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803 (1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上圖是我週日固定執法的「新店河濱棒球場」,那裡有三塊場地(其中一塊是壘球),圖中是中間的那塊,其實我平常都是在靠近離停車場最遠的那邊的球場,前兩個星期只是去客串這個場地的。我很喜歡那裡的環境,看山、看綠地、還有遠遠的101大樓:如果看不清楚101,晚一點就會下雨囉….

 

        春暖花開、球季開打,真是令人開心不過呀~~~想想前兩個禮拜還在哭哭啼啼說著:「我不要愛棒球了….」結果朋友一約,還是拿著裝備就往球場集合。我的投球照例退步….其實也應該無所謂退步或不退步啦~~因為以前就是很爛了,無從比較更爛是什麼樣子?倒是打擊還不錯,只是力道都比去年差些,身體真的很現實,有沒有在練真的有差。

        要當個稱職的棒球裁判可不是在電視前面出一張嘴喔~~我可是很給他認真的,所以在三月份開打前兩個星期,我就會開始注重體重、調整體能,牛媽媽怎麼叨叨念我減肥都沒用,可是球季開打前,我可是都會乖乖注意吃什麼、喝什麼?就怕裝備和制服穿不下、判球蹲不下去、補位速度不夠快。當然自己也要下場打球:才能有球感啊!

      「球感」、「體能」都是騙不了人的!用小聰明也沒有用,只有老老實實去作就對了!所以我挺堅持每週固定練一晚空手道、一晚棒球,當然還有固定小小的體能,人上了年紀真是不能偷懶,不然怎麼能對付裁判工作呢?雖然我不是運動員、但還有點責任感,之前看魯吉克整天冰淇淋和零食不離手,我就提醒他要自制、難道教練都不管他的嗎?他說:「只要我能把打者解決掉,教練就不會管我。」我說:「你的教練都不管你了,我也無話可說。」之前春訓第一週,他在問:「為什麼我病了?」白痴!人家王建民在春訓前都知道在台灣或美國要自主訓練,難道王建民春訓有被操到吐嗎?台上十分鐘、台下十年功,上工之前的準備都是自己份內的事情,體能和球感的維持當然也是裁判份內的工作。

        裁判工作難就難在「專注」。所有的判決和判斷都得在第一時間:在妳應當做出判決時所需要的專注就不用說了,當球擊出時就應當做出正確的判斷---「知道球怎麼落點、守備和攻擊怎麼移動」也才能夠做出最迅速的移補位。所以兩個小時站在那裡所耗費的體力還好,重點是怎麼在比賽進行中保持長時間的專注,那可真是費力費神啊。

        當然也是有很呼攏的裁判,可是我可一點都不想變成那樣,因為這樣太對不起棒球了!棒球是種讓人尊敬的活動,彷彿有獨立的生命,不然怎麼會有一頁又一頁的傳奇和感動呢?所以必須要尊重棒球!當然還有辛苦練習的選手、教練、觀眾,真的是一點都馬虎不得呀~~~

        這個星期日我有三場比賽,其中一場還得擔任主審,真的是滿心期待啊!當個好裁判也沒有捷徑,就是把經驗一場又一場的累積,這讓我想起之前世界盃澳洲隊比賽時玩的正經遊戲:在比賽中我們會在球員休息室猜最後一球的球種---使球員出局是什麼球?直球?滑球?變速球?曲球?指叉球?等球員走回來就可以答案揭曉…..

        我也樂於參加這樣的活動,說對幾次後,有球員稱讚我:「You are good!」我當然是把下巴對他上仰45度說:「Now you know!!」所以說學姊啊~~比賽中間球員雖然沒有如同球評所說在討論戰略,還常玩些蠢遊戲,但是有時候也是很有建設性的:「猜球路。」總之,棒球是永遠學無止盡的,就是投入再投入,棒球、真是迷人!!

samtig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跟澳洲人說再見後,開始重新拾回生活的節奏,其實我的生活一向很單純,除了工作、上課就是棒球與空手道,剛好星期四(316)就是空手道春季升段審查日,真是調整自己的好機會啊!雖然日前有想要多練習,可是週五遇到中韓大戰眼睛離不開電視,週六早上又爬不起來,只好硬著頭皮去參加了。

         審查的地點在西松高中,我睡得飽飽的、十一點吃飽飯才出發:教練真是英明啊!他說倘若這此我不參加,就得要等到夏天去台中,就在台北多方便呀!?而且那場地很舒適,大大的禮堂就在正中央一個場地審查,現在的天氣不熱不悶,真是適合運動……不過諾大的禮堂只有中間一個考試場地,加上五個看起來不是很友善的考官,很容易感到有壓力。

         為了這次審查,教練把我的對打念到不行,可是我就很討厭對打啊!一般來說對打一回合是2分鐘,平常的兩分鐘是過得很快啦~~可是如果是在空盪盪的場地中間、一堆人看著、還有個人惡狠狠地想打趴你:相信我、一點都不討喜的!所以每次練習對打,我總是能摸魚就摸魚,於是就變成了惡性循環。

        成人的升段審查在下午,男生先開始、再來是我們女生,每組共約六人,我則被分在第五組三號:真的,我真的覺得從二月以來、我倒楣的日子還沒有過去….因為除了六人一字排開先審查基本動作之外,接下來是抽「型」、然後是指定型「慈恩」與自選型:我自己選的是「觀空大」。接下來就是跟你前後一位連續打兩場了。

        最大的考驗是在「體力」,基本動作審查完之後一點喘息都沒有就必須打型,不知道是不是因為主考官就是我的教練的關係?很幸運抽到「平安初段」,這套型我練了四年了,如果再打錯、我願意直接從禮堂的窗戶跳出去!接著打指定型慈恩,這時候不只是喘、小腿一經開始酸了…..緊接著是有夠長的「觀空大」,我心裏只有想著:不要打到腿軟趴下就好……

        電光火石之間,居然很快就結束了…..除了有點喘之外,小腿真是酸到不行!這時候就要說說我還是挺不走運的「籤」了!我後面一號拿著整套的護具問我:「你要帶哪些?」其實我光看到她的道服就一整個不甘願了:「她是2009年聽障奧運的國手啦!!」機車啦~~~為什麼我對打的對象都可以遇到身穿Chinese Taipei的??我不依、我不依啦…..

     我用畢生最努力的標準唇語告訴她:「我只有帶拳套、沒有護具!什麼都沒有,那妳要帶嗎?」除了唇語之外,我希望她能聽得懂心底的話:「我只是來審查的,不知道代誌這麼嚴重,什麼護具都沒帶,所以我們可否和樂融融打一場、殺殺時間就過去呀??」其實我已經可以感覺到教練在我耳邊說:「妳又開始沒志氣了…..

        本來我想遇到一個國手就很悲慘了,想不到我右手邊的前一號對我說:「什麼?妳也沒帶牙套嗎?」看著她手中晃呀晃的牙套,我說:「我不算打掉妳的牙齒,妳應該也不會這樣對我吧?」她笑了笑、可是好像還是有帶牙套上去對打耶?其實,人一到了場上、裁判一說開始,接下來發生什麼事情,我都記不起來了….

        之前教練盯我的對打挺緊的,至少要求我一組攻擊要三招以上,我大概只有三組比較熟悉的攻擊,教練總覺得這樣沒多久就會被識破?可是、光是兩分鐘一直攻擊就很累了,真的沒有太多招式啦~~~我腦中只想著:「生存、生存、生存!」好家在審查時一次大概一分鐘吧?比正常比賽時間短,唉~~其實我現在真的不太記得發生什麼事情了?

        最大的考驗還是在「體能」,真的不休息打基本動作、三套型、緊接著兩回合對打,真的小腿好酸喔~~~第一場我是跟前一號打,感覺還不錯,不過我吃了一記「警告」,因為一次連續攻擊時打上段(頭部)好像收手不夠?挺懊悔的~~~真的不是故意的,因為我也怕挨揍,一直連續攻擊最保險了。

       最後一場就是跟那位聽障奧運的選手,好討厭的感覺啊……因為我的體力真的快掛了…..她也真的是很優秀,真的是有在認真訓練!所以速度、力道都遠高於我,為一慶幸的是她頂多一次連續三招攻擊,所以當我連續攻擊時還可以頂一下,只是她出拳的速度真的比我快多了,我的中段(肚子)挨了好至少三下:因為我反擊的速度比她慢多了……

        不管啦~~反正忍一忍就結束了,況且她贏我一點都不僥倖。退場後總是走慈母路線的師母鼓勵我說:「不錯、打得不錯。」晚點教練過來,他笑得好開心說:「妳是在拼命嗎?」雖然我知道教練笑得是我對打時被那聽障奧運國手近身挨了好幾記,不過至少教練有在笑就好~~~黃教練總是比較在意我們的態度,他應該至少挺欣慰我有認真、有在拼,不是全場一直後退被追著打……

        果然今天去練習時,教練又笑我:「沒受傷吧?看你昨天一直過去被人打?」我說:「沒辦法啊~~沒退路啊!」速度比人差就是這樣,就算是後退也是挨打啊!!不過不管怎麼說,至少我完成全程了,啊,還有個瑕疵:打第二場時又吃了一記警告。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本來想說這樣表現應該沒差到哪裡去吧?至少不像有人會打錯或忘記?不過今晚聽師母有個不太妙的消息:「聽說這次會有不少人沒過!」吼~~~我先前以為沒有太差就沒問題了?不過教練和師母都一付「不要太樂觀」的表情,想不到比我想像中的困難多了。聽說審查結果快則兩星期、慢則一個月可以收到。只能期待有好結果囉Ameen,我真的不想到台中再經歷一次了……

 

samtig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Ben Risinger的打擊-----我記得好像打了全壘打喔~~~

速球派的Wise----可惜他跟好球帶不熟...

 

       他們離台前的倒數第二場比賽是對上和樂融融的西班牙,上午目送朋友回台北上班後、我就直接去球場看球,由於是無關勝負的比賽---自從輸了墨西哥之後,他們的氣氛就差到不行了…..大家顯得挺懶散的,布萊蒂看到我到球場後,找我一旁去講話:本來台澳之戰後有說要見面,不過時間晚了、他心情也很差。他說他整晚都沒睡,我只能說很遺憾啊,可是陽建福就是那麼棒啊!!

        本來我還在猶豫著看完比賽要不要留下來?我朋友是勸我多把握時光,雖然我朋友幫我拿了不少東西回去(我另個朋友寄買的東西),可是一想到我背的行李就很沉重,朋友吉利說:「放在他們的房間就好了?」我真的好想把她巴下去喔!找朋友陪我去他們房間找他們,就是要避免瓜田李下,還叫我把行李放那邊??吉利到底是不是我朋友啊??虧她想得出來……

        後來我想了很多,其實不管我有沒有當翻譯、有沒有留下來,人跟人之間終究是要分離的,所以到了球場後,我就決定那是該說再見的時候了。他們真的都很好玩,可是我還有正常日子要過:論文、工作、裁判、空手道,這些才是真正屬於我的東西、我可以努力的東西,況且,我的好朋友這麼多,何必只想著跟他們玩耍??

        布萊蒂勸我多留一晚,週五晚上離台前有個派對,是的、邪惡的派對。我真的很佩服他,為什麼台北、台中的夜店都比我熟?他講的名字我聽都沒聽過?老實說我真的很喜歡跟他們在一起,可是我比較喜歡在球場上的相處,他們喝了酒之後、我都不認得誰是誰了?我還是記住他們在球場上最美麗的身影比較好。

        在這裡謝過澳洲隊的翻譯(前一陣子才知道他也看我的部落格),他本來提議給我飯店的餐卷,讓我跟他們一起用餐。不過我們的友誼在球場,也體認到分別只是遲早的問題,當我準備好說再見時,那就再見了!!只好辜負他的美意了。

        在比賽後段我跟領隊道別,他說:「某人(就是當初答應我可以繼續當翻譯的)從他抵達台灣到現在倒數兩天了,他都一直連絡不上!整個賽程都聯絡不到人!?」我說:「沒關係啦,過了就過了,我不知道棒協對我的顧忌是什麼?但是希望這此之後,他們能夠知道對我的顧忌其實不必要。我真的只是喜歡棒球!」他說澳洲晉級最後希望是南非打敗加拿大,我就補上一句:「哎呀~~那當時我就應該去接加拿大翻譯啊!可以下藥!!」領隊說:「是啊!你應該這樣做。」然後我們都笑了~~~

         最後我在巴士出口那邊等他們出來,一個一個分別單獨說說話道別,真的是與君一別、不知何日再見了??雖然有MSN、可是跟見面還是不一樣的,倒是Greg(葛雷)會留在台灣打統一獅,至少不會覺得永遠都不會見到了。道別後我就自己一人往車站走,真的,心會酸酸的----最近這三個星期實在發生太多事情了。

        走了50公尺之後,發現他們的巴士正從後方要超越我,我轉頭望著巴士:那些好傢伙在巴士裏對我用力的揮手,突然有個很奇妙的感覺:當了20年的球迷,不知道對球隊巴士招手多少次了?倒是第一次球隊巴士有這麼多人對我招手!!自己便不自覺地笑了起來……

         從十一月的世界盃到這次八搶三正式結束,我經歷太多太多,從最正面的經驗到最負面的情緒,到現在還沒有辦法好好整理,不過我現在覺得既開心又滿足,Alhamdulilaah!!何其有幸人生中能有這段遭遇!?棒球,真的讓我學到好多。

 

samtig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Brendan Wise

Mat Kent

        補上幾個零碎的笑話好了。話說這次下去台中看球,真覺得他們還是老樣子,不過這次相處的時間不多,過程又有些難過,最重要是成績打得不好,所以其實氣氛倒是感傷多了一些,我不會忘記週六見到他們的第一眼,那種憂心的眼神,也讓我忍不住紅了眼眶,明明應該是很好玩的八天,怎麼會搞成這樣呢?遺憾啊~~~~

        世界盃有來的球員本來以為我這次也能去的,因為之前的球員的比賽手冊他們已經放上我的名字,說到這裡又想出賣一下他們:他們的球員生活公約好好笑喔-----例如:不可以亂發脾氣、要尊重別人、不可以在不允許的時間喝酒、不可以很生氣地亂丟裝備、要對人有禮貌……我本來建議領隊應該加上幾條索非亞條款:不可以對翻譯丟食物、糖包、奶油球、不可以把翻譯放進去裝滿冰塊的飲料桶、不可以把翻譯的電梯樓層按掉、不可以拿吃過的食物問翻譯要不要吃…….他們真的只是愛玩,沒敵意,應該只是把我當吉祥物吧??

        人真是犯賤啊~~~~如果我可以再當他們翻譯,然後可以在球場玩球,我真的不介意他們再那樣對我,我會忍耐….只要讓我可以玩球。可惜這些只能追憶了,還好我有寫下來,不然以後會忘記。睡台中飯店那晚,我說著當天發生的點滴,學姊說我大概會把澳洲隊的事情繼續講給我的孩子聽吧?可是我說:「我不打算讓我先生知道這些事情耶?

         話說週三我找朋友一起去找他們,因為去飯店房間的關係,所以我找了個朋友吉利陪我一起去,他們還是一樣不關房門,首先我就看見可愛的史考蒂米契森,我們聊了幾句、他很機伶告訴正在沖澡的Brendan Wise說:「索非來了!你最好蓋條毛巾!」這時候我聽見浴室傳出聲音說:「是索非來啦!那我不要穿。」真的,如果他不這樣回答,我真的會以為一定是飯店房間數不夠,有加拿大隊來湊團的:不這樣回答就不是澳洲人了!!

        當下我就退出房間想去別間,這時候Wise倒是就出來了,他叫我進去房間講話,可是我才不上當呢!倒是值得信賴的米契森說:「有啦!他真的有圍毛巾。」我才又轉身進去,這時候看到Wise非常驕傲地拉著身上的毛巾對我說:「有!我有圍!」真的,那態度真的很欠打,我哈拉兩句就搖搖頭去別間了。

         這次幾個認識的球員反倒表現不良,搞得我同行一起看比賽的朋友說:「可不可以叫你朋友不要上場啊?」哎呀~~我也不想這樣啊?我也由衷希望他們表現好啊!!這次相處時間不多、大部分也是用來敘舊,更新一下彼此的訊息,還被捕手肯特(Mat Kent)討債:「妳不是要寄email給我嗎?我都沒有收到??」咦?大概是把他的電郵打錯了吧?他們自己的英文字都是自創字體,難免我會打錯啊!

        就算我這次還是能當翻譯,終究還是會有分別的時刻,全拜今日網路發達之賜,我們還是可以保持聯繫,這樣真的很不錯,不過也是有壞處啦~~~當我跟魯吉克轉知第一手消息:「澳洲失去奧運參賽權!」他居然給我回答:「XX!都是因為我沒有去的關係。」真的好想巴他喔!?有沒有人有那種MSN巴頭的圖案啊??

    從今天開始,他們許多人都要去美國參加春訓,還有接下來的小聯盟一整年的征戰,祝福他們保持身體健康、累積實力,往大聯盟的夢想邁進!!真的是有夢最美啊!!球員真的很喜歡也需要有球迷,各位先前寫下稱讚和鼓勵的話語,我都有儘量轉達給他們知道,他們都很喜歡喔~~~棒球最棒!!不管是台灣、澳洲或世界各地的棒球,我們一起熱愛吧!!

 

samtig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令人感動的大國旗:我也有出錢喔~~~

滿場的觀眾、感動的繞場:就是開心啊......

球迷就是要從小培養起!!

        真是沒想到最後是台灣與澳洲的對決!?真是造化弄人啊~~~拜澳洲隊所賜,拿到三張珍貴的門票去見證這一刻。說到這門票為何珍貴呢??因為上回去看韓國與澳洲之戰,搞到後來還是沒有實體的票卷,得在身上貼個大大的通行證才能進去,當然,我還被一些怪怪的問題問得一臉茫然……

        話說澳洲隊可愛的領隊說會努力弄公關票讓我進去,他們說依照國際比賽的慣例,參賽球隊每場會有主辦國提供的固定張數,供球員親友或贊助廠商使用。我是說沒關係啦~~我六歲時就會自己買票了,不過他們顯然如果我不用花錢進去、他們會好過一點,所以我就接受這一番美意了…本來以為就是拿到票可以進去,結果身上貼了大大醜醜貼紙之後,對方問我:「你跟領隊什麼關係?為什麼他親自打電話來?你怎麼認識他的?他為什麼要幫你要票?…..」我用我發自內心的的笑容告訴他:「我不想回答,就讓我進去吧!」可是對方好像沒辦法接收到我的意念,還是繼續問、一直問…..

       我靈機一動回答:「至親好友。」我本來以為大家笑一笑就算了,可是對方居然還是繼續問!?我學姊在我耳邊說:「你說、是他女兒…」我還補了一句:「對吼~~年輕時候在台灣比賽留下來的…」我們三個是笑得很開心啦,不過對方好像不這樣想…….原來,我的笑話也不是那麼好笑啊??

        後來我碎碎念幾句就帶過了,有工讀生領我們進去,這位工讀生很好意指導我們:「你們貴賓席是第幾排到第幾排….」我還沒有聽清楚也不打算聽清楚就說:「我以為我們會有一萬五千個座位可以選?」不過他還是很堅持我們必須坐在某個區域,因為他們擔心我們會遇到買門票對號的。老實說,如果韓國與澳洲之戰,我能進去洲際球場選到剛好有人買的對號座位,那我一定要去買樂透了。

        所以當領隊問我還想看哪幾場時?我大言不慚地選了中華隊!!他很有信心弄到票、我可是戰戰兢兢,等到翻譯親手拿到票時,媽啊~~我真的覺得好意外喔!?於是我夥同學姊和大學同學吉利一起高鐵下台中、台鐵搖斗六,去參加這場,我有生以來最冷靜的一場比賽……真是手心手背都是肉啊!!

    第一棒的火哥打擊時還沒有感覺,等到看到彭政閔準備打擊前,我跟學姊說:「等一下我最愛的彭政閔上來打擊時,我還是去上廁所好了?」學姊說:「面對現實,你總不好每次彭政閔上來都去上廁所吧?」~~~也是啦~~~倒是旁邊的小朋友每半局都必須從我面前經過,讓我忍不住問:「這一定是雙胞胎吧?怎麼一直上廁所去啊??」

        總之,整場比賽我都挺冷靜的,特別是陽建福實在投得太棒了!!一點擔心都不會有,最後看中華隊感人的繞場、還有大國旗展示的時候,倒是很開心與榮幸自己參與這歷史性的一刻。至於澳洲人?他們的確很難過,可是,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啊,看到那種場面,我們贏是應該的啦~~~哈哈哈哈~~~~

        澳洲人回去之後很難過,亞當布萊蒂本來找我賽後聊天去,不過我想誰都沒有心情吧?的確他隔天跟我說,他一整晚都沒睡,因為我沒有帶電腦下去不能上網,所以也不知道其他人怎麼樣了?倒是我們坐計程車回飯店的時候,巧遇了休斯和一夥人,二壘手休斯那晚真的表現很好,我就稱讚他一下,可是我白目的朋友吉利,手上還拿著兩支中華隊的加油棒晃呀晃的~~~休斯問:「你的朋友幫中華隊加油喔?」未免有意外發生,我趕緊轉移話題……吉利啊!贏就贏了,不要拿中華隊加油棒在他們眼前晃來晃去啦~~~~

         澳洲人的確難過啊!?不過不少個都跟我說:「他們很喜歡台灣球迷!!」他們說台灣的球迷很多、又很熱情,當然啦~~~身為球迷的我,對於被中華隊打敗的對手一向都很友善,不過這時候不好跟他們說這個!亞當布萊克理一直覺得當天至少有兩萬五千人,我想跟他說應該是一萬五啦~~不過既然他堅持,只要我們贏球,無所謂、無所謂……..

        澳洲的棒球不是很多人看,他們沒有見過這麼多球迷,特別是一致的球迷。所以他們也很享受當天的比賽,我們球迷真的是最佳第十人,真的,算算我們國人對棒球的熱愛,用念力來算、贏澳洲不為過啊!!Aussie~~你們真的都是我的好朋友,下次、下次我在幫你們加油!!

 

samtig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明明人家在工作,硬叫他抬頭看這邊,結果就照成這樣了......

他那天氣色很差,加上本身比較不上相,不然應該是真的帥到不行才對。

左邊是心理醫生菲利浦、右邊這位是大衛,他真的人很好喔~~~~而且嘴巴也很厲害,常常他消遣我時、我都回不上嘴、只能搖搖頭,這證明我的頂嘴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

        

         我好討厭這次奧運八搶三的比賽喔~~~這真是太折磨人了,從頭到尾都是一整個折磨…..本來星期六見到他們後開開心心,星期日分別擊敗德國和加拿大更是欣喜若狂,可是為什麼星期一的一個晚上有這麼大的變化?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

        明明只要任何一場擊敗對方,台灣和澳洲就可以手牽手一起前進北京奧運,任何一場都好啊??結果兩頭落空……台灣與澳洲將要在週三決一死戰!!(按照賽程表,兩隊只要輸球,不管接下來戰績如何,比對戰成績就是會讓對方出局),好討厭啊!!這一個月的奧運八搶三資格賽,根本就是我的落空之旅。

        今天澳洲隊出來投球的四個投手,有三個去年世界盃就認識,三個都是超級可愛的寶貝-----兩個亞當和一個威斯,今天統統丟分!!!嗚……局面演變成這個樣子??本來星期日之後,我真的以為台灣可以和澳洲手牽手進奧運呢!?唉~~~~~

        星期六跟他們見面的感覺很好,球員、教練、公關和領隊,還有現在的翻譯也都對我很好,領隊把賽程攤開,問我還想看哪幾場的比賽----嘿嘿~~他會幫我準備票,我很不好意思地指著賽程問:「可以中華隊的嗎?」真的,星期日下午的時候,我真的以為週三可以歡歡喜喜看到中華隊和澳洲隊打場友誼賽呢!?結果…..

        ~~~~上次世界盃領隊David、公關Ben和心理醫生都沒有給他們好好照相,現在貼出來跟大家見面一下。他們真的對我挺好的,真高興生命中曾經與他們相遇,唉~~~下次見面不知何時囉!?把握跟身邊人相處的每一刻吧…..

 

samtig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這三個星期為了這八搶三的資格賽讓我情緒變動極大,學到許多壓根不會想到的功課,讓我藉此機會想了好多,說是學到很多、但是拜託不要再來一次!這種日子太煎熬,真的很感謝我的朋友們,經過這次發現關心我的人好多喔!檢討一下自己、好像都沒有那麼夠朋友?特別是艾美學姊和宜瑾一直陪著我,還有幾個老師陪我看清楚,乃至我至今做的決定和應對都不至於太蠢,雖然這次不能去當翻譯還是有遺憾,不過昨天去見上一面後,真的好寬心。

        之前大學朋友很有義氣,說要陪我下去看球,就連我主子都說下去多留兩天也無妨,大家應該都知道這件事對我真的很重要,雖然我想藉著埋首工作忘卻一切,卻收到辦公室同事的電郵問我怎麼了?原來這麼容易看得出來啊??週三下午開會所以手機開靜音,會議後發現怎麼有這麼多未接電話啊?難道晚上是有家族聚餐我不知道嗎?後來才知道,牛媽媽發現我沒接也沒回電話,以為我尋短去了…..所以召集大家一起打一打,真是讓我哭笑不得…..

        這事情搗亂我的日常生活,當然也讓澳洲隊來台灣多了件事情,之前得知這次翻譯是我朋友後,便含淚寫信請澳洲隊不要跟棒協喬這件事情了,沒想到這件事情居然拖到這星期來台灣還在盧,反倒是讓我更加不安,怎麼反倒是亂了套呢?我又得再次含淚寫信請他們專心比賽,反正翻譯又不用上場打球,不過是個工讀生,沒差啦…..後來我想,可能澳洲隊也覺得對我不好意思吧?但是這樣真的把事情弄得更複雜了,本來我放下後,去看球不就罷了嗎??

        看著澳洲領隊給我How are you的簡訊,我想、我說很好他們也還會不安吧?週五晚上跟Adam聯絡,當這可愛的弟弟說大家想我時,我想那真的該去看看,不然以後一定會亂想:當初到底該不該去呢??恰巧兩個學姊也願意陪我,我儘量開心卻仍是忐忑的心情,就這樣出發下去台中了。

        到了球場親眼見到大家的結果比我預期地好太多了!剛好洲際球場的圍欄只有腰部高,所以他們一個個過來輪流跟我打招呼,他們還是那樣真誠可愛,有幾個知道狀況的眼神果真帶點擔憂,我想好在我有來:我用笑容告訴他們我真的很好!亞當布萊特還拿了菸草給我,我應景抓了點來嚼,這次好多了、沒暈得那麼利害,倒是領隊大衛在旁邊一直搖頭說:「妳不該跟他們一起吃。」不過其他球員看我接過來吃,倒是笑得挺開心的。

        我們閒話家常一下沒多久、他們就開始發作了,不知道哪個傢伙在喊:「你來看魯吉克嗎?」上次世界盃有來的都笑了,我也只能對他們搖搖頭,領隊我問還有跟他保持聯絡嗎?我說:「就前些時候他跟我說要去美國藍鳥AA。」領隊說:「恩~~很正確的訊息。」真的、他的表情真的很欠打,好在我沒有跟他說:「明天(週日)在棒球俱樂部有他赴美的送行會。」

        我沒有看到傻裡傻氣的Burnside,所以問心理醫生菲利浦他在哪?菲利浦還是一樣很冷地說:「他沒來、相信我:Burnside is not inside!!」他真的一點都沒變耶….我說:「我好喜歡你的笑話喔!」旁邊的領隊很不以為然說:「拜託,妳居然會喜歡他的笑話?誰會喜歡啊?」我說:「一般人不喜歡心理醫生的笑話很正常,但我上星期真的很需要他啊!」領隊問為什麼?我說:「我很需要跟心理醫生預約一下…..

        教練還是對我很好,打擊練習時我對湯尼大喊:「我真希望可以幫你接球。」他說:「是啊!我也希望你幫我接。」好開心啊~~~大頭(Brett Roneberg也是問我怎麼沒去?我說:「都是你們害的啊!因為你們長得太帥了,所以棒協堅持要派個男生替換我。」我還跟他們說:「我真的很希望這次可以來,所以我上星期跟  真主許願,如果我這次可以來,那我願意整個錦標賽都跟大頭在巴士上坐一起!」我看他們挺懷念我的幽默感的…..

        大頭還是那個死樣子~~~我說:「我在部落格把你的事情都寫出來了,你在台灣現在是惡名昭彰了!」他說:「惡名昭彰(notorious)是說不好的意思耶!」我說:「不然呢?你有好的讓我可寫嗎?」他用無可奈何的表情說:「那女孩子會喜歡嗎?」我用無可救藥的表情猛力搖頭說:「你的腦中只有這些嗎?」他很會甜言蜜語,說很想我、幾次把現任翻譯叫成「索非」、我的名字,可是我才不不相信呢!

        大頭之前右手受傷,我問他康復了嗎?他說:「右手好了、但是腳踝又受傷了。」因為一壘上二壘的關係受傷了,所以這次多半只能打DH….大家要去熱身前,大頭還對我大喊:「你最討厭韓國隊,我們會為了妳打敗韓國隊!」結果:他根本就沒有上場啊~~~男人真的只會出一張嘴,當晚、被韓國162提前結束……

        雖然我人在看台上,不過他們好像找我也挺習慣的,總教練還叫我幫他拿攻守名單,所以我很忙碌穿梭在球員休息區與記者席中間(他們公關兼記者坐在記者席),他們公關Ben看起來氣色好差喔,比賽中間問我要不要吃東西?原來他有點餓、想知道球場有賣什麼?但是隨著比數被拉開,後來我們除了咖啡、什麼都沒吃了。

        比賽後我去巴士前面等他們,跟領隊確認下次來看球的時間,可愛的休斯還問我要不要一起上巴士?不過我自己有開車啦….昨天那種被提前結束的氣氛,實在不適合多說點什麼,公關Ben對我說:「妳有我的電話,需要什麼就打給我吧!」我說:「你有我的電話、需要什麼就跟我說!」嘿~~這是我的地盤「台灣」耶!!唉~~~如果能贏球那就太完美了。不過,稍早以105打敗加拿大,真是太棒了!!

        還好這次有下去看球,我突然變得很寬心,也感覺到他們看到我開心也是很開心的,真的還好有下去~~~對於他們對友誼的真誠和情義真的很感動,聽說我學姊們看我們見面的那一刻也挺感動的,居然看到留眼淚。哎呀~~~我也不知道為什麼這麼單純的事情會變成這樣?事情走到現在,雖然還是有遺憾,不過大家都說我有成長,在看看澳洲人待我如此,不該再難過了。

samtig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雖然棒協有給我其他球隊翻譯的機會,不過礙於承諾在先,也只好在這次的球賽中缺席,真的是很遺憾。不少朋友邀約我去看球,連我主子都放我去玩耍,不過既然不能下去玩球,只能再看台上看,那我就在家裏看電視就好啦….不然時間這麼緊縮、下星期日又要審黑帶了,只顧著玩耍,到時候要一把鼻涕、一把眼淚補工作進度和功課就罷了,審查黑帶的對打時被打趴就不好看了??

        所以本來不是很想去啊,但是自己還是挺沒有用的,昨天亞當布來克理在問我怎麼沒去當他們翻譯?他們以為這次我會去?以為我跑去帶別隊了,所以問我跑到哪去了?我只好告訴他、這次根本沒有下去。聽說大傢夥希望我有空去看他們,當下我就心癢癢的,後來講到說:新的翻譯沒有一個地方比得上我酷,哎呀~~我就心花怒放了……

         開心歸開心,可是去那裡一趟來回也是挺久的,況且扣除斗六比賽太遠、還有不精采的比賽,算算還是明天對韓國的比較有看頭,正在與朋友討論出發可能性時,領隊又傳簡訊說球員想見我,加上朋友也願意一起去,那還等什麼??就下去看球啊…..

        這次的比賽對每個國家都很重要,如同我上星期跟澳洲人講的:「專心在比賽上面,不要把時間花在跟棒協講翻譯的事情。」老實說要講出這樣的話對我並不容易,畢竟我自己是真的很想去,只是衡量到我去也是為了想要幫助球隊,這次只想到自己的立場就反成球隊的負擔吧?所以雖然難掩失望,還是得把這種話說出來,團隊:這就是我從棒球學來的。

        還是再感謝一下洋人的努力,搞到上星期我都放棄了、他們還不肯,除了由衷的感謝,還真不知道該說什麼?除了感謝還有歉意,怎麼樣我都是台灣人,台灣棒協的做法讓我多少對澳洲人還是有點連帶歉意,總覺得台灣人都應該有國民外交的責任,不過我想棒協應該不會有歉意啦,他們有他們的考量點,可惜的是棒協除了標準答案是:「我不管,這是我的權限。」之外,不願意多解釋一些,這倒是讓澳洲人和我在電話中好好練習英文的換句話說----我們把所的有「我不知道」、「我不懂」、「我搞不清楚」等等的英文統統用出來了。

        或許這件事情永遠都不會知道原因吧?我相信再過更長的時間誰都不會記得這件事情了,不過我倒是要慢慢學會習慣這種事情,聽說外面常常發生,看我有沒有辦法練就見怪不怪的功夫囉??雖然之前心情低落時會討厭自己那麼喜歡棒球,可是我真的就是愛啊!現在想想,既然無法不去喜歡棒球,那我就實實在在去當裁判吧!那才是我可以好好累積實力的部分。

        明天要和朋友一起去看球很開心,自己開車一路上可以說說笑笑的,也可以隨興緻晃去想去的景點。應該會去跟球員打個招呼,但是這次比賽很重要,所以不會去耽誤他們的時間,加上周日一早我又要開會,比賽一結束我就要趕快回來台北了,這讓我更深深感覺到:人跟人的相遇不容易,即使是一面之緣,我們都彼此給對方一抹微笑吧?因為,誰都不知道下一刻會是如何?

       記得2004年的雅典奧運中華隊被義大利逆轉的那晚,當我們與獎牌無緣的時候,我真的以為天要塌下來了,在更久之前鄭嘉明大鳴大放的世界青少棒賽的冠軍賽中,我們輸給古巴的時候(敗戰投手是潘威倫),我恨不得手上有BB槍可以射古巴球員(他們還只是青少年),後來卻又看見比賽結束後,台灣和古巴的孩子手牽手繞場感謝球迷,棒球讓我曾經很氣很苦,也應該會繼續讓我很氣很苦,不過,棒球應該是我生命中不會間斷的功課吧?

        要去看球囉~~~會聞到草地和紅土的味道,還有每個PLAY奮鬥的美麗,看球、真是件令人開心的事。

samtig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剛剛朋友說她耳躲痛、剛好又正在聽周杰倫的專輯,因此心血來潮寫此文。

 

        麥克‧柯林斯效力於天使隊AA,就因為如此我對他第一印象不好:「因為王建民打爆的幾場就是對天使。」他對於我這樣的說法一開始覺得難以置信的好笑,後來發現我不大搭理他才覺得真的很無辜,所以就算是有次出去夜市,我也是跟他沒什麼話說,反正就覺得他就是敵人。

        他跟其他的球員不大一樣,比較少跟我開玩笑,行為舉止都像個成人,不過我們實在沒有什麼交集,直到有一次比賽,我忘了帶自己的手套,可是我又想要上去玩球,於是乎在球員休息室內鬼鬼祟祟的張望,想找個熟一點的球員借手套,他剛好熱身回來剛坐下,問我在找什麼?我說:「我忘記帶手套了。」他二話不說馬上起身,去裡面幫我借手套,還聽到他問:「有沒有多的手套?索非想要玩球?」後來他真的弄到一個給我去玩。

        我就這樣被收買了….後來就比較常跟他講話,有文明的好人一枚,他的打擊挺不賴的,守一壘也可當捕手,當我知道他是捕手就更喜歡他了,我就是對捕手感覺很好….他一點都不幼稚,所以也很少惹我,倒是我笑過他在餐廳做三明治,等到史考蒂也再做三明治而我在對面笑到不行時,史考蒂問柯林斯:「索非笑什麼啊?」柯林斯還說會:「他在笑你做三明治啦!我昨天被笑過了,還有人跟我圍觀合照耶….

        有一天陪他們去澳洲在台辦事處投票,排隊很無聊就玩他的護照,原來他是坎培拉來的,我說:「哇!首都來的耶!」他一整個驚訝….他說:「一般人都以為澳洲的首都是雪梨或墨爾本耶,妳怎麼會知道?」我說:「我會閱讀啊。(I can read)」然後背了一些以前地理課教的:坎培拉是個新造的城市,與雪梨和墨爾本等距,因為……..。我看他真的一整個高興,我想,如果有澳洲人知道中興新村的背景,我也一定會很高興吧?

        為什麼朋友耳朵痛會讓我想到柯林斯呢??因為我就在世界盃即將功德圓滿、任務達成之前的那早上,居然就耳朵痛要掛急診,唉~~只差幾小時就可以把他們送上飛機的說,所以我跟領隊必須帶他去醫院,我們就在他房前等他換裝,記得我在等他時,他還是很熱情要我進去坐著等,個人經驗分享:千萬不要相信澳洲人說:「沒問題、請進!」因為或許他自己是方便的、但是室友不一定是!    柯林斯和另一捕手Graham同房間,那傢伙還裹在棉被裏給我一個燦爛的微笑,嚇得我馬上衝出去,真的很不清楚他們到底在想什麼?

        後來我們請他先把行李整理好,托給其他隊友,免得下午兩點出發去機場來不及,我們可以直接去機場趕飛機,不過柯林斯說:「沒問題的,索非會讓我及時趕到的。」我說:「我儘量。」他倒是笑得很開心說:「妳一定會幫我解決的啦!對吧?對吧?」好幾個「對吧?」我都不知道該怎麼接?只有傻傻的點頭笑著,真不知道他的信心哪裡來的?好像我的德文老師喔~~

        有一次上德文課時,老師問我:「最近流行的歌有什麼?」我說:「周杰倫的千里之外。」老師說:「那你用德文說一下這首歌講什麼吧!」我很為難地說:「老師、我不行啦~~」老師說:「你怎麼不會?你會啦~~就一句一句來啊。」我無奈地說:「老師,可是我聽不懂的是周杰倫中文唱什麼啊?」覺得這些情境都似曾相似,那有我一定會的啊??

        後來我帶柯林斯去馬偕醫院掛急診,我真的很不懂為什麼要問一些蠢問題?掛號時護士問一句我就翻一句,例如:「有藥物過敏嗎?」「沒有。」「手術過嗎?」「有、兩次。」「動手術是什麼原因?」「因為被球打到這裡和那裡。」我都翻譯得很順利啊…..直到護士問:「你結婚了嗎?」

        柯林斯用似笑非笑的表情看著我,我才突然會意過來說:「不是我問的、是她(指著護士)問的啦….」順便用中文問護士:「問這個幹麻啦?」接著就是掛號台一整個笑翻了…..後來去給醫生看診,當我說明完徵狀之後,醫生問的問題都是:「來打世界盃的嗎?」、「哪一隊的?」、「打哪個位置?」柯林斯和領隊想知道醫生問診問了什麼?怎麼我一個人都可以回答玩,當我解釋後,他倆也不禁覺得莞爾…….不過馬偕這位醫生真的很好,很仔細完成診療、也協助開例病例證明等等,既專業又親切。

         最後我們很快趕回飯店,還有時間再吃點東西,臨上巴士之前,他還抓著相機對我說:「我要跟你照相、等妳忙完我要跟你照相。」後來當然我們有留影紀念,他是個讓我同時想起周杰倫和耳朵的好人,我現在沒這麼討厭天使隊了!最好是今年天使隊會拿王建民一點辦法都沒有!?

 


 

samtig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最近的心情漸漸好了起來,自從前幾天知道認識的人要去接澳洲隊後,心涼之餘也開始為自己做打算,正巧大學死黨紛紛前來關心,雖然我在猜她們只是想看瘦版索非亞的關係吧?說真的、要看要快,最近我食量又恢復了,這體型真的支撐不了多久…..不過還是很感謝他們的溫暖,大家相約好要下台中、斗六看球。

       說到這裡真的覺得大學死黨很夠義氣,也比較能安慰到我。這星期五中午跟我主子碰面時,我主子說:「中午帶你去吃好吃的!」(我眼睛馬上一亮~~)她接著說:「仁愛路那邊有間澳洲美食餐廳。」我臉一沉:「機車啦~~~老師~~~怎麼連您也這樣??」鄭重告訴各位,可以不可以在三月中之前,不要再跟我提澳洲了,好嗎??(不過我主子說想待我去很久了,不是故意的….)
       
牛媽媽也想要安慰我,她說:「不然我們來比一比好了,我覺得我的命比妳悲慘多了!」真的是三聲無奈,平常不管牛媽媽說什麼,我都儘量去稱讚和贊同,可是這次這樣真的很無言耶~~~我說:「不用了,今天煮個湯給我喝就好了。」我實在沒興趣跟任何人比悲慘;牛姊姊好像也有要安慰我,不過我帶著耳機聽音樂,沒有很注意給她聽,大概是因為對她很沒信心,大概不管說什麼都會讓我更難過吧?

        相行之下,大學朋友和部分網友的安慰法真是好多了!就是「球場見!」這樣不是很好嗎??為此,我還特地去買了新的數位相機,好不容易幾個中古美少女能夠再聚首,回味過去旅遊的美麗時光,真是令人期待!!另外,最近工作也忙得像是在索命,想著工作、想著朋友、想著球場,其實這件事情沒有那麼糟啊?

        幾個朋友出去玩到有默契,大家各自分工合作,該訂飯店的訂飯店、摸熟旅遊訊息的去摸熟,好在我一向只負責開車,都不用先準備,至於上路前要先加油和安全檢查,有牛爸爸可以代勞,我很滿意這樣的分工…..所以我又寫信過去給澳洲隊了,再確定他們別跟棒協碎碎念了。

        本來我以為這樣就可以重新開始,或者說是死心吧?誰知?澳洲隊回信:「我們球隊還是希望有妳。」讓我是既開心又煩惱:「~現在我是要怎麼訂飯店、買門票啊?」其實我真的不知道未來兩星期該怎麼過?這兩天已經開始重新安排會議的行程了….即使現在還是苦苦的、但心底其實是微笑的,不管會是如何,下次見面我會告訴澳洲隊:「這樣夠了、這樣真的很夠了!」

        不知道這樣算不算死有瞑目?過去總覺得洋人很會講場面話,他們很容易稱讚人,所以當他們對我說:「妳是最棒的!」、「妳是我遇過最棒的口譯。」我會覺得他們大概都是這樣講話吧?不過,現在我會覺得他們是說真的,就算不是最棒、也該算是很棒。

        我想起有次在球員休息區,克勞佛問我:「妳支持哪一隊?」我說:「台灣和澳洲。」他說:「不可以,只可以愛一個。」我說:「台灣啊!」他說:「不可以,你現在是澳洲人,要愛澳洲隊。」我說:「我不是澳洲人啊!」他說:「Yes, you are!」我回:「I am not!!」接著大概有五、六個壯丁圍過來,只聽得到「You are!!」、「Am Not!!」、「You are!!」、「Am Not!!」,反正就硬是要頂嘴,只差沒讓我站在板凳上了,後來音量大到領隊過來問:「妳們在吵什麼?」我們一起說:「She/He started!!(他先的)

        很多人問我怎麼這種事情會讓我這麼難過?其實很複雜,況且、難過要理由嗎??人就是這樣,傷心、難過、忌妒、生氣,很多時候都沒有來由的,所以當我有負面情緒時,總會念阿拉伯文的「護佑詞」(多謝Hawa姊教我),意思是「祈求真主護佑我免於撒旦和精靈的傷害。」當我生氣時格外有用,馬上就會冷靜下了,或許、當我們在生氣莫名時,真的有惡魔和鬼(精靈)在耳邊與心中唆使,讓我們更生氣難過、幹蠢事吧?

        經過這件事情,我開始要改變我的外交政策,過去對洋人的刻板印象真的很不好,甚至有點驚訝,好像我跟洋人還比較能夠溝通??唉~~相比較之下啦~~我想,應該是跟他們在一起會喚起我的童心吧?可以很直接告訴他們我的想法和需求,對他們鬼吼鬼叫之後,等一下還是笑嘻嘻的好朋友,這又讓我想起之前的小笑話。

        澳洲隊有個隨隊的心理醫生,理論上應該負責照顧球員的心理,不過常常見他問球員需不需要談一談?球員都會笑一笑就走掉;而隨隊翻譯在比賽開始沒多久後,因為送洗有弄丟制服的狀況,所以棒協給了隨隊翻譯一項重大任務:「清點送洗衣服的數量。」其實我很討厭這項工作,一邊做、一邊罵:「臭死了!你到底吃什麼?就叫你們不要吃豬肉啊!」其實運動後的衣物一定臭,我祇是愛碎碎念而已。

       由於球員都會找我講笑話去,有次在跟領隊點算時,球員就在旁邊房間狂吼我過去,吼到領隊對我說:「妳去吧!」後來我就再也沒算過臭衣服了,因為心理醫生菲利浦說:「我跟領隊算,你去跟球員聊天好了。」說真的,隨隊翻譯對我來說不是工作,真的是最棒的度假!!

       下個星期真的不知道會怎麼發展,我也不知道在看台或電視上看他們會有什麼感覺?真的很可惜沒跟他們在一起,這樣我的部落格就少很多笑話囉!?這也是沒辦法的,不過、至少也有朋友陪著下去,終究還是會快樂的。Insha Allah  真主會給最好的安排吧?Ameen….

samtig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