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804 (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今天晚上又要去練空手道了,突然想到,其實每次去練習,大概都知道教練要講什麼?那就是:「抬起來‧蹲下去」。所謂的「抬起來」就是踢的動作時要把膝蓋抬高:前踢、側踢上、側踢進、迴旋踢、勾踢和後踢,踢到後來視線都不在攻擊的正前方,而是搜索教練的身影-----因為要摸魚啊!如果教練沒在看,就可以踢低一點……..

        不過教練也都知道我們在摸魚,常常念:「不要我沒看到就亂踢!」但是我摸魚的招數也如同腰上的帶子顏色一同的升級,可以練到「面對教練的那一面看起來有認真、然後後面那條腿摸魚」,不過摸魚也會摸到大白鯊的,一次在擺出姿勢時,正得意教練的角度看不到我後腿沒蹲下,沒想到後面傳來師母的聲音:「我在妳後面、妳給我蹲下去….

        說到這「蹲下去」當然就是腳步囉!主要有前趨立、後趨立、騎馬立和閉足力等等,我個人認為空手道服裝的褲子要做得這麼寬鬆,就是為了掩蓋底下我們抖到不行的雙腿!我的師兄弟們都非常認同我的講法,但是教練又在旁邊念:「亂講話!哪裡是這樣??」

       有次參加空手道比賽,才發現另一個流派「糸東流」有所謂的「貓足立」,看起來只要稍微墊個腳尖,不像我們松濤流要蹲馬步蹲到眼眶滿是淚水,我當然很興奮跟身旁的師母說:「為什麼我們不能練這個?這樣站就好了啊!」師母冷冷的說:「那你去跟教練講。」去跟教練講?找死啊我??

        所謂的「前趨立」是最基本的姿勢,大概是前腳彎曲後腳蹬直,前腳的膝蓋要彎和低、後腳撐直要可以站人,其實這姿勢練久了也就不難,只是習慣摸魚前腳就不蹲低,或者說不夠低?所以教練老是說:「蹲下去、蹲下去」,如果還不聽他就來個「掃腿或勾腳」讓我們跌個狗吃屎,總之,就是要蹲低才能穩固,穩固就不容易被掃倒了,不過我時常會有不支倒地的感覺,倒不是別人掃腿,純粹是因為自己的體力不支倒地的。

        我最苦惱的就是「後趨立」,簡單的說就是坐在一個椅子上然後一腳向前,大約百分之八十的重量放在後腳,重點是:「那把椅子是幻想的…..」每次已經快要軟腿了,教練還在旁邊說:「坐下去、坐下去…..」有次我跟教練說:「不行了、我太胖了!」教練說:「妳又不胖、坐下去!人家舉重選手肩膀都加重量還不是蹲下去?我都沒給你加重量,難到你連自己的體重都支撐不住嗎?」

        聽完教練的「曉以大義」後,我很認真給它蹲下去……是啊!我怎麼能夠連自己的體重都不能支撐呢?實在太羞愧了?不過回家後我又想到:「不對啊!平常沒事幹麻單腳半蹲啊?拿把椅子不就得了?況且、我什麼時候說要練舉重了啊?」不過當下教練在講道理的時候真的挺有說服力的,也不知道該怎麼頂嘴?

        教練這樣要求、最終還是會感謝教練的,至少現在我在家不怕牛媽媽或牛姊姊偷襲:她們喜歡捏我大腿,特別是我嘴巴又忍不住的時候,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她們就會喊:「哎呀~~捏不下去!」不過有時候也挺傷家裏感情的,每次看到喜劇片大家都離我遠遠的,因為我總會忍不住笑到拍身邊的人,牛媽牛姊都挺抱怨的,不知道是真的假的?有一次我媽直接把正骨水拿出來擦……我挺懷疑的…….

       或許是真的吧?因為我曾經有角色互換的經驗。話說去年世界盃比賽時,澳洲隊球員總有動不動就擊掌的習慣,有次魯吉克在休息區就過來給我一個擊掌,結果我痛到下意識用右手去揉擊掌的左手,沒想到他還沒離開所以就看到這一幕並說:「拜託~~少來了~~哪裡會痛?」我搖搖頭沒說什麼…..

       比賽中間的攻守交替,每當投手下來休息時大家總會過去給他擊掌打氣,沒多久我就聽到有人喊:「魯、你白痴!」我轉頭去看就見到魯吉克一邊說對不起、一邊往更衣室走,我問旁邊的人怎麼回事?他說:「剛剛擊掌時魯吉克太用力,打痛投手要投球的手掌。」哎呀~~等一下投手還要用那隻手投球耶…..

        以前我家那兩個寶貝也喜歡伸出腳來踢一下或者把腳跨在我們大人身上撒嬌,不過我看現在空手道練一練也不行了,因為上星期已經一百七十幾公分的小剛對他媽媽踢一下要撒嬌,結果被他媽媽打了好幾下…..牛姊姊也去擦酸痛藥膏了!他也覺得很無辜,直說:「我只是要撒嬌。」可是牛媽媽牛姊姊一起說:「妳們幾個不准再用手腳撒嬌了!!」

        哎呀~~~有時候這樣的狀況真不知道該開心還是該難過啊?

samtig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主題:

 

伊斯蘭自建立後即予不同之文化發生交通,並且產生相互影響。本研習營之主旨在於探討理解伊斯蘭與他文化交流之本質,特別在全球化潮流下,當代伊斯蘭發展之方向,尤其是在面對基督教文化為主體的西方所與之衝擊。本研習贏之課程將含蓋東南亞、中東地區,及其以外地區伊斯蘭與其他宗教文化的互動關係,並探討當代伊斯蘭運動對世界和平進程之推動。

 

時間: 2008/05/31(星期六), 2008/06/07 (星期六) 兩天

地點: 國立政治大學

 

主辦單位:

政大伊斯蘭文明與思想研究中心(CSICT)

          安那托利亞--福爾摩沙協會(AFA)

 

講員:

Serif Ali (President of 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of Universities, Turkey)

Mujibrrahamn (Natiuonal Islamic University, Banjarmasin, Indonesia)

林長寬(政治大學)

邱炫元 (荷蘭Utrecht大學)

 

報名時間:

即日起至2008/05/20

 

費用: 講義費200 (報到時繳費)

       午餐自理,但休息時間本工作坊備有點心

 

證書: 全程參與之學員研習結束後由主辦單位發予證書。

 

名額: 八十名

 

報名網址:www.afa.org.tw, www.csict.nccu.edu.tw

 

洽詢電話: (02) 2362 6806   (02) 29393091 分機 88157

 

 

課程時間:

 

五月三十一日 8:30-8:50—報到,8:50-9:00—致詞

9:00-10:00 AM—導論:伊斯蘭世界文化與文明之發展

           10:10-12:00AM—印尼地區伊斯蘭與基督教文化之論辯

                    13:00-14:30—伊斯蘭文化影片之欣賞

           14:40-16:40—東南亞(印尼地區)華人文化與伊斯蘭文化之激盪

           16:50-17:30—綜合討論

 

六月七日   8:45-9:00—報到

9:00-10:00 AM—新蘇非主義與現代伊斯蘭運動

10:10-12:00AM—當代穆斯林思想大師M. F. Gulen與宗教對話

                    13:00-14:30—伊斯蘭文化影片之欣賞

           14:40-16:40—當代伊斯蘭對世界和平之展望

           16:50-17:30—綜合討論

 

samtig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雖然日前被教練一直碎碎念審查時對打一直過去給對手打,其實我好想跟他說實話:當時審查完十幾樣的基本動作、然後連續打兩套型,早就沒力了,而且還是接著打對打,空手道的對打審查是每個人要連續打兩場,第一場時還可以頂著,接著連續打第二場,我的小腿都要沒感覺了,根本是硬撐著!

        不過我還是不敢跟教練這樣說,因為這明明就是「體力不夠」,如果這句話從我嘴中說出來,以後更讓教練順理成章多要求體能訓練,不就是自己找自己麻煩嗎?哎呀~~沒想到我練個空手道也得要心機重、城府深??不過不論如何,雖然之前已經收到合格通知,不過星期一從教練手中接過來證書和黑帶時,還是非常開心。

        空手道初段(黑帶)感覺挺慎重了,除了頒發一張中英文並列的證書之外,還有個「空手道護照」,裡面可以記載升段位紀錄、研修的紀錄,乃至參加裁判、教練等等的研習紀錄,當然也有許多空間讓你可以紀錄大大小小的地區性、全國性與國際性比賽紀錄,可惜我應該用不到吧?

        另外還有個慎重的「黑帶」,兩端分別繡了:「明德道館某某某」和「總教練黃智勇贈」,師母說買日本的比較好,所以幫我們訂了,教練去繡的、訂的果然氣勢非凡,真得覺得非常好看!!不過我帶的第一天也沒有特別感覺,也沒有突然變得特別強,因為我還是我,還是老老實實的練習,黑帶是個鼓勵也是個里程碑,告訴我:「你現在基本動作學會了!」

        的確在家裏也沒什麼不同,只不過家人看到我的黑帶會叫我去做更重的粗活,不過牛爸牛媽都挺驕傲的----牛爸初中時打棒球後來練柔道,還練到保送師專和警專喔!牛媽媽是因為她的爸爸和大哥、也就是我的外公和大舅都是國術教練,現在聽說還有徒弟在新莊開當教練,所以她挺得意地說:「恩、這個種真的不會騙人!」

        牛爸牛媽都喜歡看我和小朋友打「型」,特別在打「鐵騎初段」時,她們都說好像小時候看外公和大舅在練習,讓她們也忍不住講起「小時候…….」,只有傻裡傻氣的小剛會說:「是喔~~還會兵器喔!那為什麼阿祖不教我們?我們還要去外面學空手道?」真是可愛的孩子……

        為什麼空手道升段位是換黑帶?我想是因為最帥氣的顏色。為什麼要把道帶用得這麼帥氣?我想是因為要鼓勵小朋友吧。因為我家小剛已經在跟我討論:「日本繡字不一定是這個顏色耶、今天教練有說有別種…..」看來,這寶貝已經有目標囉!?Insha Allah希望在不久的將來,也能看到他們兩位升段。

samtig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這是Huber送我的簽名球棒,我請他簽名時、他還問我:「是妳自己要的嗎?」因為我那時候常幫球迷拿東西給球員簽或者把他們的東西轉送給球迷,我說:「是、我自己要紀念的。」他就寫下:「給索非亞,謝謝妳所有的幫忙,最好的祝福,胡伯。」吼~~超貼心的吧!!我想,他是全隊唯一記得我的全名應該是索非亞(Sophiyah)的吧?其實我曾經要球員叫我全名,不過沒多久就放棄了,現在叫索非已經無所謂,最近發現寫信或MSN時,我的名字已經簡稱到「Sop」了!好像肥皂喔??

        

         多謝鐵牛提供這則消息,不然我都沒有注意到呢!?

         今春訓時我發現Huber參加大聯盟春訓,不過那是因為在看曹錦輝在皇家隊春訓比賽時,不小心看到他在休息室,也沒有特別驚訝,因為他也參加春訓不少次了,也在擴編名單時上過大聯盟幾次,可惜都沒有站穩。

          已經忘記消息來源(應該是亞當布萊克里吧?),總之,開季後發現他被交易到聖地牙哥教士隊,本來我還以為他大概沒多久又被下放吧?沒想到他老兄這麼勇猛,不但留在開季25人名單,更是揮出第一支大聯盟的全壘打:還是從大怪的手中喔~~~~~可喜可賀啊!!

         Huber實在是個令人喜愛的好人,很少看到球員可以這麼溫文儒雅,剛剛回頭看了之前寫的文章,覺得之前寫的相處點滴太少了。其實跟他的互動就是很有禮貌,他真的很成熟,我喜歡看他在球場的樣子:很好認,因為他總是把襪子拉高到快到膝蓋!所以只要看到襪子特別高的,應該就是他了。

         記得當時世界盃Huber是先發左外野手、歐奇是中外野手、湯姆是右外野手,曾經在比賽的當中,歐奇跑來問我:「有沒有看到我的打擊手套?」連很有責任感的湯姆都問過:「你有看到我的球棒嗎?」(不過我也有點責任,是他路過我前面時,我請他借我看他的球棒,然後他上場守備時我就放在座位旁邊沒還給本人。)只有Huber,總是非常自律地完成他該做的事情。

         他也是個宅男吧??很少看他出門,現在他換到聖地牙哥教士隊,也是住在球場附近:走路可以到球場、超市、碼頭和Pub等等,他說他非常滿意現在的居住環境和生活-----我想也是,因為我也很意外他e-mail會解釋他住的環境,我從來不會在信中跟朋友說我家巷口有土地公廟真好!所以,我想他真的很喜歡現在的生活吧?

         他也對球迷真的都很和善,我在信中有跟他說:「台灣有很多球迷支持他!」恩、有鐵牛、阿利亞和我,三個人就算「團體」吧?所以這樣寫真的不為過。他很高興喔~~~~很高興大家支持他!!我也由中的希望他能保持健康與好表現,就繼續待在大聯盟吧!!

         最近想到他、也又讓我想起這些洋人,每當我在球場受氣時,總是會想到那段時間美好的時光,我應當相信,如果他們說我是個好裁判、我應該相信自己可以做得到!有些細細索索的事情之前沒有寫出來,Insha Allah有機會再寫寫吧,別忘記了。

備註:最新消息,Harman(游擊手)也被叫上了大聯盟了(費城人隊),不過我跟他世界盃後就沒連絡了。聽到後還是很高興,讚啦~~~~

 

samtig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最近職棒因為林智勝事件鬧得沸沸洋洋的,我站的比賽場地上星期也出了點風波,所以不禁想想身為裁判的應對進退。最於棒球裁判這個角色,我是又愛又恨,愛的是因為那是棒球的一部分、恨得是恨鐵不成鋼的感慨,想想其實我已經是很幸運了,有前輩願意教、有比賽可以站,只是以前沒有在性別上受氣的經驗,加上就是希望台灣棒球好還要更好,所以埋怨竟比感謝還多。

        的確我曾在棒球場上受氣,就是因為不能到處叨叨念,只好在自己的部落格上吠叫,喊一喊就好過多了,持平來說、的確這圈圈有不合理的現象,又因為是「裁判」這種需要高道德、高標準的角色,不免任何老鼠屎都會被放大看待,球員可以在場邊服裝不整、裁判就不可以;球員可以在球場咆嘯、裁判就不可以,這是想當然爾的,只是過度以偏蓋全,對大部分認真執法的裁判而言,又是情何以堪呢?

        先前已經零零碎碎寫了有關裁判工作的點滴,其實這份工作的本質就是吃力不討好,沒有一份熱情是很難支撐下去的。就上場的裝備來說,從頭上的帽子到腳下的壘審或主審鞋,還是穿的衣服或護具等等,一整個就是琳瑯滿目,到能夠上場執法的「基本款」就兩三萬元了,耗損的補強、賽後的清理(~~別提到下雨天的紅土泥濘),我們常常笑說:賺的裁判費都拿去買裝備了。

        因為少數的濫裁判去假設台灣的裁判都濫真的很不公平,制度化的競爭是結構性改善的根本,以美國大聯盟的裁判為例,他們一開始必須參加「裁判專門學校」,不論男女或是否有基礎,進入後為期約五週的課程結業後,即像球員一般等待聯盟簽約,然後從低階的聯盟執法起,1A、2A、3A乃至大聯盟,這樣的水準能不高嗎?

        雖然台灣的市場於法比美國相比,但這幾年來也的確往制度化去努力,許多比賽都切實要求裁判須有執照,而且其中的考試(筆試、術科、體能)、實習,乃至分級制度都在推展當中,的確還是有不合理的地方,不過也不可能要求一個制度實行之後,在兩三年間立即見效,這還需要更多時間的等待,讓裁判們在競爭與考核當中,逐漸進步或淘汰。

        裁判素質的高低也與棒球水準的高低有必然關係,講更白的、當球員水準提升而裁判沒有以相同速度進步時,成為眾矢之的一點也不奇怪,中南美洲的棒球強國為提升裁判水準,每年都會送人到這些裁判學校學習,或許值得我們國家學習。其實我自己也很想自費去一趟,倒不是想當個職業裁判,只是想把那套營隊的訓練方法與教材移植回來,Insha Allah且看  真主能否讓我存夠這筆費用和時間的配合了。

        有競爭就會有進步,大部分的裁判是一點都不馬虎的,在執法的當中甚至平日的準備,都看得到前輩們的自律,你以為裁判可以像其他人一般躺在電視前面看重播嗎?一場比賽下來,得要全神貫注盯緊每個PLAY,連蹲下休息都沒有、枉論還想坐著!隨著球的落點與球員的跑壘,更是要跟著滿場跑,以自己的專業站到最佳執法的位置,那可是需要體力、速度、經驗、第一時間判斷等等加總起來的專業。

        當你在罵棒球裁判時,有沒有想過:「難道他懂得會比你少嗎?」那到一張執照真是易如反掌嗎?許多棒球裁判都有打棒球的底子,為了勝任這份工作、達到速度、第一時間判斷等等的要求,大部分裁判都必須維持自己的體能,有些人就靠打棒球、有些是馬拉松、桌球、空手道等等,總之,至少得要有辦法站在那裡風吹雨淋或大太陽下,還能跑完整場。

           除了基本的體能之外,棒球裁判必須扮演棒球規則的詮釋與執法,而棒球規則(特別是判例)卻不是永遠不變的,至少總是會有新的案例出來,特別是有裁判因為移補位不理想所造成的誤判,各種案例的檢討都成為讓裁判降低誤判的可能性,在沒有比賽之餘,裁判們也多半會去觀看球賽,甚至有固定的案例研討會,很多裁判真的是很努力啦…..

        比賽就是想贏,這是對棒球也是對於對手的尊敬,裁判也不是沒有比賽過,當然也知道大家一定要計較的,會吵很好、會生氣也很好,因為這代表大家對比賽的尊重、對棒球的尊重,提醒一下:這些裁判也都知道!!當裁判沒能做到一百分時,不代表他一定是個沒有用、故意找你麻煩的傢伙,真的!

        我是個挺愛抱怨的人,深知這是我的缺點卻又改不掉,學習當裁判的過程有些委屈卻總無法釋懷,在抱怨之餘不免想起那些裁判前輩和夥伴們,他們跟我無親無故卻願意在比賽中指導我,還有看到他們為棒球默默的付出、對自我的要求,這些是不應該被少數案例抹滅,當他們指導我時、我都說了謝謝,現在還要再寫下來我的謝謝,還有我對他們執著於棒球的欽佩,提醒自己也別以偏蓋全了。

samtig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這個週末是台北市空手道青年盃的比賽,這次的比賽結果只能用「大失所望」來形容。哥哥拿到了個人對打丙組季軍,弟弟出乎意料地只拿到個人型丙組的第五名,弟弟這成績實在是令人難以接受,可是比賽就是這麼一回事。

         本來這次弟弟應該說是被「寄予厚望」才是,但是他怯場的毛病在第一天「型」的比賽還是出現,而且第一輪就抽到「平安三段」---我覺得他打得最不好的,但他還是表現得不錯,即使對手也表現的很好,結果是三比二險勝,接著第二輪比賽將決定誰進入前四強?或者只能拼五、六名?殘酷吧…..

        關鍵的第二輪抽到「平安五段」,我開心極了----那是弟弟打得最好的!結果卻差點沒讓我們道館所有人昏倒:「他老兄在直擊時忘了喊聲!」(空手道每套型都有規定在兩處喊聲,一定得喊或不可喊,只要一錯就是輸!)結果當然就是吞敗,即使他打得再好,後面兩輪則是晉級五六和五或六的排名賽,弟弟輕輕鬆鬆各以兩個五比零擊敗對手。後來發現原來弟弟在第二輪失誤所吞敗的對手就是最後的冠軍,嘔吧!?

        不過我覺得他還是很不簡單,我自己也領教過那種場面,兩人場上PK,緊張、忘記、腿發軟都是正常的,況且除了那個「忘記喊聲」之外,他真的表現不俗!更難能可貴地是,他在第一輪不確定抽中打個型,還會自己轉身去問大會,最後兩輪比賽是「自選型」,他也都冷靜地選出自己要打什麼型,真棒!!

        這場比賽他真的很想贏!因為這與他能否升學有關,而且這是最後也是唯一的一場空手道比賽,所以缺點不必我多說了,他自己心知肚明,但是扣除那個喊聲之外,天啊,我真得覺得他太棒了!!成熟到能夠充容不迫詢問大會、安排自己要打的型,真是超乎我的想像。

        第二天賽程是「對打」,那結果真的只能用「不能接受」回答,還是只能說他打得好極了!不論是在場的教練或者事後觀看錄影,真的都優於對手,無奈最終竟以三比二敗陣,當時我不在場(站裁判去,只能請假半天),據說判決出來後他一整個錯愕,師母過去要跟他說話時,他竟然落下男兒淚…….

        我想他清楚地知道,型沒能拿前三名還有對打,對打沒了前三名,幾乎與他心儀的學校:「西松高中」說再見,況且、他練了這麼久就為了這場比賽,卻是這樣出乎意例的結果?教練也都很意外,因為他真的表現得很好,好到我們不知道該怎麼去檢討?只能跟孩子說:「你真的很棒、只可惜對手真的也很棒!」

        其實我在球場接到報信的電話時也是一陣錯愕,就是無法相信這樣的結果,看了錄影之後更是問了「十萬個為什麼?」心底當然一定要碎碎念:「裁判怎麼搞得?」雖然我當時也穿著裁判的衣服,我也想痛罵弟弟「你是不是哪裡不夠好?」可是我又想到「他其實已經很努力了!」只是就這樣必須跟西松高中說再見,實在是太難以忍受了!

       「再怎麼難以忍受也要忍」:運動教的就是這個!成功可以帶點運氣但絕不是偶然,但是運動並沒有失敗可言啊!每次參加這種運動競技,我總不免在想「我們到底要教孩子什麼?」最讓我難以忍受的畫面就是做父母的在場邊痛罵孩子:「你真沒用、、沒出息、怎麼會失誤?比妳小的都比你有氣勢多了!怎麼這麼沒架式?為你做這麼多都沒有用!」然後旁邊當然是個不是淚流滿面、就是面無表情的孩子,我都好想過去跟他爸媽說:「遺傳和環境決定一個人,孩子還這麼小,應該父母的責任比較大吧?」

        這樣的畫面我在這次青年盃又在我身邊發生兩次,我真是不懂?不然你就不要讓小孩學啊?到底讓孩子練空手道是為了什麼?就算得到獎狀和獎牌,也是孩子的、不是父母的!況且,那種幾百人的場面下,難道父母自己就敢上場嗎?能夠不失常演出嗎?這可是空手道比賽、不是運動會的土風舞表演!那種面對面PK的壓力放在未成年的孩子身上,你要讓孩子學到什麼??

        雖然我現在還是很難過加不甘願,不過當我去接弟弟時,還是先衝過去對他大喊:「聽說你今天打得棒極了!」(哥哥拿銅牌比較沒關係),師母幫著我一起安慰弟弟:「空手道要練、書也要讀,西松高中還是有希望的!」當然還要細數他這次比賽種種的優點。

        我知道他很努力,雖然沒有見到他淚灑會場時的樣子,可是當我知道他為此留下了男兒淚,我非常確定他長大了、是個男子漢了!他為自己付出一段努力、結果卻是戲劇性地失敗,然後他用眼淚宣洩,擦乾之後對我們說:「我會再努力。」我們不跟他提:「裁判不好、對手不好、時間不好、什麼東西不好…..」只重複跟他說:「所以我們得要盡力把自己做到最好,然後不論結果如何,本來,人生的路就是很長的。」

        相信這一刀在他生命中刻劃地很深很深,然後他必須用很多的時間復原,不過長遠來看,我相信這是好的,當我跟他檢討「型」的那場關鍵四強敗仗時,他說:「我本來很高興抽到我打最好的平安五段,沒想到卻就是輸那場。」我真的好得意這句話從15歲的他說出來,我也很高興他在15歲就必須接受「即使很努力也不一定盡如人意」的悲壯經驗,看來,我的寶貝要慢慢蛻變成男子漢了!     

samtig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美和青少棒 告別光輝歲月

時報 更新日期: 2008/04/10 10:11 【王志宏屏東報導】

        擁有輝煌歷史的美和青少棒隊即將成為歷史。由於球員人數不足,今年7月17名球員畢業後,美和青少棒僅剩2名球員,球隊確定解散。校方未來將全力發展青棒隊,校長涂順振說,若基層棒球隊林立,對國內棒運發展來說反而是好事。

     屏東縣目前有鶴聲、光春、麟洛、九如、美和5所國中有棒球隊,只有美和是私立學校,家長因此將孩子送往公立學校就讀,造成美和中學球員來源嚴重不足,去年僅4名國小畢業生報名美和球隊,面臨青黃不接,學校只好放棄,導致球隊沒有國一學生。

     美和中學青少棒、青棒隊成立以來得獎無數,1972年以初二學生為班底,首次參加全國青少棒賽,打敗華興隊榮獲冠軍,並勢如破竹榮登世界青少棒王座,此後參加全國選拔賽獲得青少棒冠軍17次、青棒冠軍14次,以中華美和隊之名參加世界大賽得到世界冠軍,青棒隊有9次、青少棒有11次,輝煌記錄在國內無校能及。

     1974年美和青少棒、青棒隊首次贏得全國賽雙料冠軍,又雙雙奪下世界冠軍,加上高雄立德少棒隊也稱霸世界,從此台灣棒球隊「三冠王」的美譽,使國人在國際間揚眉吐氣,也奠定日後台灣成棒、職棒之根基,培育出無數棒球人才,美和人也散播在全台各地,灑下基層棒球的種苗。

     涂順振難掩失落的說,學校也不願意放棄球隊,沒有辦法才會走上這條路,畢竟時代不一樣,棒球已成為全民運動,加上政策因素、制度不健全,公立學校成立球隊,勢必打壓私立學校,很多學校都在撿現成球員,不願自己栽培,美和願意從基礎培育的學校,最後竟落得無法維持球隊的窘境。

    涂順振說,屏縣境內少棒球員不多,國中棒球隊卻不少,球員來源有問題,在此情況下,家長當然選公立學校讀;不過這樣也好,美和未來可以專心發展青棒,目前青棒球員有40多人,以高二為主,明年的成績會非常好。

     涂順振強調,各學校成立棒球隊對棒球是好事,但美和擁有光榮歷史、輝煌戰績,球員除了技術之外,最重要的是學生生活態度與觀念正確,這才是球隊比賽的勝負關鍵。

多少球星多少夢球壇不捨

更新日期:2008/04/10 10:10 【王志宏屏東報導】

    「北華興、南美和」,是昔日台灣棒壇最著名的南北對抗,北部的青棒、青少棒傳統勁旅華興已先後解散球隊,只剩下美和苦撐,而今,美和青少棒也敵不過環境壓力,將告別過去輝煌歷史,不過教練與球員仍希望將來有一天,美和青少棒能再現,恢復往日榮耀。

     不受到即將成為末代青少棒球隊影響,19名球員昨天仍與青棒球員一起練習,其中17人國三畢業後,即將加入青棒,美和青棒隊戰力將大為提升,明年會是奪牌勁旅,不過對剩下兩名國二球員潘威丞、張嘉裕來說,卻影響頗大,兩人以後仍與球隊一起練習,只是少了參加聯賽機會,將以加入鶴聲國中球隊方式,代表屏東比賽。

 「擔任美和教練,無形中就會產生壓力」,曾經於民國85年奪下IBA青少棒錦標賽亞軍的紀諺廷與邱國源,目前是美和青棒、青少棒教練,兩人當年與彭政閔、高國慶都在美和中學就讀、打球6年,對學校有難忘回憶,現在擔任教練,則多了分責任,肩負著傳承使命。

 潘威丞說,成為末代球員他一點也不在乎,對美和仍有信心,以後也將加入青棒隊,教練怎麼說,他就跟著做,將來希望成為優秀的野手。紀諺廷說,希望青少棒隊未來有機會恢復,畢竟要解散擁有光榮歷史的球隊,都不是校方、校友、球隊上下甚至家長所樂見的結果。

samtig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最近中華職棒因為衝撞裁判事件鬧得沸沸揚揚的,好不容易在新聞台可以看見中職的新聞,怎麼不是簽賭就是暴力呢?不然就是看王建民今天又跟隊友開了什麼玩笑?牛棚練了幾球?為什麼不報導王建民三餐吃什麼算了?別誤會~~~我也是熱愛王建民的,只是,既然棒球稱為國球,為什麼媒體就是這樣?還是她們就只能這樣?

        台灣球迷愛棒球那可真是很難想像,假日或平常傍晚去一趟河濱球場就知道了,多少人頂著烈日、寒風或大雨,就在那裡傳練習,再看看那些不親身上球場的球迷,花了多少時間投入?看看許多網友的部落格、網站,比所謂的官方組織都齊全豐富多了,嘿~~~這些可都沒有補助、都是自掏腰包呢!

        基層棒球來說,更是一堆倒貼到不行的!用自己的假日無償去教小孩,家長、地方人士出錢出力,就連陌生人基於棒球兩個字就參一腳捐錢、捐球的也不少,每個人用自己的方式去「愛棒球」,那種熱愛讓人有「肅然起敬」的感覺,可是怎麼偏偏總是會有污辱別人的最愛事情發生呢?

        我從來不是棒球選手、練空手道也是玩票,不過也常練到淚水含在眼眶,然後聽到教練在耳邊說:「撐過去、撐過去就是妳的!」當然也曾被教練罵到一無是處,拿心臟有毛病或任何藉口搪塞也會被破口罵:「那就不要練啊!」是啊,那就不要練啊!可是我就是愛戀()…….

        棒球迷人的地方我實在說不出來,蔡明里形容得好:「棒球之神」。好像所有的智慧在這裡都有、所有人生的歷練都在這裡,就像我常掛在嘴邊的:「我大部分的態度和人生體會,都是從棒球學來的。」我從棒球學會該怎麼生活、該怎麼舉起、該怎麼放下……

        還有更多人比我更投入於棒球,所以他們經歷過的必定比我還累、還苦,那種跑到吐、拉傷、極熱或即冷,那種必須用精神克服肉體的滋味,棒球真會讓人非常深刻!也正因為如此,我當棒球裁判可真是「戰戰兢兢,如踩虎尾、如履薄冰。」裁判的不公正或者只是不認真,都是對球員、乃致棒球本身的大不敬。

        所以比賽時我認真做好判決,比賽後反省進步空間,比賽前則是保持體能健康,儘管我的努力、還是會犯錯,誤判是一定有的,所以我會想想誤判的因素並盡量改正,當然我也接受一個現實:「我當裁判的能力最終只能達到某個程度並維持。」畢竟當裁判跟當球員也是一樣,發展到某個層度不是努力就可以的,例如第一時間的判斷、移補位速度、好球帶等等,或許我也只能達到某個層度吧?

        不能當個「天下第一」的裁判的確感覺目標不夠壯觀,不過棒球不也教我們:「重點是在每個Play、不只是結果」嗎?況且,當我認真執行裁判工作,給球員最公正而正確的判決,這也是我愛棒球的方式,的我從裁判這個角色繼續愛棒球、繼續從棒球學習和磨練自己。當然,也因為這樣子很容易受傷……

        不知道有多少人知道,最近台北市的棒球裁判幾乎都被「慢速壘球」裁判取代,當然這是上頭的事情,我們這種菜鳥只有聽從命令的份,也不是質疑慢速壘球裁判的能力,我只是傷心:「傷心我這麼看重的棒球,被這樣對待…..」既然棒球叫做棒球、慢速壘球叫做慢速壘球,那就請慢速壘球的裁判前輩先進們,去補申請或考試或審核或什麼手續都好,成為「名實相符的棒球裁判」啊!
       
週六去義務站少棒隊裁判一整天,家人也都非常支持我,但跟家人聊天時我說:「如果再讓我選一次,我不會去當棒球裁判。」倒不是技術和體能撐不下去,是看到的現象和本身的遭遇很難受;不過我應該還是會撐下去,為了之後要來當裁判的女生、也為了偶爾能對基層棒球做點事情、當然也為了我就是愛棒球,除此之外挺灰暗的,只願我執法的每一場球賽能對得起認真比賽的球員,或許他們不知道?可是我真的很認真。

        當然球迷口中所說的「棒球之神」也沒有虧待過我,在當裁判的這段期間我也認識很多很認真又優秀的裁判,看到他們就覺得台灣棒球有光芒,說實在的、台灣棒球要提升、裁判也是其中一部分,畢竟裁判在棒球比賽中影響太大了!當然我也從裁判的角度學到更多的棒球,經歷許多不少精采的球賽,某種程度也間接能夠參與去年的世界盃,跟澳洲隊的相處會是我永難忘懷的美好回憶。

        這次中職打裁判的事情,剛好我也在電視前面,其實一壘審並沒有誤判,不論如何,出局上壘、好壞球和界內界外本來根據規則就是不能抗議的,我想,這次事件基本上是「積怨已久」,畫面也看不出來別的壘審有沒有口出惡言?對於誰對誰錯其實我的興趣並不大,我更期待這一撞可以撞出些改變。唉~~其實我也不懂,大家罵台灣棒球罵歸罵、就算罵到有「具體事証」還不是都一樣?難道真的只能唱〈明天會更好〉嗎?

        我真的不知道,看來,也只能作好份內的事了。台灣棒球、加油!!

samtig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前幾天接到電話「密報」,說我得罪了某資深裁判,才讓我能站的比賽受到壓縮。我非常納悶?站的比賽就那些,根本就沒有機會去得罪前輩啊?聽了故事之後才知道居然是去年世界盃的「中華、澳洲熱身賽」事件-------

       話說當時我擔任澳洲隊的翻譯,比賽後半隊總教練Jon找我一起上去,我們上去時主審還笑嘻嘻的、人很好啊~~~~總教練說一句我就翻一句,還記得內容大概是:「我們還有兩個投手還沒飛來,所以等一下投手用完或許不能繼續比賽,這樣…..」英文有很多子句,總教練還沒來得及說完,主審大手一揮說:「去跟大會說!」當我們上場時其實大會工作人員和中華隊總教練郭泰源就上來了,終於我可以知道澳洲總教練Jon要說什麼:「我們投手不夠,如果比賽繼續打延長賽,我們可不可以不打了?」

        大會工作人員用有點傷害性的眼神告訴我:「熱身賽本來就沒有延長賽啊!」好個「本來」啊!我「本來」也不知道啊??倒是郭泰源先生還是那麼慈祥,其實他是我哥的朋友,那天在球場打照面時,他還親切地給我點頭微笑,不過我身為敵營的翻譯,也不能多講幾句話。

       總之,在比賽結束後、我抱了箱礦泉水要上巴士,印象很深刻因為那天從斗六要換飯店到台中,上車前見到主審喝得罪醺醺的衝來指著我罵:「妳會害(台語)~~這種比賽這樣都翻錯,妳會死啦~~這場比賽都妳害的…..」關我什麼事情啊?我直覺回他:「我是翻錯什麼?」可是他繼續罵、旁邊站著我們裁判的大頭頭,他揮手示意我快離開,我想說喝酒的人講也沒用,就算了…..

        這件事情讓我印象深刻,我回想至少一百遍到底做錯了什麼?上巴士時我情緒太低落所以不尋常吧?總教練Jon還問我發生了什麼事情?我描述之後、Jon說:「妳把工作做得很好啊!沒做錯什麼、別理他。」連後來跟張泰山聊天時講到這件事情,他笑到都噎到了(我們正在吃飯),直說:「他罵妳幹麻啊?」後來~~我就不把這件事情放在心上,只是沒想到、到現在事情還在發酵……

         前輩勸我得把事情弄清楚,我說:「不必了。」他說:「這樣上面會對妳印象不好。」我說:「隨便。」這就是我當棒球裁判學到最寶貴和深刻的一課:「不是妳努力就可以有收穫、不是你做什麼事情才會得罪人!」成語說的「動輒得咎」大概就是在說我的處境吧??反正隨他們高興,我沒意見。

         為何我可以這樣說呢?主要是最近的心情大好:前一陣子澳洲隊的事情讓我想了很多,讓我覺得受益良多;其次是新店聯盟的比賽開打了,我真的不只是感謝、而是感激新店聯盟的吳會長,他不只是讓我站裁判、而且是非常歡迎,我永遠會記得之前不給我站主審時,還是吳會長多次開口要裁判組排我主審、給我機會;而且這位吳會長完全歡迎女性裁判,聽說他也同意讓更多的女裁判在這裡實習,真好!!每次我說謝謝時,他還會說:「不要謝我、謝妳的阿拉。」很可愛吧!

        最近心情不錯還有個原因,是朋友去新坡國小帶少棒隊,我也跑去跟孩子混在一起了,那裡的孩子照例都很可愛,我喜歡棒球、也喜歡小孩,兩個加在一起就魅力無法擋了…..新坡真的挺地處偏僻的,我這下子真的很感謝高鐵的開通,讓交通時間得以縮短,星期六好像站了18局的主審?(15局之後我就沒有數了),加上今天兩場壘審、一場主審,現在我只能坐在椅子上了,好在我只要靠手指打鍵盤就可以混飯吃。

         週日我站主審的這場比賽挺精采的,在第六局我差點壞了這場比賽。比賽到六局上半是52,兩出局後二、三壘有人,上來的打者把球等到兩好兩壞,接著投手來來個漂亮的邊邊角角外角直球,打者並沒有出棒,其實那球就在好球帶的邊緣,只是太高了點,拉三振也是可以的,只是比賽太精采,雙方你來我往、打擊不錯、守備也好,實在不想讓這場勝負在我手上這顆邊邊角角的可議球上結束,所以我判了壞球。

        還是兩出局二三壘有人,這下子是滿球數了!決戰幾乎是一樣的位置進來,也是顆漂亮的外角直球,同樣我也應該可以拉三振,不過我還是決定忍住,主要原因是因為連續兩球位置相同,好球帶當然也是固定的,沒道理「補一顆回去」,好球就是好球、壞球就是壞球,那就滿壘讓下一棒決勝負吧!但是想當然爾投捕手對我這個四壞球的判決很不滿意。

         接下來的打者在一好球後掃出追平分的二壘安打!比賽打成五比五,我開始懷疑自己「比賽很精采、不要在我手上結束」這個念頭會不會毀了這場比賽?畢竟裁判做好自己的工作,主角是這些揮汗的球員們,我去旁邊喝個水,告訴自己回去初衷:「好球就好球、壞球就壞球、別的都不要想。」六局下半一出局後接著一個內野安打,下一棒在一好一壞後、掃出右外野的再見安打、比賽結束。

         看來六局上半兩出局後沒拉三振差點影響最終結果,比賽太有張力了!執法時我從沒想過要偏袒某一方,同樣的也會警惕自己別影響戰局,不過就棒球來說好難喔,任何一個play都有可能影響全局,壓力好大、卻也正是棒球迷人之處吧??對我來說是挺好的試煉,訓練自己在那樣的情境中還是不受干擾、維持最公正而正確的判決,我得要很努力、很努力才是。

        這個週末好愉快!兩天的比賽都很棒,有可愛的小朋友、也有充滿拼勁的成棒乙組,這才是我喜歡的棒球嘛~~~~~得罪人!?不知道有沒有人注意到:「我在世界盃當的是翻譯、不是裁判!?」要我去說清楚哪裡得罪前輩?有沒有人可以先教我:「就算翻譯當不好、是跟當裁判有什麼關係啊?」這些我弄不懂的事情就不花力氣在上頭了,看看我喜歡的少棒和新店吧!棒球,還是熱愛無法擋啊!!

samtig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