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707 (1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練空手道最害怕的首位就是---「伏地挺身」!只要一聽到口令我還沒有做腿就已經軟了,教練會說:「男生握拳、女生可以用手掌。」我會舉手跟教練說:「教練,我的問題不是在於拳頭。」教練會笑一笑,然後說:「五十下!」其實我做不了幾下,只有教練盯著我的時候才會標準動作,剩下時間已經發展出摸魚的方法。

        其實也不是很能摸魚啦~~就算遲到在旁邊假裝很認真暖身,大概跟教練久了就熟了,等到大家休息的時候,教練會說:「你再加來回20趟。」機車啦~~剛剛全部加起來應該也不過30趟吧?整人喔.....當然也是跟教練撒嬌一下,還是可以蒙混過關。

        第二個害怕的當然是---「對打」!每次練習教練都說不要怕,現在連別人打完,我只是站在旁邊看,教練還會轉頭過來跟我說:「你怕什麼?你看別人打又沒有怎樣?」吼優~~我站在旁邊都有事喔?可見得我的「懼打症」已經是眾人皆知了!仔細想想也不是真的打得多差,上次打「一擊勝負」總算有兩次打到法國佬,讓他抱頭跪地懊悔,不過我挨他打的次數真是難算了。所以沒有打得很好是真的,但是因為害怕氣勢上就輸了一大截了,每次好像都是要挑戰自身的恐懼。

          我害怕絕對是有原因的,因為受傷一點都不好玩,雖然教練每次都說大家會控制,那之前肋骨被打斷的呢?上上個月臉上縫五針的師兄呢?拜託~~在外面被打到,別人會幫你付醫藥費甚至精神賠償,可是在道館被打得頭破血流、倒地不起,對方只會說:「恩~妳上擋沒有練好,要多練習......」我不要啦....

         最近這次練習連續攻擊,就是大家棑成兩列,有點像是闖銅人陣吧?就是左右一直連續進攻下去,理論上防守方就是把兩手伸出作戰鬥體勢,可是我喜歡把一支手收在肚子前面,這樣就不會直接挨到,有手可以緩衝一下,因為我是防守方第一位,教練見狀就說:「不要這樣啦~跟你說不會打到啦~~」我才剛放下去,法國佬一個直擊"碰"的一聲就往肚子上來,聲音讓所有人、包含應該繼續攻擊下去的法國佬都停住了,挨打的不只是我、還有教練:「三秒鐘前才說不會打到的!」

        教練只好跟大家說:「要控制!不要打到啦~」法國佬一直說抱歉,我說算了!輪到我攻擊,教練說:「你是女生,你可以打大家、大家不能打你!剛剛誰打過你,你都給他用力打回去!」我才不要咧~~~最後面對法國佬,他還把肚子"嘟"過來說:「給你用力打回來!」我說:「才不要!」我練空手道是健身,才不是噬血咧......

        第三害怕的是---「水泡」!簡單的說就是痛,長出水泡跟教練討休息,教練說這樣表示有認真練所以繼續;等到水泡破了、皮要掉不掉時,去跟教練討休息,教練說會說等一下練一練就好了;等到水泡破掉那層皮不知道遺落在何處時去跟教練討休息,教練會說:「恩~那就正常了,就繼續練啊!」

       第四害怕的是---「現在開始」!練習時間的後段是「練型」,通常教練會對個人或一群人喊個型的名稱,大家就在教練喊開始後即演練,我最害怕的是在我很認真演練完、氣喘噓噓之後,教練說:「恩、好、現在正式用力打一次!」什麼?教練!我剛剛已經用力打了耶......

samtig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今年在過新年的時候,我問艾美學姊新年新希望是什麼?她說:「我的新年新希望是不要跟索菲亞一樣說髒話。」可惡!居然在我的面前這樣說,有時候我說髒話也是不得已的啊!況且很多時候不是真的要罵人,只是一種發語詞或句末語助詞,例如文言文中的"噫"、"嗚呼"之類的,況且我們不能否認,簡單的一個音節運用得當之下,可以表達的境界無窮啊......

        最近莎菲亞回來台灣,我貢獻了不少球場上的趣事,她給我的回饋是:「妳的X嘴應該是球場學來的。」我後來想想,的確打球的嘴巴都挺利害的,多傷人啊!想我昨天去練球,熱身之後不知道為什麼被拱上投手丘,其實我本來不想上去的,因為自己知道會很丟臉,而且投球一定要「靠腰」,我是說真的!就是要用腰力,因此隔天肯定會很酸痛,不過最主要是丟臉啦~我不是控球好不好的問題,而是有沒有控球的問題,上去只是多丟臉而已。

         旁邊聽到很多聲音,例如:屁股大就是當投手的料啊!妳有不會接球、又跑不動、不練投手要當一輩子的指定打擊嗎?我假裝沒聽見,一邊碎碎念說投手丘投手明天身體一定會酸痛。隱約中我聽到一句「妳投得進好球帶給妳一千!」我二話不說、直接小跑步上了投手丘。

          才剛上去就想下來,媽呀~離我上次站在投手板應該有十五來年了吧?18.25公尺怎麼覺得好遠好遠喔.....丟了幾球----嗯~果然美麗的棒球在場中恣意的自由飛翔,旁人看不過去、大喊:「妳嘛幫幫忙~靠腰一下吧!」好啦~~不知道胖子抬腿很辛苦喔~~抬腿有差啦,總算把球扔進好球帶,不過馬上又出現挖地瓜的球,讓地面揚起一片塵土,其實這是好事,揚起塵土代表我的球有旋轉,這時候旁邊又有人大喊:「有、有、有,王建民的球有2500轉,妳的大概有25轉。」因為球場太大罵髒話不方面,所以我循著聲音來源方向比了中指,也聽到一陣笑聲確定他有收到。

         雖然球場上說說髒話是表達哥們或語氣,不過我也是不喜歡句句都用,有一次我勸年輕學生不要講髒話,過了一會她跑過來跟我說:「裁判!我們剛剛發起新生活運動,不准說髒話、不然要罰錢。」我說很好啊!然後看他又跑回去球員休息區,過了一會看他又跑過來坐,我說你怎麼不跟隊友坐在一起呢?他說他這星期零用錢已經被罰完了,所以不敢繼續待在那裡,不過他還是被我趕過去----重點是洗心革面不說髒話,怎麼可以逃避呢?過了一會又見他興高采烈跑過來,我問怎麼回事?他說:「因為所有人都不敢講話,無法繼續練球,所以這個政策取消了!」天啊!前後才不過二十分鐘啊?

        在球場說髒話其實也不全是壞事,對我來說有時候可以輔助判決,只要球一經過防守員,當我聽到「啊ㄍˋ」我就知道一定是漏接了....不過大部分的時候還是會被濫用,常常會聽到:ㄍˋ那球真漂亮!ㄍˋ你打得真不錯!....不知道的人真的很難分辨到底是稱讚還是責罵?我其實很少講髒話,只是在喉嚨發出音節讓自己默默知道,所以曾經在球場聽到:「ㄍˋ有女生在不要講髒話啦!」

        有沒有講髒話我是覺得不要緊,心地乾淨就好!

samtig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這星期在球場收到消息的,告知我下半季要排進去主審的班表,算是好消息吧?不過還是沒有太多喜悅之情。我覺得女裁判在這個行業當中,就如同我大學時學的社會福利理論之一的「勞力替代理論」,就像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時候,因為男生都去打仗了,所以在勞力缺乏致使女生走出廚房到職場,不過不論女生的表現如何,只要男性勞力足夠時,女生就必須退下,就像是個暫時的備胎。

       這個現象不只是在戰爭時期,現在的職場也是如此,如果能力不相上下時,男性取得職位的機率比女性大得多,這時候讓我不僅又想到了伊斯蘭,在穆罕默德(s.a.w)先知時期,女生不只是擔任教授、老師、醫生、法官,優秀的軍事將軍都有,時至今日怎麼會變成這樣的樣貌呢??

        又讓我想起大學修的社會學,記得當時有個同學報告說:「要扭轉兩性平等,所以要教育男性。」我直接表達出不同的意見,因為「維持兩性不平等的制度絕對不是男性,而是我們女性!」一個女生在出生之後乃至成長為成人,大部分都接受母親與老師的教導,而女性也多半是女孩學習與模仿的對象,而教育這些女孩必須臣服於性不平等並且維持這個結構的,就是女性!!

        所以當男生不尊重女生時,我會覺得是那頭豬欠管教,但若是女生跟我說應該維持男尊女卑時,憤怒就會變成悲憤了!怎麼會是這樣?女孩啊~~妳生為女人與否沒有選擇權,不過妳還是有活出自己生命的選擇權啊!當有人告訴妳:「妳做不到或不能做時」,或許只是她不希望你做到、甚至害怕你做到罷了。

         在裁判這個圈圈我終於更深刻暸悟一個事實:「不是我努力或有實力就能做到。」很多事情的成就真的不是憑自己一己之力就可以,而當我聽到可以排進主審輪值,無法喜悅也是因為這不代表我做到什麼,或許又是另一次「勞力替代理論」的發生。其實我站過幾場主審了,大家都說很好,但是不代表我可以繼續擔任,只因為我的性別是女生,今天我能排進去,我想只是因為其他男生爛到不能再爛吧?

        今年照例繼續鬧裁判荒,只有在少數機會下我才能有主審工作,但是我可以聽到比我資淺的人,只站著二、三十場,甚至五場的,就被通知可以準備練習當主審,我這個站了將近兩百場的彷彿是空氣,只因為我沒有男生的性器官?兩個月下來~~發現那兩位男士連壘審工作都搞不定,而其中一位連三壘審都當不好的還被帶去買主審裝備,別人問我作何感想?我說不關我的事情,但其實我非常不爽。

        只能想成不關我的事情,當裁判是歡喜甘願的,如果我要抱怨幹麻還窩在球場?後來我終於發現觀我的事情了!因為力挺那傢伙當主審的安排,讓其他裁判心生恐懼,在一片擔憂與恐懼當中,終於熊熊想到還有個沒有男性特徵的我好像也可以當主審,這樣就可以排擠掉那天兵了。棒球比賽當中,裁判的誤判真的很有可能造成很大的影響,所以即使很缺裁判也必須要寧缺勿濫,我終於在那天兵可以當主審之時,排進了主審的排班表。所以我到底該開心?還是該難過?

        我真的開心不起來.....好在我本來就很喜歡棒球,不然我為什麼要跟這群人混在一起?我不當裁判也不會餓死、價值感也不會比較低,受氣的時候總會想:我到底為了什麼啊??我為了什麼?我為了維持不讓別人阻止就放棄自己興趣的精神,我為了讓所有人知道,棒球不是只有男性的專利,只要女生願意,女生在合理合法之下,可以做很多很多的事情。

       男生當裁判犯了許多錯誤還是可以繼續留在場上,女生犯了點錯誤就被歸因在性別限制,我常在想,如果那兩個天兵是女生,還能有一次又一次的機會嗎??我還記得裁判老師告知我下半季當主審時的話,他說:「妳喜歡棒球的程度超過我,也超過我的想像,不然不可能還能撐到現在。」他說這樣說是因為如果我所遭遇的也發生在他的身上,他早就放棄了,我心想:「如果我要放棄也是為了更好的理由放棄,不會因為豬放棄的。」親者痛、仇者快、動力無限啊!

         最後,拜託多點女生來當裁判吧!要吵架人多點、氣勢也好一點.....

        

samtig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近來空手道進度還是維持平盤,說實在話是心有餘而"力"不足,真的是如此!往往週末站完裁判後,就是周一晚上的空手道,這樣撞在一起實在是不堪負荷,不過時間實在無法異動,只好就先這樣了....練型的時候比較偷懶,沒有辦法像以前那樣認真,不過自從上次立志克服對打障礙後,真的有比較努力了,現在都跟教練的女兒練習對打,她是我們台灣的國手,意思就是我會被打好玩的!事實也是如此,上星期肚子挨了好幾拳,還好我的鮪魚肚夠份量,只是有拜託她千萬不要打頭,因為我必須要上課和上班。

        現在新的心理障礙是「水泡」,前兩個月練習比較勤勞時,兩腳都起了水泡,嚴重的時候連大拇指也會有,很奇怪練習的時候不會很痛,但是回家洗澡之後就知道了....隔天走路都會痛痛的,復原之後就會脫皮,然後時間又到了練習的時候,有點擔心我的腳掌會不會變成千層糕啊?看阿隆索說這是必經的過程,不過還是會擔心這樣是好還是不好啊?

        審查黑帶的進度還不在我的規劃中,其實我覺得自己打得還不夠有資格領黑帶,空手道真的要靠「練」,以我一週練一次的情況來看,大部分效果在維持體能與技術,進步真的只有一點一點,可是我自己衡量實在沒有更多的時間與精力投注其中,就先這樣吧~眼高手低對身心健康都不好!每年一月、二月是棒球的休兵時間,Insha Allah我會試著規劃明年二月去審查黑帶的。

         七月份又要過去了,我在七月份沒有把自己調整好,大概是因為暑假到來突然放鬆吧?更多是因為先前帶小孩太累了,姊姊回台灣後一放鬆,才發現我不只身體累,心情也是累得很,至今都很難恢復,被指導教授的信當頭棒喝,才發現自己太不應該,說要振作也是欲振乏力,想八月初去趟馬來西亞蒐集資料,並同時整理自己的腳步,生活上的優先順序還是要搞清楚的。

        昨天去台中認識了Hawa姊,以前只有在部落格認識她,見面之後聊了很多東西,女孩子在一起當然也會說到未來的規劃,我開玩笑說我把順序弄錯了,我讓自己是個很好的媽媽,我很會照顧小孩,不管從嬰兒到高中師生都應付得了,只是現在才發現原來我還沒有小孩,說這句話其實是有點悲哀,不過我不怪我姊姊,家人就是這樣,反正我還沒有四十歲,不至於到為時已晚的田地。

        Masha Allah Hawa姊的馬來文真溜~~真是佩服~~因為在馬來西亞說英文可以通行無阻,所以我對馬來文一竅不通,其實我也希望往後到馬來西亞可以多學點,跟當地人可以用當地的母語講話比較親切,就像是在棒球場上一定要講台語,不這樣味道就不對!學馬來語談何容易啊?呵呵~只能說Insha Allah希望以後有機會了。

       想要作的事情很多,不過還是要有現實感,剛剛說的「眼高手低對身心健康都不好」,那麼要跟「有夢最美、希望相隨」的界線怎麼劃定呢?唉~~作人難~~還是老老實實、一步一腳印好了,碩士論文比黑帶還重要!

samtig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今天真是個棒球天,如果今天沒到戶外打棒球,就太糟蹋真主賜的好天氣了!

       我覺得今天無比幸福,因為平常必須要站四場比賽,但是因為賽程安排的關係,今天從十點才開始比賽共三場,三場?簡直是度假!況且我剛好可以看到王建民比賽第六局退場再心滿意足的出門,老實說有點擔心後來的比賽,畢竟棒球比賽要等到九局三出局後,才能算是真正的結束,今天的第二場球正是如此,本來一路領先後來被對方再見安打,這就是棒球迷人之處.....

        除此之外,今天中午過後起了大風,真是涼快.....下了毛毛雨我也淋得非常甘願!而到了兩點雨完全止住,除了清涼的氣溫、鬆軟的紅土、還有遠處清晰的山景以及帶著青草香的新鮮空氣,真是人生一大享受啊!!三場比賽在下午五點半正是結束,朋友蚊子來台北找我,一起去吃飯的路上走環河快速道路:那是我最喜愛的路線,有河景與夕陽伴隨我回家,也是人生一大享受。

        今天的比賽我只有擔任三壘審,挺輕鬆的......蚊子給的指教很傳神:「該死的都死了、該活的都活了」呵呵~~我就是喜歡台語的奧妙,有時候一些話語不用台語是無法表達出來的,他也建議我修正出局的動作,嗯~是應該好好在鏡子面前演練一番,判決姿勢帥氣也是挺重要的......

        我最喜歡判決盜壘、牽制那種很接近的判決,只有一瞬間的反應,實在是有夠刺激!判完了之後心請都會得意無比,想說:怎麼會判得這麼好啊!!呵呵~~太驕傲了....不過這跟打出安打的痛快真的差不多,有時候會覺得壓力很大,希望我不需要面對關鍵判決,但是還是上癮了,能夠遇到、然後正確判決,也算是我的人生樂事之一。

        因為裁判前輩最近太忙、站太多場,所以上場前就說好我多補一些位置,加上今天比數都很高,所以我也真的是奔來跑去、不亦樂乎,自己是玩得很開心啦~不過看來裁判前輩不這麼想,另外兩位裁判好像都好累?王在中餐紙吃得下冰、便當完全無法下嚥,反觀我卻一掃而淨:包括便當與剉冰!!這種熱對我來說不是熱.......這不怕熱的特性真是優勢啊~~但是到了冬天我就受不了了.......

        其實我的身體狀況不好,早上因為天氣太熱所以就偷懶沒有熱身,才開局我的右腳大腿後面就拉到了,有點痛不過還可以忍受,只是這樣一天跑下來還是不舒服,而且我很擔心明天練空手道怎麼辦?我若使不出右腳迴旋踢,對打練習一定會被打假的......

        腳拉傷我不敢說,一方面是因為自己沒熱身所以活該受傷,二方面是說了也沒用,還不是要站。不過今天有人比我更慘,就是我們的裁判前輩,聽他說是兩隻腳輪流抽筋,其實這樣也不錯,至少不是一次來、很厚道了.....到了比賽結束後,他說:「我除了頭髮之外、其他地方都抽筋了!」

        其實應該要同情一下,不過這真是今天最好笑的笑話!!

samtig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突然想到還沒有簡介空手道,以下資料是轉貼於http://www.tangkingpo.edu.hk/~tkpst2001002/b.htm

加上一點點修改後轉貼,請大家參考....

空手道是使用全身上下任何可作為武器的部位攻擊敵人,同時並藉以防禦本身求得安全的一種武術

練習方法 :

空手道的技術練習系列中有基本動作的練習,型的練習,基本對打的練習,自由對打的練習以及比賽的練習(包括裁判的練習)等等。

*型 : 所謂型是指古人以其獨創技能努力修練而成的心血結晶,合理的表現出攻擊、防守、反擊等技術。空手道裡的型和柔道或劍道中的型不同,不是兩人對練的組合,而是一種特殊的單人練習方式。因此在練習空手道的型時必須設立假想敵的存在;同時假想敵的動作也必須和型中的動作相對應,以上的觀念是很重要的。反覆的練習型不但可以學習攻擊、防守、反擊等技術,同時也能體會出這些動作的目的及身體的伸屈.力量的強弱.技術的緩急(型的三要素)。型不僅可以單人練習,也可以團體練習,不會因性別、年齡的差異而有所影響。

        我在練習「觀空大」時,後段有個動作是要兩腳連踢高,就是當右腳踢上還沒有落地時,左腳就必須踢出來,還要加上手的動作與喊聲,媽啊!我才一跳的時間哪有這麼多時間做這麼多事情啊?本來我覺得這黄飛鴻系列電影才有的,不過教練就叫我一直練習,後來我還是不相信怎麼做得到?教練的女兒作了帥氣的示範,證明說不但作得到還可以帥氣無比!但是我質疑因為她是國手才作得到啊!不過她說原本也作得不好,直到在日本集訓時見到老爺爺都踢得很好,一方面是激勵、二方面是抓到技巧,就成功了!!可見得年齡不是練空手道的障礙!!(後來教練都說老人都踢得上去妳踢不上去喔?我就比較踢出樣子了)

型的分類有基本型(平安初段到五段、鐵騎初段)和自由型(比賽選手自選),三級以下比賽都是基本型、三級以上是自由型,通常自由型的初賽為「慈恩」或「觀空大」,其他的不計其數,依照我擔任空手道比賽紀錄的經驗,常見的有觀空小、拔塞大、拔塞小、燕飛、征遠鎮、108手、廿四步、三十六手、廿八步、安南、雲手、壯鎮和北谷屋良公湘君(←不知道是誰取的,紀錄紙都會寫不下),我當然絕大部分都不會,只會基本型和慈恩與觀空大,不但是動作很多很難記,打起來很耗費體力的,總是氣喘噓噓.....比賽當紀錄時如果不認得怎麼辦?哈哈!當然就是拉著教練問囉!他好利害、看幾招就知道是什麼型了,我好佩服喔.....

空手道存在著不同的主要流派,有剛柔流、糸東流、松濤流、和道流。其它還有神道自然流少林寺流等,不計其數。不同的流派有著不同的特質。『型』的比賽分紅方與白方兩人,審判依「正確」、「氣魄」與「緩急」等等來判定,舉紅、白旗號決勝負。不得擅自更改或誇大表現『型』的動作,判定時由主審一名,副審二或四名各自舉旗號評分,比賽依合計紅白雙方得到審判旗號數之多寡成為比賽的勝負判定。

空手道基本精神

首先要訓練的是-「精神力強」、而謙卑有禮: 由於在鍛鍊時「體力」、「耐力」之磨練已達極致,而有強韌之精神力,致之於生活中亦顯武者修練之謙虛。
因「爆發力」而應變有餘: 由於在學習空手道之各項武技,不斷地自我突破,「」與「」之集中凝聚力使「爆發力」之學習達到足以克敵於瞬間,於是空手道之修練者,已可應付任何狀況(冷靜、迅速且俐落)。
因「武技高超」而服人以德:由於修練空手道,係將身體之各部份成制敵之可怕利器,然愈在武技修練至高層,愈應以折人之武德感化週遭,令空手道之「先禮後兵」,始於禮止於禮之精神發揮於生活中之待人接物之中。

空手道之禮節於武者之生活修練

自我期許、不斷突破:
不自滿驕傲,每日以「初心」學習修練,以期許自己不斷精進。
愛惜生命、遵重生命:
在武技之修練中更加體會生命之真諦在於「」,因為「愛惜生命」、「遵重生命」即應更尊重他人,有社會國家觀念,以完整高尚之武格發揚空手道精神。
空手道之武道,不是以勝敗論英雄,而是以「永不輸給自己」的信念來運用身體之各部位加以組織化鍛鍊,發揮其功能,亦是以「意志力」統制競技比賽之運動。可是更重要的是,應超越突破一切艱難,從磨鍊汗水中,塑造理想之人格,達到精神與武術內外兼備,此始謂「完美的空手道」,可見意志力、精神力之武格修練與制敵之武技並進鍛鍊,才是空手道所追求之最高境界。

samtig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http://www.jmps.phc.edu.tw/

       因為記者八寶的關係認識了認識了澎湖講美少棒隊,那時候正好去澎湖進行低收入戶複查工作,所以順道帶球去拜訪,還記得第一次見到王老師(王長壽教練)的場面,他非常的靦腆,我拎著非常重的五打球、沒說幾句就趕著去社會局報到,後來比較熟是因為辦了2003年關懷離島少棒的夏令營,那時候有地主講美、南投千秋與花蓮太巴塱,就這樣一直認識到現在。

        對澎湖實在是有很深的緣分,所有的土地我都踏過喔!包括只有三戶人家的那種小島,我還有次想在那裡自殺!因為過去每年因為社會局委託工作有機會造訪,每次見面就是喝成一團,有次到了七美鄉完成調查後,隔天要坐船回本島時我在席間怕暈船不敢多喝,結果全場鄉民說多喝啤酒就不會暈船,我信以為真就敞開來喝,結果......我已經不知道吐到剩下什麼?直接衝到船艙門說要跳船,好像有不少人阻止我,也是因為沒有力氣跳,就這樣回到了馬公,再怎麼回想、我都覺得若無阻止我一定跳船!到了馬公沒有去七美的老師問我還好嗎?我說:沒事!後來等到我有意識已經在旅館了。

        有了那次的教訓,我在澎湖喝酒都非常節制,後來我發現反正不管用什麼理由,她們都會跟你說:「酒喝下去就好了!」想當然爾我當年的確是被騙了!後來悟到這層道理是因為在白沙鄉,中午鄉長請吃飯不得不喝,但我喝得很節制,飯後也想辦法讓自己可以恢復可以工作的狀態,到了調查的鄉鎮後正在做準備時,里幹事問我要不要喝啤酒解渴?我說等一下要工作了!他又用了很多理由勸酒,我終於說:「我已經醉了!」這個理由很難從我口中說出,因為我很好強,但是里幹事大喊:「給老師一瓶啤酒解酒啦!」哇!啤酒廠根本應該設在澎湖啦!

        回到親愛的講美國小,對那裡實在是有很深厚的感情,那裡有些孩子從七、八歲就認識了,每每來台灣也會給我電話,我在那裡好像巨星喔,因為小朋友會排隊跟我練傳球,還會為此爭吵,真是受到歡迎啊,媽啊~我從早傳到晚上,沒當投手都需要冰敷了!記得當時才低年級的石宇傑、石宇豪兄弟還為了傳球踩到對方鞋帶吵架,吵到我面前要我主持公道,前兩年哥哥石宇傑早就是當家投手,看著他在青年公園壓制日本隊,我真的老了.....

        還記得王教練的兒子王如恆小時候真是小小的,講起話來濃濃的"吵零呆",六年級時看見他成為當年當家投手時,個子已經高過我,但是帶他去百貨公司時,又高又壯的他還是用有點大舌的孩子語問我:「老師,可不可以買這個玩具?」每個孩子都好可愛,還有永遠傳不到二壘的捕手阿毅,一點都沒有殺氣的左投小白兔,很跩的聖琦,有著超瘦小手臂的威力主投定吉,和可愛到不行卻又最負責任的隊長羊唄唄,媽媽總是在後面的乖乖三壘手"扣本"許明本,還有人緣很不好的阿肥,哎呀~~真是說不完啊!

        雖然他們私底下都很會撒嬌,不過球場上球技都不錯!講美國小全校只有不到60個同學,只要是願意參加棒球隊就是球員了!在這樣的情況底下,說真的,他們的表現真是一級棒!!雖然有些人對於王教練有負面的批評,不過我想都有點太強調某一個負面部分,真正認識他,會發現他真是把這些孩子都當成自己的寶貝。

        還記得球場上的一幕:噸位很大的王教練,總是會蹲下來幫孩子繫鞋帶。雖然常常帶孩子南征北討,可是哪次他沒有看護著孩子?比孩子晚睡、比孩子早起?隨時陪在孩子的身邊?有些教練出外比賽,會把小孩丟著自己出去喝酒的!平常在澎湖的時候,每天早上帶孩子去游泳池練習,晚上總是在練球後與同為老師的太太,一起幫孩子加強功課,更是一車五個、分好幾趟,把每位孩子送到家中,這麼多年以來持之以恆、始終如一。

       可惜我現在不能固定去澎湖、就算去也不能做點什麼,只有在那幾天幫忙看著孩子,不過孩子來台北時倒是比較有機會帶孩子出去玩,但是跟王教練他們的付出根本不能比。我真的是既敬佩、又羨慕這樣的生活!常有人說我是工作狂,但是我工作最大的期盼,就是集中假期、再跑到這些偏遠地區幫忙帶小孩?我嚮往的生活不是拼命工作,而是就這樣陪著小朋友打球。去年他們到香港比賽,本來一直問我要不要一起去?好可惜我因為課業的關係走不開,不然我一定會跟去的。

        但現在我都覺得可惜,當時應該一起去的。哎呀~~現在這批球員都是新孩子,加上現在都沒有去澎湖,我都不是很認識了,不過無損於我對這些孩子的喜愛。真可惜我不是個國小老師,若是,我一定會過著跟王老師一樣的生活,現在跑去當裁判,每次判到少棒的比賽我都很開心,可惜還是跟我的夢想差距很遠,現在比較實際的作法,Insha Allah只能期待我兒子快點出現,等他們出現,我就辭掉工作整天幫他們撿球去.......

samtig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擔任棒球裁判一定是會被抗議的,怎麼樣學會面對抗議也是裁判訓練的一部分,例如判決出局之後要怎麼繞開選手回席的動線,免得正面眼神交接有機會讓他們表現出抗議的樣子,至於球員真的走過來正面要抗議,裁判通常就是繞圈圈,多繞幾圈選手就暈了,懶得跟你繼續吵,不然就是拿出刷子掃壘包,掃啊掃的、什麼抗議都聽不到了。畢竟你一有回應,就會有機會吵下去,加上打棒球的性情中人居多,沒完沒了啊!

        一場比賽下來誤判是一定有的,這裡說的誤判不是只會登上新聞、一直重播的那種,主要是主審的好壞球判決,基本行情一場球在五個以內是可以被接受的,怎麼分辨呢?我只能說其實看久了就知道了,況且青少棒乙組以上的選手,根本就是吃紅土長大的,想虎攏他們可不容易,再者許多教練在球技與經驗上都比裁判好多了(他們多半是甲組選手甚至職棒退役的),裁判真是越來越不好當了......

        教練會上來抗議的原因有很多,其中有大部分不是質疑裁判的判決,只是要「抗議給選手和家長看的!」為了要提振士氣、為了要給裁判一點壓力,有些接近的判決,還是要上來「關切」一下,像是今天早上王建民的那場比賽,雙殺在一壘的判決,還是要出來演一下的,一開始我還是不能接受,這是個性的問題,我就覺得自己沒有判錯啊?上來搗亂幹麻?現在我漸漸可以接受教練出來抗議,畢竟大家立場不同。

       還有一種情形也不能算是誤判,但是教練一定會抗議,就是「站位錯誤或不良」,例如三壘審最重要的是要看高飛犧牲打的回壘(retouch),只要是妳沒有站到正確的角度,也就是跑者與接球在一直線上,就算是輕鬆得分,還是會被嚴正抗議的!因為裁判站位錯誤一定是沒看到啊!就算想解釋也沒有用,同樣的也會發生在其他壘審身上,所以啦~球一打出去裁判就要滿場跑,要站位、要補位,有朋友說當裁判很輕鬆、只要站著,我說:「因為當你們注意球時,我們已經跑到定點等著作判決,所以才以為裁判都是一動都不動。」

       移補位也是避免誤判和被抗議最重要的因素,基本上跑到正確的定位幾乎就不會有誤判的可能,會造成誤判多半是沒有站在最好的角度,例如上次王建民比賽,有一球洋基隊A-rod跑到二壘被判出局,看重播就知道應該是安全上壘,那是怎麼回事呢?因為球一打出去是中間偏左外野,那種球是二壘審要出去追的,而三壘審不過去也是因為擊球跑壘員「有可能」通過二壘之後往三壘,畢竟會有失誤或負險進壘的可能,所以那個誤判是一壘審補位過去判的,而您知道的,大聯盟的裁判體型都很大聯盟,跑得比選手慢,於是乎誤判就產生了。(移補位沒有一定,端看當時場上的狀況與默契,上場前多半裁判會協調外野飛球誰出去,不說就是晚輩出去。)

        呵呵~~人家A-rod是從本壘跑過去、一壘審從一壘跑還跑輸人家,真的是很無言......所以啦~~當裁判時機(Timing)也是非常重要的,在球一打擊出去時,就應該知道往哪邊跑,這一點如同對好球帶的判決,可以練習達到,但是很可惜有些人怎麼練習都'做不到,常有人問我怎麼看得出好球帶?因為那是立體的空間,真的很難講,只能回答:就是知道。

        當裁判被抗議時,有時候裁判會自己處理,但是如果教練很"盧",這時候所有裁判就會圍過去,棒球就是這樣子,因為到時候要打架也是一群裁判打一個教練啊!棒球比賽只要一有衝突,一定要上場去助陣,不然下次你就等著被圍毆吧!裁判也是如此的。如果一個裁判無法利可處理場面,就會一起"咪聽"(meeting)開會討論,討論教練的抗議或者是"阿僻魯"(appeal促請裁決)。那麼裁判在咪聽的時候說些什麼呢?

        多半是確認那位裁判是否有確實看到?如果裁判堅持有,其他人一定是力挺,如果他不確定,就會問問遠一點但是確實有看到的裁判,如果超過一人就是表決,如果都沒有人看到通常是以責任區裁判的判決為主。當然啦~有時候會遇到那種很愛抗議的教練,他是演演作作樣子,我們也是演演作作樣子,我遇過最無聊的咪聽就是主審問說:「等一下結束要去吃什麼?」大家說了聲"ㄍˋ"就回去自己的崗位,拜託~不要看電視轉撥場地小小的,其實實際距離挺遠的耶.....還要跑回去壘包後面!

       所以下次看到抗議或是激烈的舉動,不要真的覺得「一定有問題」,每個人立場不同啦~總是要各自表述一下.......爭取權益是一定要的!

samtig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當棒球裁判是我的興趣,不過有時候興趣並不能很單純,雖然我在當中學到很多,也有貴人相助,但其實我遇到很多人事方面的挫折,只是儘量不去想,有時候媽媽看我這麼累就勸我別作了,不過現在的狀況已經很難衡量「正面」與「反面」,然後看哪個比較多來決定了,我不知道自己是鬥志一百?還是爬上去卻下不來了?

        雖然常常努力自省,不過自己知道內心的自我還是高傲得不得了:「一踩到界線就沒得商量。」偏偏我在球場上卻常被陌生人踐踏,這是我當裁判最難克服的地方,理智上告訴自己別理會那些豬,但是又想據理力爭、討個公道,但是這種事情大聲是沒有用的,得要用實力證明,可是,萬一用實力證明之後還是沒有用呢?

        從小我爸從來沒跟我說男生跟女生有什麼不同?他帶我去球場、陪我傳球和餵球給我打擊,他也教我柔道和開車,不管我做什麼,我的爸媽都說我好棒,所以我玩得好開心,傳球和揮棒對我來說是從幼稚園就開始作的事情,去球場看球、跟朋友討論判決與棒球經是我生活的一部分,我爸媽還常向朋友炫燿說我才七歲就懂得基本棒球規則,但是經過20年後才有人跟我說:「女生作不來!」

         可想而知我的困惑與不解?口說無憑、那我們就球場見真章吧!經過很多的練習與指導,相較於其他同期的夥伴,我還沒有出現過可以當成教材的誤判,雖然很多時候還是不夠好,但是在賽後大家排排站接受前輩的評論時,我時常會聽到:「恩、沒有大問題,不過女生還是不適合。」我有時候會追問:「我有誤判或者達不到要求的地方嗎?」答案還是:「沒有,不過女生不適合。」

        以前在講性別議題時,我以為是在課堂上、新聞中才有的,壓根沒有想到跟我有什麼關係?當我歸信伊斯蘭教成為穆斯林時,大家說我找了個歧視女生的宗教會很難過日子,但是兩年下來我適應得很好,因為「女生」這個身分感受到侵犯也是在球場上,為什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

        我告訴自己能有這樣的經驗是好的,有過這種經驗讓我可以更能同理弱勢而非同情,有時候當下會起了生氣的情緒,不過我會讓它快點過去,我知道"他們"就是要我生氣然後放棄,但也或許他們只是因為無知所以這樣?我不知道是哪個原因,但是我不去深究,只知道讓自己仍然愛著這份工作最重要。

        其實我有不少很好的經驗,幾位裁判前輩和老師從反對我到支持我的也有,所以我想現在這樣的方法是最好的,其實我現階段的智慧也只想得出這樣的處理:我耐心的當裁判、我努力的學習、我當那些輕蔑的態度與言詞不存在,然後我就會有機會了。

        什麼是機會?就是留在場上的機會,任何的男生願意當裁判都有機會上場,但是女生要等到有空缺,這跟以前社工課本讀的「勞力替代理論」好像喔~也很像一部女子棒球電影「粉紅聯盟」的劇情一樣:當時男生因為戰爭所以大聯盟缺球員、沒有比賽,商人招募了女生成立聯盟,但是不管她們表現如何,等到戰爭結束男人返鄉,女生就是該回去廚房,因為女子聯盟必須解散。

        真不敢相信我會遇到這種事情?但是就遇到了!真的不敢相信這是21世紀的台灣耶!想想我大可不必這樣「賴」在裁判工作上,回去玩我的棒球就好了啊,可是有件事情我印象深刻,過去曾經有女生嘗試裁判工作,但是她在場中直接哭出來,從此之後很多人來告訴我:「上次有女裁判哭了,所以妳不能當。」我說:「她哭了!不代表我!」所以我在想,如果我現在放棄了,後來的女生會很倒楣,大家會對她說:「以前有女生當到主審,但是還是撐不住、放棄了!」我不想對不起後面的女生們。

       最近又有裁判研習了,希望更多女生來嘗試,就算要搞階級鬥爭,多些人也比較有力啊!一個人的我只能走忍氣吞聲路線,我喜歡棒球但沒有崇高理想,只求不當後來女生的絆腳石。單純就這份工作來說我真的很喜歡,真的學到好多!我喜歡在新店,因為那裡的裁判與球隊,即使之前對我因為性別有些不好經驗的,現在也都變成正面的互動,最近我被告知要多站其他地方的比賽,想到就有些不開心,可以猜到可能要跟那些豬打交道,不能單就我的判決來評價我的實力讓我很無力。

        我是女生是個不可改變的事實,而且我也很喜歡當女生,更喜歡當個愛棒球的女生!他們說不可以?那他們儘管去阻止自己的老婆女兒姊妹碰棒球,感謝真主!他們不是我的家人或是我想成為朋友的人。

samtig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其實這種標題的文章通常要留給「大老」來寫,只是要跟前一篇作區分,所以才弄個這麼矯情的題目,只是要分享自己在執法的感覺罷了~反正是我自己的部落格啊~~~棒球裁判基本上是個「法官」,對於球場上的Play秉持著公平、公正的專業法治精神作判斷,所以想巴結裁判??其實還是有用的......

        我說的不是那種打假球之類的啦~說的是基本的尊重,因為裁判也是凡人,如果不尊重裁判雖然沒有壞處,但是絕對肯定沒有好處!台灣因為承襲日本的球風傳統許多,對於賢拜(前輩)可是萬分尊敬,僅僅不尊重前輩也是個犯錯,今天看一位捕手在"撥路爸哭"的時候(投手投球最後練習的一球,捕手會傳給二壘作阻殺練習),把球一個彈跳才入二壘手的手套,捕手馬上站起來大喊:「賢拜歹勢!」二壘手作了個沒關係的手勢......

        所以不管是不是明星球員,只要是後輩就是要去提裝備、倒水,當然被臭罵一頓也會有,我個人覺得「小孩不能罵」並不是真理,適度的管教是有必要的,常常會看到如果捕手是前輩、投手是晚輩,捕手只要站起來喊一聲:「牟利喜累ㄎ一ㄢ三小?」(不然你是在丟什麼?)馬上投手虎虎生風,我自己也是啊,當捕手時一被罵:「這種球妳給我接不到試試看?妳傳不到給我試試看?」不是因為她們具有實驗精神,很奇怪?一被這樣說就馬上嚇嚇叫!不知道算是犯賤?還是潛能開發啊?

         「給我試試看」和「三小」是最常被使用的,前者已經說過了,後者還由張誌家帶入日本職棒,他在自己的手套上繡了「看三小」,日本人請翻譯還真不知道該怎麼翻譯才好?好像棒球場中的Magic喔?真的很好用~~~當然球場也有許多有創意但更文雅的:追打太高的球時會被說:「要我拿梯子給你嗎?」追打太低的球會被說:「你是打棒球還是打板球?」滑壘太醜會被說:「你是滑壘還是跌倒在壘包前?」太用力揮棒落空會被說:「有,有風,我這裡有吹到。」站著不揮棒會被說:「你不打球我就打妳!」

          目前想到的大概是這樣,總結來說還是那句「棒球魂」,棒球可以用很多東西形容,但是再多形容都不能包含棒球本身。其實在球場被罵也不是那麼不好受,因為知道就是那樣~~~或許是這樣的關係,所以當中的鼓勵更顯得感人!任何一個盡力而精采的Play,都讓這場比賽讓人值回票價,回家洗那些衣服上的紅土也心甘情願啦~~~

         裁判前輩形容執法工作是「水深火熱」,先講外在好了,熱是熱得要命,一點風、一點遮陽都沒有,少說兩個鐘頭都不能坐下,這是「火熱」,水深則是刮風下雨的天氣也是要在泥水中奔跑,台灣的午後雷陣雨讓大家還必須冒著生命的危險,不時的打雷讓在空曠地區的我們總是心底毛毛的,前幾年就發生過外野手被雷擊斃的事件。台灣的夏天:早上太陽很大、一點風都沒有,接近中午不能摸衣服;會被燙到!過了中午異常悶熱、快要窒息;到了下午傾盆大雨連能見度都沒有、還沒有跑到休息室就已經濕到內褲;陣雨過後的大太陽再來個「大地蒸烤」,天啊?我媽煮飯都沒有這的多道工....

         另一個層面的水深火熱就是場上壓力,出局或安全?好球或壞球?一定有一方不滿,只是服氣或不服氣罷了?全場數百個好判決,只要有一個爭議球,裁判就準備被罵到臭頭,而且誤判總是會淵遠流傳,具有代表性的還會被編成教材長久使用!怎麼都沒人去關心那個身心受創、一輩子隱姓埋名的裁判啊?所以心理調適不好還真的是吃力不討好~~~這種工作,就是有人愛啊!!就是愛棒球啦!!

        棒球的主觀性是有的,所以能夠有公正的裁判才能讓比賽順利進行,雖然有些裁判也很愛演、挺搶鏡頭的,不過我個人期許自己當個球場上的「隱形人」,做好判決讓球賽順利流暢進行,讓我在場中看見一個Nice Play,什麼都抵得過~~當然,我也非常驕傲可以做出精準而正確的判決,裁判不好當,但是好好玩~~~~

samtig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