母親教育下的子女﹐都將更加熱心於伊斯蘭復興和宣教。 研討會上熱烈發言的學者們提議﹐如果把所有婦女都提高到同男人們一樣的文化水平﹐伊斯蘭社會增加了一倍的支撐力﹐加快現代化的步伐。

www.dawn.com/2007/03/14/local7.htm

samtig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生活作息真的很不容易改變,由於回家的時間晚,再摸東摸西一下,能在兩點以前碰到床鋪就算是好孩子了,因為已經習慣了,早點窩在床上也沒有用啊!躺在那裡無法入眠真是浪費時間,原本今天有三場比賽,八點前要到球場的緣故,我很乖,前一晚一點半就準備睡覺,結果.......真不知道翻到幾點才入眠?真沒效率......

          上午六點二十分起床準備,卻又接到比賽取消的通知,怎麼辦呢?還是當成有行程吧,只是悠哉一點,要不然就得要寫功課,大概是前面一年半研究所修課太拼了?上學期最後一份報告一直交不出來,現在我是抱持著做什麼都好,就是不想做功課的心情!這麼早要做什麼?幫我娘換藥之後,乾脆就在娘的身邊打滾吧.....

       逗弄牛媽媽真是件有趣的娛樂,特別因為是白天的關係,晚上在床上鬧她我大概會被揍,要不就是威脅我明天沒有飯吃,但是大白天的就可以鬧她了。稍晚一點我又接到裁判賢拜的電話,不會吧?不可能又要打吧?結果內容真是嚇死我了!現在想起來還是心有餘悸呢.....

       電話那頭賢拜說到:「剛剛我跟洪老師(我們最大尾的裁判長)講了半個多小時的電話,電話一掛我就馬上打電話給妳,妳現在冷靜聽我說話!」吼~把場面搞得好緊張喔,冷靜?該不會又是什麼女生不能當主審之類的吧?機車咧....最近已經花了一萬多元添購裝備,蚊子幫我特別找到我能穿的主審鞋,不要告訴我用不到,要我怎麼能冷靜??心真的都涼了......但是,結果是......

       賢拜說:「今天早上接電話的是妳媽吧?聽她的口氣好像不想妳玩棒球,加上妳爸也都去球場看妳當裁判,可以知道妳的爸媽真的都很關心妳,我現在的心情很複雜,一方面高興台灣有個女生裁判,但是一方面又擔心妳嫁不出去。我知道妳媽媽應該是希望你把時間花去相親,不是當裁判。」

         好在我是躺在我娘的床上,要不然我一定會因為昏倒而摔傷!又發作了!又發作了!!跟女生一樣每個月都來一次,先是讓我嚇出一身冷汗,接著又是讓我哭笑不得、百口莫辯.....要講多少次才能明白啊?本來就預期到今天如果去球場,一定是再來20分鐘的精神開導,真沒有想到,居然取消了球賽還能打手機過來,大概因為加上利息的關係吧?足足念了40分鐘,真有他的......

        現在我去球場會比較頭痛的部分有兩大方面,一方面是裝備不易購買,現在蚊子還在幫我處理面罩與護膝,我還想買個左手護肘;另一方面就是這種精神開導,我到底要怎麼樣才可以讓他們了解啊?這時候我想起我研究所的乾妹妹Rabia,她還在學的時候都可以當我的虛擬男友,擋掉這一方面的困難,從上學期她休息開始,少了連絡,我也少了擋箭牌,真是思念她.......

        其實賢拜說的道理都很有道理,也可以真切感受到五十多歲的他對我的照顧,但是,沒有必要把這種事情說得這麼嚴肅吧?不過我也很佩服他每次的開場白都很有創意,也欣賞他的不加掩飾的關心與率真,不過我還是想呼籲一下:「在球言球─我們在球場就專心切磋棒球啊!」不要把事情搞複雜了。

        我研究伊斯蘭的指導教授在田野調查的過程中常常面對穆斯林邀請他入教的狀況,明的、暗的、軟的、硬的都有,套一句他常說的:「(這壓力)我還頂得住!」現在我也想講這句話,其實催婚這件事沒有什麼壓力,我有信心可以應付得很好,就伊斯蘭的角度來看:「這是真主安排的,嫁不出去也不是我的錯。」就現實的角度來看:「借用親愛的艾美學姐的說法,現在不是我的條件是什麼,是對方的條件是什麼?」→→(因為賢拜一直說一定是我太挑,我連這種作賤自己的話都說了,還堵不住他的口。)

        讓我感到有壓力的是繼續學習棒球的機會被剝奪,好不容易得到這個機會,真的很不希望他們因為性別而不肯教我,今天又聽賢拜說,我們這一期受訓的37人,只剩下3個人留下來,其中一個還去當兵,新店棒委會讓我在那裡快樂的學習,更覺得機會難能可貴。當然在電視上看棒球也是愛棒球、也可以學習,但是一旦站在球場過,真的就不想坐在客廳裏!本來當裁判是玩票,現在卻越來越認真,喜歡棒球這是遺傳,已經在骨裏、血液裏,丟不掉了。

        繼續走下去的態勢很明顯,也很感謝一堆人對我的幫助與指導,只是心理還偶爾會有一點陰影,三不五十會懷疑別人性別歧視,其實那些沙豬的看法根本不值得我放在心上,我應該多看看別人對我好的,那才是我應該珍惜、感激、放在心上的。是啊~喊聲一下:「加油~加油~加油~~免驚啦....」不再心中鬼、不要再被嚇到啦......

samtig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故事讓我想起在棒球場上學習當裁判的遭遇,有次我感嘆地對那些男人說:「伊斯蘭都不禁止女生當裁判了,你們卻因性別剝奪我的權利,怎麼你們還會說伊斯蘭是歧視女性的信仰呢?」

八千伊斯蘭女學者入辭典

2007.3.2  9:59:46 AM

(www.nytimes.com/伊光編譯)

在一般的伊斯蘭國家﹐立法者都是長著大鬍鬚的男人﹐而女子的責任是服從。 這很不公平﹐因為受教育機會應當男女平等﹐有確切的聖訓說﹕“求學﹐是男女穆斯林的天職。” 雖然清真寺中有女童班﹑許多伊斯蘭國家都有女子伊斯蘭學校﹑大學中也有女子學院﹐但不知為什麼穆斯林男子人才輩出﹐而很少見到女學者﹐好像是個只許可男人思考的世界。現代的學者們解釋說﹐真主啟示他的使者宣傳伊斯蘭﹐宣佈男女平等﹐從信仰和法制上﹐婦女獲得了正式解放。 但是﹐人類社會的陋習沉重﹐伊斯蘭在傳播過程中到處遭遇到保守勢力侵蝕﹐婦女解放的精神層層被削弱﹐千百年後﹐伊斯蘭對婦女的公道失去了原有的光輝﹐變成今天這個樣子。
  如今有一位伊斯蘭學者﹐穆罕默德‧艾克蘭‧納德維﹐今年43歲﹐是英國牛津世界伊斯蘭研究所研究員﹐潛心研究八年﹐收集到大量翔實的歷史資料﹐發現了八千多位有成就的伊斯蘭女學者﹐編寫出一部長達四十卷的大辭典。這些穆斯林婦女生活在所有的伊斯蘭國家﹐她們從事《古蘭經》教學和研究﹐傳播聖訓和確立伊斯蘭法制。
  他說﹐八年前﹐為了工作的需要﹐從一些人名辭典中查出了一些著名的伊斯蘭女學者﹐大約只有二三十人。 這個資料檔案不斷豐富﹐八年中日積月累﹐至今收集到了八千多個穆斯林女學者的生平傳記﹐其中人物可以追溯到一千四百多年前先知穆聖時代。這部辭典﹐初稿已成﹐今年夏季先出版長達四百頁的概況介紹﹐然後爭取同沙特阿拉伯出版社協助﹐使全部四十卷大辭典盡早問世。
  這部辭典中介紹的伊斯蘭女學者﹐有些人在阿拉伯世界膾炙人口﹐家喻戶曉﹐例如公元七世紀﹐在麥地那有一位女子法學家﹐專長於朝覲功修法﹐並且擔任地方法官。 十世紀有一位出生在巴格達的女法官﹐她長年在敘利亞和埃及遊學﹐講授伊斯蘭法制理論﹐學生有男有女﹐桃李滿天下。十二世紀﹐有一位埃及女學者﹐滿腹經綸﹐被譽為擁有的書本知識足夠一只駱駝揹負的重量。 中世紀﹐敘利亞阿勒頗地方有一位知名的大法官﹐其實﹐他的助手是他的妻子﹐法律學識遠在她丈夫之上﹐也比她的丈夫更出名。這部辭典中﹐大部份女學者不像上述那些在歷史上聞名遐邇﹐但在她們國內和當地的地方志上都有她們永存的芳名﹐因為她們曾是當地婦孺皆知的古代女秀才和學術精英。

女子學者中﹐聖訓學家居多﹐因為根據伊斯蘭的傳統﹐先知穆聖的愛妻阿依莎就是女子聖訓學最傑出的專家。在西方的“東方學”研究中﹐有幾部著作介紹過歷史上成名成家的伊斯蘭女子﹐例如一百年前一位匈牙利東方學家﹐他計算在中世紀伊斯蘭世界的女學者佔有百分之十五的人數。
  伊斯蘭隨著歷史的傳播﹐地域不斷擴大﹐接觸到更多的民族和文化﹐而伊斯蘭原有的婦女平等的精神受到腐蝕﹐退化﹐變成了受壓迫的階級。今天所見﹐與伊斯蘭基本精神相去甚遠﹐例如許多地方的女子沒有集體禮拜的場所﹐清真寺禁止女子入內﹐還有許多地方﹐徹底剝奪了女子受教育的機會。 “女子無才便是德”﹐是人類愚昧落後的表現﹐絕不是伊斯蘭的原本精神。
  納德維教授說﹐研究歷史的目的是豐富今天的生活﹐端正今天的方向。 對於伊斯蘭﹐從歷史的借鑒中﹐可以看到伊斯蘭最純潔的黃金時期的伊斯蘭真精神﹐是人類新文明永不熄滅的燈塔。先知穆聖為穆斯林社會繪製了藍圖﹐並且在麥地那的實踐中展示了真主啟示的樣板社會﹐指導全人類的世界改造工程。 伊斯蘭世界的婦女問題﹐是今日西方國家攻擊的一個焦點﹐也是西方社會自身無法克服的難點﹐西方以過渡的開放和自由引誘和改造穆斯林婦女墮落﹐但遭到穆斯林學者們一致反對﹐因為他們所見是被扭曲了的伊斯蘭婦女形像。許多才華出眾的穆斯林女學者﹐為伊斯蘭的婦女地位問題同西方學者們展開辯論﹐她們引用經典和歷史事實證明﹐伊斯蘭提出了婦女徹底解放思想﹐是人類文明的進步。 例如﹐摩洛哥的幾位女學者﹐如法蒂瑪‧默爾尼西和卡希爾‧阿里兩位知名教授。卡希爾博士在美國波斯頓大學任教﹐她西方奔走﹐在美國和歐洲國家到處演講﹐參加國際學術研討會﹐西方的學者們都對她表示欽佩。
    納德維教授認為﹐現代的伊斯蘭婦女地位比起一百年前沒有改善多少﹐因為大多數伊斯蘭國家都把注意力集中到了政治權力和經濟發展上﹐對社會改良沒有足夠的關心和重視。對於女童的教育﹐只是在國際壓力下做了一些表面文章﹐沒有真誠的思考和檢討。 他說﹕“我們的社會虛弱﹐人民的力量虛弱﹐一個虛弱的人民只有謹慎小心﹐過著風聲鶴淚的日子。謹慎小心的民族﹐顧不上給婦女權利和解放。”
  他在演講中把先知穆聖創立的麥地那社會同伊斯蘭前的阿拉伯社會加以比較﹐又用今天的現實對比﹐發現阿拉伯文明的嚴重倒退。 他說﹐現代的伊斯蘭極端主義就是愚民政策惡果﹐他們不發展教育﹐更不希望女子受教育﹐因此可見﹐他們嚴重的偏離了伊斯蘭﹐造成一個時代的黑暗。他說﹐對女子不教育﹐無異於伊斯蘭前的阿拉伯人活埋他們的女嬰。 他說﹕“我們應當告訴所有的女人們﹐真主恩賜了她們同男人一樣的天賦和才智﹐她們有潛力充份發揮。”

 

samtig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