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811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檢討ING…..我不應該打球員、我不應該打球員、我不應該打球員……

        上個週末是風和日麗的棒球天,週六去社子島球場站了四場中信盃的比賽,一起執法的有非常威嚴的蘇春貴賢拜,不過他對我好好喔,當我下一場要站主審時,還讓我提前半局先下去吃飯、換裝備,對我好到有點嚇到,終於明白受寵若驚的成語是什麼意思了。

         星期日則是去新店聯盟,感覺大家也都很輕鬆愉快,我也深深被感染那歡樂的氣氛,通常一天打四場比賽,第二場我輪空休息,便在場邊和大家聊天,其實我身上都有帶著棒球規則書,想說輪空時可以進修一下,不過看來還是有奮發的意圖、沒奮發的本事,好像時間都是花在跟別人講話聊天。

        第三場站一壘審時,下一場要比賽的球隊已經在旁邊熱身,我忍不住被那陣陣的哀嚎聲吸引,原來是球員在做伸展啦,當我轉投過去時,剛好他們的隊長吧?說了一句:「哇,被他這樣拉一拉,感覺等一下可以投150了。」正好這句話給我聽到,他便忙著澄清說:「沒有啦~~我說說而已、妳聽聽就好。」

        在這個聯盟執法兩年多了,有些隊伍真是越來越熟。聽朋友說,其實我剛開始站也是被球員質疑性別,但是我那位朋友與部分球員認識十多年,加上曾為甲組球員的餘威,於是斥喝他們說:「女生是怎樣?至少人家有去考張執照,你是有跟人家考個LP喔?」(~球員講話都這樣啦~)

        這時候大家一定以為這位朋友怎麼有如此性別平權的修養吧!?錯!我以前跟他打球時,「釘嘴鼓」時他也是對我說:「女生懂個P啊!」不過大家都認識多年了,這是不傷感情的。後來當我執法在換局休息時,我們打了招呼、聊上幾句,旁邊的球員才詫異說:「原來你們認識喔!?」

        我朋友就跟他們說:「是啊,而且是認識很多年了!你們不要以為別人是女生就沒有摸過球,更不要以為女生愛棒球一定比男生少……」後來聽他這樣講,真是嚇死我了,趕緊敬他一杯可樂,原來狗嘴裏也吐得出象牙啊??開玩笑的啦~~~感謝 真主,我真是命中多貴人,老是有人會在明在暗地幫助我。

        週日的第四場比賽我站主審,開賽前他們要求投手要有止滑粉,聯盟也有提供,不過卻是用塑膠袋的一大包、還沒有分裝,我拿給投手後並說:「沒辦法、來不及分裝,你就放在投手丘後方應該不會影響,聯盟有準備已經很好了。」旁邊的球員說:「拜託~這麼大包喔。」我說:「聯盟很有誠意準備了!因為窮、所以買批發的啦。」他們應該可以理解,就虧說:「他(投手)老婆有來喔,你不要對他這麼好!」現在很多選手都帶家眷來,這樣真的很好!

這個隊伍裡面有位19號的選手,我看起來老是覺得面熟,好像是以前我認識的北體棒球隊選手?不然就是一起帶過兄弟象棒球營?不過他都說沒有,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我們講了話,上場比賽後他簡直是肆無忌憚!

        話說他第二次打擊時,第一顆是內角偏低的球進壘,我判了「好球」,結果他大感不滿,居然還蹲在打擊區,對著那顆內角低球的進壘點做岀撞球的姿勢,我一怒之下就往他頭盔呼一巴掌過去!我好像太用力了,因為打下去之後才發現聲音好大聲喔…..

        他愣了一下,站起來對我瞪大雙眼說:「我打球這麼多年還沒有被裁判打過,也沒看過有裁判打球員的!」我用我小小個頭和堅定的語氣說:「那我就是第一個!打球啦~~~」他又看了我一眼,我對他搖搖頭,還好他就繼續打擊了…..

        其實打他之後我很後悔,的確裁判不該岀手打球員的,真的是千不該、萬不該,只是當時他蹲在地上抗議的蠢樣,真的是有把我給氣到!氣極攻心的結果就是鑄下大錯。後來換局的時候,我聽到他跟隊友說:「她真的給我打下去耶!」不過他的隊友都說:「誰教你要這樣虧人家?」

等他下一次打擊上來時,進打擊區還對我說:「很痛耶~~」我回答:「少來,你有戴頭盔,打球啦~~~」後來比賽就順利的進行,沒有人責難我當時脫序的演出,主審被質疑好球帶時真的很不舒服,但是就算他再怎麼誇張,我也不應該出手打他。

挺後悔的~~~我真的很懊惱……下次、沒有下次了…..Insha Allah我一定要謹守裁判本分,維護執法權威與修養,不能再有脫序演出了。

samtig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2008協會盃焦點人物 ] 球場上的無敵鐵金剛

  前天遭斷棒撃中的施武樟

  [ 實習記者 / 邱靖閔 ] 執法裁判永遠都是球賽中最不可或缺的要素,而我們也總是把他們視為理所當然的,卻往往忽略裁判的「安全性」。當裁判遭到球吻時,常常被歸於球場上的小意外,但相同的意外事件一而再的發生,就該讓我們去好好正視這類問題。    

   而身為棒球執法裁判的安全,突發事件更是比其他運動項目來得措手不及,像是被球打到、球棒揮到、猛烈地反彈球擊中等,都是第一時間無法防範的,所以跟隨著時代的進步,我們也看到裁判身上的護具日益增多。本次協會盃日前發生斷棒擊中主審的頭部,隔天我們就立即看到有裁判換上類似美式足球所用的頭盔。      

  本次協會盃的裁判們,談到日前主審遭斷棒擊中的離奇事件都覺得見怪不怪,他們笑稱:「球場上無奇不有,而我們身為裁判往往都專注於球的去向,而主審判別好壞球時,更是沒有任何閃躲的時間沒得閃啊!」裁判們也表示:「奇怪的事多到數不清啦,像是之前就有其他同事被反彈球擊中『私密部位』,2粒頓時變成1粒。」反問裁判是哪位時,他們就大笑說:「秘密啦。人家隱私耶!」    

   接下來談到有關裁判護具時,資深裁判郭秋谷特別熱情,不僅給予我們拍攝他最新的「頭盔」,也解說他的不同之處。郭秋谷表示:「這一個全罩式最新款在台灣還未上市,大約市價要一萬元台幣,是傳統式面罩的34倍。」郭秋谷還說,這個最新頭盔是有請別人從美國買回來的,這幾天才剛拿到手,「前幾天我看到施武樟中彈,我就立刻叫別人從台北寄下來。」談到他的最新頭盔,郭秋谷話匣子全開,他仔細跟我們解釋1萬元的價值,「這咖是屬於全罩式的,所以不管球從哪個方向來,包含頭頂,都可以完全被保護到。像原本半罩式的就只能保護正面(一再強調),其他兩側、上面、後面根本無法保護到。」     其他裁判大哥也拿出護手用具,手腕也是近幾年裁判增加護具的重點部位,裁判大哥更是特別從他的包包中掏出「護二弟內褲」,他還仔細說明重要部位是鈦合金訂作而成的,也強調這件防彈內褲是每位裁判必備的。   

  訪談過程中其中一位大哥也語重心長表示:「雖然護具越做越好,但球場上真的防不慎防,我們最保護的地方通常就是我們最容易被打中的地方。肚子有肉挨個幾下都還好,如果是骨頭被擊中,真的算自己運氣不好。」裁判們也強調:「我們對於彼此往往就只能互道自求多福。」透露出些許的無奈。    

  在訪談過程中巧遇那天被球打中的裁判施武樟大哥,特地向前關心一下他的傷勢如何,他說:「現在仍有皮肉傷,還有些頭暈的情形,需要再觀察7天才知有沒有內傷。」然而他也順道說出當天知道球棒從頭上飛過,可是三壘方向實為關鍵球,所以硬是把球判完,才去面對遭球擊中後的不適。這也讓我們明白場上的裁判們盡忠職守到最後一刻,才去注意自己的安危。所以下次當我們進到球場欣賞精采絕倫的比賽時,除了替自己心儀的球員加油外,也別忘了裁判大哥們也在場上「拚命」著呢!

資深裁判郭秋谷和他的最新頭盔

手被打中是家常便飯

samtig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個月九日到十七日在日本東京舉辦了第十九屆的世界盃空手道錦標賽,加上之前在左營國訓中心的集訓,教練去帶國家隊已經兩個月不在了,連當女兒的國手也沒能見到,道館就剩下師母和他兒子帶我們練習,雖然這樣說不太好,不過教練不在還挺開心的:因為練習就不會那麼累了….

         星期一去練習空手道實在不是個好主意,特別是在週末站了七場比賽之後,經過一天的休息,晚上去道館時,兩個大腿還是挺痛的。教練的兒子在帶練習有個特色,就是特別喜歡練體能,除了跑步之外還有各種奇奇怪怪的動作,像是單腳跳、蹲下站起來再前進等等,反正就是跟自己的肌肉過不去就對了。

         還有一種折磨人的方式就是「跳來跳去」,兩邊在對打時不都是要一直跳躍嗎?所以平常就練習,像個白痴一樣一直跳來跳去,咖啡帶以上的還得依口令從一到十岀個拳什麼的,在教練喊停之前不可以停下來,可是偏偏教練會跑去跟其他人講解動作,我的大腿已經快要崩潰,忍不住大逆不道對教練兒子喊:「喊口令快一點啦,哪有人中間停下來、是要跳多久??」

        後來自己覺得再下去會受傷,所以跟師母說大腿實在太痛了!慈祥的師母就說可以休息一下,過沒兩秒鐘師母笑了出來,我納悶為什麼?原來是旁邊那個白帶的新學員聽到我喊腳痛可以休息,他也在跟師母說腳痛。我瞇著眼睛用傷害性的眼神說:「好好珍惜你白帶的快樂時光!想當年我多快樂啊!?」看他一頭霧水的樣子,師母說:「你才在練前屈立就這樣,看以後怎麼辦?」

         這周練對打只剩我家兩個寶貝和一位三段的師兄,我真的很不喜歡對打,老是想找理由躲掉,這星期人很少、三段的師兄見獵心喜說:「這下子你一定得跟我打了吧!」雖然我技不如人,可是嘴巴上還是不能輸的,還是要頂嘴說:「每次都想跟我打是不會進步的啦~~~

        後來我們四個人輪流打,對打之前是要想好攻擊策略的,而我家弟弟對打有個缺點就是往前衝的時候會偏掉,我就盤算著:「等一下他往左邊攻擊,我就向左側身閃掉,接著右腳迴旋踢,哈哈!他死定了。」不過事情從來不會像憨人所想得那麼簡單,弟弟的缺點被教練的兒子糾正,也或許是我和他的心電感應,當下他換成也是右腳迴旋踢,這一啟動就命中我左側腋下部位,他的腳在我身上發出好大一聲「碰」,接著就是全場一致的聲音:「啊!」

   我默默走到角落去蹲下,教練的兒子指著我家弟弟大喊:「這樣打阿姨,你會下地獄!」,我耳邊還聽得有人說:「好大聲、一定很痛。」不過老實說,我覺得心理的創傷比身體的創傷多,我竟然被這個小鬼踢個正著,居然連反擊的機會都沒有,我….我自廢武功算了……

.        不行!還是要雪恥!這次我攻擊要加快!!使出我最擅長的右腳迴旋踢好了,於是我先假裝左腳起腳,騙過我家弟弟岀手去擋,接著很用力右腳迴旋踢給他踢下去,很可惜~~事情又不是如同憨人所想的一般簡單,我家弟弟剛好又岀左手要攻擊,他又比我高一個頭,所以我很用力岀的右腳迴旋踢,變成腳背正中他的左手手肘關節骨頭。

         啊!我趕緊壓住腳背又默默退到角落,師母和教練的兒子看到後便說:「哇,這種是最痛的耶!」我點點頭說:「恩,我也這樣覺得。」想起我前兩天單場被打五計擦棒球,想不透怎麼會有這麼剛好的事情??怎麼最近背成這樣子??連教練不在都得練得這麼慘烈??

        最後一點時間則是練「型」,我自己複習之後多半在教我家哥哥,這時候就想起教練不在的好:常常練習時教練會點某一套型叫我打,教練在看當然不敢放肆,可是最怕的就是當我打完之後,教練對我說:「很好,現在開始用力地打一次!」我只能跟教練說:「我剛剛已經是用力打了耶…..

        教練就是這樣,先是說動作要做標準,然後又說沒有出力,等到我盡全力之後,教練又會說沒有kime(),等到我自己都覺得:「哎呀~~打得真好哇!?根本就是練武奇才。」結果教練還會說:「你就不能打得帥一點嗎?要讓人賞心悅目啊!」吼優~~~討厭~~~~怎麼辦?摸摸鼻子繼續練啊,不然你是有種去打空手道教練嗎??我到現在還是無法理解,為什麼跟教練對打的時候,他可以只用一隻手就把我打趴,而且是讓我趴下的時間比站起來多??

        雖然教練不在,可是我都知道他會說什麼:「練習!要多練習!在家裏也要練習!!」我是相當慶幸可以跟教練學空手道,沒有空手道的基礎,我也不可能勝任棒球裁判工作,而且教練也教做人處世的道理,我和我姐姐兩個兒子都很受用,實在是位令人打從心底尊敬的教練。

        練習結束後,我順便送艾美學姊的外甥女妞妞回家,送到家後還提醒她:「晚上最好小腿冰敷一下,不然明天小腿和腳踝會很痛喔。」結果妞妞說:「阿姨,可是我現在就很痛了耶,你不會嗎?」我苦笑並安慰他說:「恩,現在這樣的份量我已經不會痛了,所以你再忍個兩年,以後這樣練習就不會痛了。」她說:「恩、好。」

        我想牛爸牛媽要小孩學運動是很有道理的,這年頭岀一張嘴的人太多了,願意紮紮實實經營付出的,相對起來就變少了,自己下去做就知道實力如何?而實力是要靠一點一滴的累積。不管男生、女生,可都千萬不要只剩下一張嘴喔……

samtig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星期六去社子島站了四場中信盃大專乙組的比賽,主審、一壘審、二壘審還有三壘審每場各一,好在是四人制裁判的站法,所以沒有很累,奇怪的是我創下了生涯新高紀錄:「單場」挨五計擦棒球,包含頭部三顆、胸部一顆還有一顆左手腕,說是傷痕累累也不為過,連兩隊都有人過來說抱歉,那是擦棒球,不可能怪球員,不過兩隊這麼溫暖關懷,讓我「揪甘心」。

        賽後其他裁判笑我是不是沒有去拜拜?真的很難得見到單場五次的,我只能苦笑:真的那幾天都沒有做禮拜耶…..不過那天心情還是很好,看到這麼多熱血棒球青年,真開心週六一整天在球場上度過。晚上再看統一獅屠殺韓國泥鰍,一整個開心啊~~~這個週末很幸福,因為週日又可以去新店站!

         新店站了正規的三場,提早去時還幫三壘審站了一局:開心呀……上午站三壘審時,有位球員代跑後衝上三壘跟我說嗨!我一看:原來是之前在新店打球、後來去大陸工作的球員,他每三個月才回台灣休假一星期,就這麼熱血回來打球!值得嘉獎!!可惜他打擊和跑壘都變得怪怪的,少練還是有差,值得一提的是他有個右外野回傳殺本壘的傳球,沒有彈跳就進手套,挺驚人的!不過比賽後段往二壘盜壘:抱歉、雖然三個月才能打一場,可是該死的,還是被我判出局……

         下午第一場是高比分的比賽,安打滿天飛讓我滿場跑,最後一場是我當主審,老實說大腿已經僵硬,除了判球蹲下去之外,跑的時候我都用腳踝。那場雖然比分有六分差距,不過內容挺精采的,攻守都有板有眼的,大家都很有拼勁,我最喜歡這種比賽了!

        每次比賽限時是兩小時,有時候看比賽狀況:比數與先攻、後攻的關係,裁判會延後或者提前結束比賽,所以有些裁判會為人詬病:「趕下班」,意思就是為了早早下班而把好球帶放大,我個人也是非常討厭那種狀況,太不尊敬棒球和球員。

所以雖然那場是我兩天下來的第七場比賽,還是希望比賽盡量圓滿,先攻的球隊是落後的狀況,如果下半局打太久,那麼他們可能就會因為時間限制而錯失下一局反攻機會,於是我跟捕手說:「你叫投手不要再牽制,我們節奏快一點,看能不能再打半局…」捕手也說好!兩隊實力都不錯,順利進入下半局的反攻。

 最後半局的反攻,我正聚精會神準備判球時,場邊的進攻方傳來一句很大聲的話:「最後一局裁判好球帶都會放很寬喔!」不由得我怒火中燒:X娘哩!要提早下班的話,老娘上半局給你慢慢拖就好,太多小招數了:慢慢喝水、換個球、讓投手無限牽制一壘、判決慢動作等等,這些都可以拖時間,避免再打下半局。

不過我當主審最討厭拖時間,因為老娘就是特別喜歡站裁判,如果大會時間沒有限制,要我站完七局都很樂意。球員通常也都是,大家可都是繳錢來打球的,有時候輸贏是一回事,重要的是大家可以聚在一起好好打球,好好打場正規的棒球比賽,所以當我說再打一局時,領先的防守方也樂於下場。(再進攻半局他們有可能被逆轉喔…)

結果旁邊居然有野孩子給老娘喊:「最後半局裁判好球帶會放很寬!」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你以為女生站裁判有保障名額嗎?錯!反而是一堆冷嘲熱諷,能存活下來只能「靠口碑」加上貴人給機會,難得有貴人給機會讓我站裁判,哪裡有狗膽馬虎??現在連最後這一塊「認真」也要被污辱是吧??

性情中人的我比賽結束、對球場敬禮退場後,一整個有火團在我頭頂吧?可憐的捕手剛好走在我後頭,我一轉身剛好看到他便抓著他的捕手護胸問:「我好球帶有問題嗎?我有趕下班嗎?」大概是看起來太面露凶光了吧?反倒是一票球員和裁判過來叫我別怒。

情緒是一時的,其實站裁判批評的聲音很常見,若不是太囂張就裝做沒聽到,而在最後一局放寬好球帶也是正常的,倒不是說一定是裁判的問題,為了不被輕易出局,兩個好球之後,打者的好球帶理所當然自己要放寬,不然被判三振可沒有抗議或商量的餘地。

雖然那場比賽有這個小插曲,不過還是順利站完了,只是在想,棒球裁判真的是個很沒人緣的工作,再怎麼認真站,還是會被這樣講,真是挺寒心的。沒辦法~~偶爾就是會出現這種鳥事,污染清新快樂的新店球場。生活當中難免遇到鳥人鳥事,有時候就往好的方面想:想說不是針對自己、或者是對方那天狀況不好。最重要的是:不要因為偶發的鳥人鳥事,影響自己最終的價值與信念,不值得啦….

samtig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個部落格裏紀錄了我剛開始站裁判到現在的點點滴滴,因為是自己的空間,所以有時忍不住在這裡嗷嗷地濫罵作為發洩,有人勸我為了「前途」拿下,不過台灣的棒球對女性不友善是事實,這兩年多來的紀錄不也見證環境的改善,這可是好事情啊!!愛棒球,沒有那麼複雜啦…..

裁判是個最沒有人緣的工作,不論怎麼判決、總是有人會不滿意,對我來說擔任棒球裁判更是無利可圖,每場區區數百元的裁判費,怎能與我請假扣的薪水比擬?更別提一身裝備兩三萬起跳(面罩、護胸、護肘、護腿、護喉、主審鞋、壘審鞋、滑壘褲、計數器、主審刷、壘審刷、制服、主審褲、壘審褲、裝備袋、醫療用品),裡面好幾樣都是「消耗品」!

所以要靠站裁判謀生是幾乎不可能的,大部分的人都是因為「愛棒球」(好啦~我不否認有少少部分人是賺外快的),況且,當裁判容易,當個「好裁判」可是不容易,除了基本的體能、速度外,對規則的了解是基本功,更是要對「移補位」有最正確的判斷。

平常看的職棒比賽都是四人制(有四個裁判),但是一般的比賽為了節省經費,多半只用三位裁判執法,當球被擊出去時,裁判必須洞悉場內狀況,並且在判決發生之前移動到最好的角度,以便做出判決。例如當擊出左外野的高飛球時,三壘審應該出去追球,其他裁判視出局數與壘上跑者,必須正確做岀移補位,而這正是裁判是否能勝任的重要能力。

為了能夠做好裁判工作,不少裁判都有自己維持體能的方式,我個人是練習空手道與棒球,還有盡量每晚維持簡單的重訓,我知道裁判長每天早上去慢跑,洪老師則去練桌球,當然也有去練長跑等等,體力不濟是不大可能完成裁判工作的。所以我可以說,很多裁判私下都是有偷練的喔……

我當裁判的過程中的確受過很不愉快的對待:有人挑明了我坐過的椅子不敢坐,也有裁判誤判後就是先罵我(因為女人刷了本壘版,所以造成一壘審他的誤判,很莫名其妙吧?)有人告訴我女生跑起來就是很難看,有人指著護胸說那從來不是為女生設計的(又不會跟他借,干他屁事?),當然也不會忘了一次又一次告訴我:查某人判球就是沒有公信力。

我沒有頂嘴,只要讓我繼續站裁判,這些我都無所謂,台灣俗語說:「戲棚下等久就是我的。」果然這句話一點都不假,新店聯盟吳會長一開始就同意我的實習,爾後在裁判堅持我不能當主審時,還多次為我說話,請裁判讓我站站看。後來是洪夙明老師堅決的堅持,對著其他裁判大吼:「為什麼女生不能站主審?你說啊!你跟我說啊!」我的第一場主審的機會就是這樣很大聲吼出來的。

可惜洪老師層級較高,他無法時常想到要給我機會,我的主審還是有一場沒一場的,一定要等到那種沒人站的時候才有機會,好在我有其他朋友在當教練,有些球隊也樂於讓我去站友誼賽,不收錢且要倒貼車資我都無所謂,只要給我機會站,累積實力才是最後的關鍵。就這樣,幾次站主審都沒什麼問題後,總算現在每週都有站主審的機會了。

雖然現在這個環境還不是對女生很友善,但是我可以感受到當中的轉變,有從以前就支持我的,更是有從反對到支持的,今年七月的全國女子棒球賽,更是感謝廖文靖裁判長給我站裁判的機會,雖然上了電視不會讓我裁判站得更好,至少不曾再發生被場務趕出球場的狀況了。

也因為那次比賽更認識了廖裁判長,知道他致力於裁判素質的提升,例如他積極將國際棒總裁判移補位與判例的訓練資料引進,透過每個月各地輪流舉辦的裁判案例研討會,讓各地區裁判涉獵新知,使全國裁判移補位趨進統一甚至與國際接軌,這樣的自發、自費的進修活動,讓裁判員有警惕的氣氛:不進步是不被允許的!!

我相信各位球員和球迷都有被裁判一整個氣到經驗,我個人也是有被氣到所以想到來當裁判,不過裁判真的也有在進步、有在努力,這需要更長一點的時間才能看到。我所看到的是棒協裁判長有在做,地方的裁判前輩與後進們也有在跟,當然也是有討厭鬼,那就等時間來淘汰他們吧!我相信各位球員和球迷,遇到認真的裁判會肯定,遇到趕下班的裁判也是會很大聲、很激烈地表達不滿吧!?

鼓勵和斥責都有用,兩者都是我進步的動力,相信其他的裁判也是。有競爭才有進步,裁判員也不是一灘死水,球員的鼓勵與抗議都是我們進步的動力,大家都是愛棒球,用不同的方式去愛,相信台灣的裁判會更好,相信所有人都這樣盼望。

samtig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這週末有兩天女子棒球的賽事,台灣目前有數支女子棒球,常在練兵並組織邀請賽的隊伍分別有台北的先鋒、熾雲,台中的向日葵與高雄木棉花,除了每年一度由棒協主辦的全國女子棒球賽之外,她們也會輪流舉辦邀請賽,今年的邀請賽由先鋒女子棒球隊主辦,大家在兩天和煦的陽光下,享受本年度最後六場賽事。

        上個星期我接到電話邀約擔任此次賽事的裁判,我想都沒想就一口答應了,並向新店聯盟這部分請假,我這邊的賢拜挺擔心的,因為比賽在新生公園舉行,而那是不同的裁判系統,他認為我若是到新生球場站裁判,很可能在原先這部分就會失去舞台,我覺得他是想太多了…..他說既然我堅持要去站女子棒球比賽,那邊便要保密,或者隱藏我站新店的事實,恩~~那更是沒道理了,我是去站裁判,不是去當賊。

        到了新生公園這邊站裁判,裁判頭頭說:「妳不知道我,但是我知道妳。」我還是老老實實閉嘴站裁判,第一天站了第一場的主審與第二場的壘審,不知道為什麼?站女子棒球我就是打從心底的高興。第一場是熾雲對上先鋒,往年熾雲都是被提前結束,一顆滾地球傳來傳去可以變成場內全壘打,今年七月全國賽已展現非昔日吳下阿蒙的表現,而在這一場比賽更是跌破大家眼鏡,以十比三的比數將先鋒五局提前結束。

        第二場由先鋒擊敗向日葵、第三場熾雲堅持前面三局後還是落敗於木棉花,晚上主辦單位在西門町舉辦了熱鬧的晚會,在滷蛋的主持下,整晚沒有冷場,先鋒還準備了不少機制問答的題目,讓已經舉辦七屆的女子棒球邀請賽,有更濃厚的歷史傳承意義。大會很熱情邀請我一同參加晚會,還特意為我準備了素食,真的非常謝謝她們,只可惜我的位置被安排到幾乎是中央跑不掉地方,席中當我被簡短介紹時,心中很擔心:哎呀~~這麼多選手圍著我,怎麼跑啊??

        哈,這是開玩笑的,女子棒球打起來,拼勁不輸人,運動精神更是絲毫無損。我這邊的裁判賢拜,為了勸我別去站這次比賽,還說我站了女子比賽的主審,一定會被女子球隊的球員們討厭、排擠、記仇,現在回想起來,我覺得我站女子棒球真的很愉快啊,球員們私底下也對我好得不得了,轉回來看平常站的新店,我還是覺得那些男子選手也是對我很好,雖然當裁判理論上是沒人緣,不過私下我覺得選手還是對裁判很好的。

        第二天的第一場比賽由向日葵擊敗木棉花,第二場我擔任主審為向日葵擊敗熾雲,第三場關鍵的比賽由先鋒纏鬥五局以一分之差擊敗木棉花。第二天大家比較放開手腳,頻頻有美技出現,向日葵的捕手、游擊手和三壘手,以及先鋒與木棉花外野多次精采的接殺,讓場上兩隊選手與場邊另外兩隊,都忍不住一同鼓掌稱讚,真的!好精采啊!!

         第二天站主審我被打到莫名其妙的地方…..以往我被球擊中通常為了比賽順利進行而忍住,週日則是第一局就被捕手沒擋住的反彈球,擊中本壘版後反彈上來我的右下巴,哎呀~~真的好痛喔~~腦子覺得一片空白,趕緊檢查牙齒是否還在,這時候不得不拜託防護員來看一下,我請他看一下我的眼神,以防有腦震盪的發生,還好我還是炯炯有神、意識清醒,所以便接著比賽,不過防護員也叫我若頭暈就停止比賽,畢竟打到頭部不可掉以輕心。

    我一直很納悶怎麼會打到右側下巴?原來我們的面罩是掛在臉上,而球是從下方竄出來,有點類似下勾拳,真是佩服棒球,老是可以找到沒有護具的縫隙!換局當中防護員給我一包冰塊,讓我每次休息時可以冰敷,我覺得以後每場比賽我都想要有一包冰塊,因為這麼熱的天可以冰鎮一下,好涼、好舒服喔~~~

        這兩天的比賽我站得還可以,裁判頭頭很好心問我,下個月的國際城市青少棒邀請賽要不要當裁判?我講了一堆似是而非的理由拒絕,後來裁判頭頭說:「我知道妳有難處,如果妳覺得為難就直說,我不想害妳。」我笑一笑,我只是單純喜歡棒球,其他的不懂也不想懂。他倒是好奇地問:「這次比賽你怎麼敢來?新店那邊妳怎麼請假?」我說:「就說實話啊。」他問:「這樣沒問題嗎?」我說:「有問題也沒辦法,女子棒球我責無旁貸。」

         好開心我沒有錯過這次的比賽,見到這麼多愛好棒球運動的女生們,還有第一次見面的網友鐵牛和他朋友、拍紀錄片的小欣,幫我拍照的空手道師妹妞妞,還有每次都在球場見面的小斐、雅雯。第二天賽事結束的晚上我去找球員聊天、和教練請益投球、打擊技巧,當然少不了一堆案例的討論,巴吉歐聊到一半睡著了,醒來時說:「我還沒有睡的時候妳們在討論案例,我醒了之後妳們還是在講案例!」哈,棒球是永遠學不完的呀!!

         2008年女子棒球的賽事落幕,但這可不是結束,大家回去各自努力,今年的比賽共有三位女性裁判,希望未來站滿四位。大家相約明年的全國賽,以及輪值由木棉花舉辦的第八屆邀請賽,於高雄再次聚首!!(2009年邀請賽由木棉花主辦在高雄、2010年由熾雲主辦在台北喔!!)

samtig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