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812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台北日本人學校1 

台北日本人學校2 

        雖然上星期不能去新店站裁判,不過我才不會浪費這麼美麗的冬日陽光!本來在家裏看我主子岀的新書,接近中午時分接到朋友蔡教練的電話:「妳在哪裡啊?我們兩點PLAY耶!」二話不說換裝揹裝備,拜託牛爸爸載我去比賽場地:台北日本人學校。

        日本人的龜毛就算住在台灣也不會變,居然連學校警衛也是日本人!用台灣人是會怎樣?現在很缺工作耶….他先問我是來打棒球的嗎?我說對;拿了份名單問我有沒有在裡面?我說沒有我的名字怎麼辦?他老兄就叫我寫在旁邊註明就好….

         我一邊走進去、一邊碎碎念我朋友:「豬喔~還說可以直接進來?要是老娘不會日文不就糗了?」但是一進去體育場看見這麼多可愛的小朋友,之前的碎碎念都忘記了,看那照片,這些孩子才到我的腰部高,有模有樣打著樂樂棒球,真的是可愛到不行!

         因為我是當裁判,所以很嚴肅地在旁觀看、換裝,接著與地主隊日僑學校的老師交換意見:「在樂樂棒球比賽後,就是兩場正式的友誼賽,我先站一壘審、再站主審。」其實都好啦~~叫我站兩場主審也無所謂。

         那些孩子真的都好可愛,第二場是比較低年級的小朋友,我站主審時,還跑了幾次投手丘:「教他們哪些是投手犯規啦!」真的是邊打邊學、我邊站邊教。雖說如此,我還是挺認真地把比賽站完。

        比賽結束後我便去跟朋友蔡教練討論比賽,他現在週末去幫忙帶光復社區少棒隊,我們用台語討論小朋友接下來訓練可改進處,旁邊的幾位家長驚呼:「什麼?妳不是日本人喔?」哈,我覺得國安局應該要吸收我,因為我可以很容易被誤認為:日本人、馬來人或泰國人…..

         伊斯蘭說「學習」是每個人從小到大都應該做的事情,也確實人沒有透過學習就什麼都不會,我站裁判也不是馬上下場就會站,多虧了這些野球人朋友,他們給我機會去練習,不是說台上十分鐘、台下十年工嗎?雖說站裁判沒有那麼誇張,但是勝任裁判工作也絕對不是偶然。

         那些家長真的很不錯,組個球隊讓孩子運動,還可擁有一輩子講不完的美好回憶,不免讓我再八股一句:「現在的小孩真幸福啊!」跟這些孩子在一起真開心,這種裁判雖然沒有裁判費,可是我寧可倒貼去站,因為那裡有用錢買不到的快樂!

             真主對我實在是超級的好!這星期棒協問我:「下個月初有個洋基投補訓練營,妳能去當翻譯嗎?」吼~什麼能不能,根本就是求之不得啊!棒協麗足姐問:「阿妳訓練方面的英文行不行啊?」我回答:「我不管啦~我就是要去啦~~~

         真是命中多貴人,因為訓練營是要住宿的,麗足姐還幫我確認有網路這樣就能兼顧我平常的工作啦!真的是讚透了!!老實說我有點擔心棒球訓練的英文,恰巧有英文超讚的朋友羅本特也要去,喲~這下子就放心了,我一定又可以去玩個不亦樂乎。而且啊,我覺得雖然我的英文不夠好,可是很有信心與棒球洋人處得很好,今天我還收到Justin Huber的來信問候,原來洋人也是很重情義啊!

        最近我也去站了「2008年台北國際城市青少棒邀請賽」,雖然只是邀請賽,但是還是很酷耶!!我有個書櫃裝著以前當球迷的簽名球與紀念品,現在則放著我在不同錦標賽執法過的比賽用球和證件,Insha Allah我要把櫃子裝得滿滿的,每件東西都代表實踐著我的夢想喔。

    

samtig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很不喜歡在冬天站裁判,因為球場上毫無遮蔽物,上週末在龍潭球場吹了兩天冷風,在淋上點小雨,就重感冒了…..朋友笑我帶衰,因為氣溫都一樣冷就罷了,偏偏就我站主審那場下雨,唉~~沒辦法。雖然那幾天在龍潭站得很愉快,看到很多職棒人物,還可以跟楊清瓏教練講話,可是感冒實在不好受。

    冬天在戶外打球不方便,可是台灣算是好的,因為至少不會下雪,所以每逢冬季,總有日韓棒球隊來台集訓,現在還多了中國隊哩!話雖如此,我還是對冬天站裁判又愛又怕:喜歡站裁判卻又怕感冒…..

    依照過往經驗,這個月底到明年三月理當休兵,不過今年開始有例外。不論工作或運動,我都是配合度挺高的,能配合組織或上級或同仁就是儘量,不過這不是沒原則的配合,踩到界線也是不行的。記得我第一任主任就說過:「別看索非什麼都說好,有些地方還挺硬的。」

    伊斯蘭聖訓有教:「遇到不法的事情,應當出面制止,如果不行,至少要在心中厭惡。」我不只在心中厭惡,表情也會,然後就避而遠之,老實說年紀越大,越體會到很多事情不是我們能處理或影響,既然不行,至少就遠離,就算沒能有好名聲,至少不要被罵摻和著。

凡做壞事,沒有一粒沙的罪惡逃得過審判與報應。所以也有伊斯蘭學者說過:「如果只有一個人能進天堂,也要想著那個人就是我;如果只有一個人會墮入火獄,也要害怕那個人就是我。」我沒什麼志氣要上天堂,倒是很怕會下火獄,勿因惡小而為之啊……

伊斯蘭又有教過:「當 真主給你關上一扇窗,必會給你打開一個門。」時常我遇到困難也有如此驚訝的體會。以往,我不曾直接與大裁判洪老師聯絡,總覺得我們後輩怎麼好去煩他,昨天鼓起勇氣打電話,請問他:我能否去站下星期的台北國際青少棒邀請賽?老師的答案是對我大加鼓勵。

洪老師和裁判長都很鼓勵我們後輩裁判,只要有機會就多多去站,對於我下週去站這個國際青少棒賽,以及二月份到香港站國際女子棒球賽都非常鼓勵。原來我之前被提醒的疑慮真是多擔心了,能有這樣的結果真是出乎意料地好!哈,裁判老師們都是大大大好人啊……

不知道明年還能不能在新店站裁判?如果不行也只能做罷,但是我會想念那個球場、那熟悉的景色,懷念當烏雲遮住101大樓晚點就會下陣雨的感覺,當然也要思念聯盟、會長大哥和可愛的球隊與球員們。打球的時候沒人會在意裁判,不過我站裁判可是有放感情下去判的喔!

samtig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王曉玲 

楊清瓏教練

站主審前楊教練對我說:「如果我敢拉他三振,那我就成功了!」可惜他沒有上來打擊,但是我站主審時有顆觸身球,楊教練叫三壘跑者衝本壘,我便站在本壘向三壘壘包對衝來上的跑者說:「觸身球不要跑啦!」楊教練跳出來對我大喊:「妳在質疑我老式球員的拼勁嗎?」我說:「沒有啦~~是讓他別衝回來,免得撞在一起。」吼~~楊教練抗議的樣子好有氣勢,他私底下對我站裁判的鼓勵,覺得超開心的…

 

    講了這麼多自己當裁判的故事,號稱棒球為國球的台灣棒壇,可不是只有我一個女裁判,從今年起又多了一位王曉玲喔~~提起這個名字大家可能很陌生,但是說起王光輝沒有人不知道吧?而王曉玲就是煇總的妹妹啦

    不過我不喜歡這樣叫她,誰喜歡老是被教某某的某某啊?王曉玲就是王曉玲,雖然有輝總的名號可以有資源,但同樣也是包袱。之前我就很羨慕她,我猜大概沒人會對她說:「女生不適合當裁判。」也不會被叫去提水、更不會被大小聲,真的好好喔…..

    我們第一次相見是在今年的全國女子棒球賽,當時我很少在新店之外站比賽,初出茅廬總有人叫我要小心點,好像所有人都是壞人?站那幾天的比賽有夠戰戰兢兢,最難受的就是比賽結束後在裁判室,明明十幾個人在裡面,除了叫我提水的人之外,沒人跟我講話。

    我覺得超難受、好像被排擠,偶爾只有裁判長廖老師來跟我討論我的缺點,還有比賽的移補位。好在最後一天朱旭光前輩來跟我講話了,她說我脫面罩要用左手比較好,當時我覺得有點悲從中來,因為….只有他願意來跟我講話。其實「光哥」跟他有非常深厚的關係,因為我實習的第一場比賽,正是他擔任主審,他帶人又很和善、人又帥氣,很難忘記。

第二次認識曉玲是在青年公園全國少棒選拔賽,我站主審、曉玲站三壘,賽後我主動跟她聊天,問問她有沒有女用護擋等等,開啟話題後,我覺得她人幽默又客氣、女生打棒球有太多共通的話題,加上以前我和原住民相處的經驗---~我可是也有阿美族名字的,恩,很快拉近距離。

第三次一起合作執法就是十一月初的女子棒球台北邀請賽,還有她的學生愷玲,和她們討論棒球很棒,我還跟年紀最輕的愷玲說:「嘿、因為你是女生我才要跟妳說的哩!」就如同那次賽事的主題:「Woman:我們」棒球中的姊妹情誼,你們臭男人才不懂!

這個週末我們一起去站中華聯盟在龍潭的友誼賽,光哥很有耐心地教導我們,還分享許多寶貴經驗,特別點出我主審站位的毛病---現在我的站法很容易被球打到,果然週日也是單場四顆,經光哥點出秘訣後,我想接下來會試試看的,也會改變一些手勢等等。

光哥也要我改變舊制的移補位,曉玲和我私下也討論著移補位的共識,因為我們都知道,未來台灣女子棒球裁判的工作,我們都有使命感。我們也相約以後多找機會一起站比賽,以培養執法默契。

那天跟裁判夥伴黃討論案例,討論到跟球員借球棒要打人,曉玲拉著我的手說:「別~~別打他。」我看了她一眼說:「對,以後我打人妳要假裝拉住我,不然我下不了台。」她說:「不是啦~~我拉住你是因為我要先去打啦…..

晚上大家吃飯時,李前輩拉著光哥前輩說要他介紹女朋友,條件是想不要太會喝酒的原住民,光哥轉頭說:「那就索非啊!」我說:「光哥!條件不合,我不是原住民啦!!」結果光哥說:「啊~我忘記妳不是原住民了耶….

我想,insha Allah我可以跟她們當好朋友的。

 

samtig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home/service/tmp/2008-11-04/tpchome/1706600/97.jpg 帽子

        最近這兩週為了裁判的事情煩心,棒球人的「輩分」很重要,遇到前輩一定是恭恭敬敬不得頂嘴,偏偏我不是男兒身,時常在球場也要被後輩說三道四的,所以在球場我有時候反而不想跟少數幾個裁判講話,最好最好他們能把我當空氣。但是當他們的行為與我所認定的棒球精神不符時,我也只能低頭吃便當,不能還能怎樣?會不高興是因為我在乎!

        就在我感到胸悶鬱結的最近,收到了一個包裹:「哇!是保羅教練寄給我的耶!」裡面是一頂棒球帽,我覺得眼眶都快要泛紅了,原來他還記得去年年底世界盃的約定,他說他還記得要送我他的棒球帽,因為我沒有去澳洲跟他拿,所以雖然他知道我不過聖誕節,還是想送我這個禮物!

        怎麼辦?好感動喔……時常我站裁判不開心的時候,我就會「告洋狀」,其實也沒有什麼,只是愛計較的碎碎念,跟澳洲人講最安全妥當,因為他們不會再把我情緒化的言詞告訴別人,當然同為棒球人的他們,更能體會我的感受,而最重要的是,不論我如何洩氣,他們都會鼓勵我堅持下去、相信我做得到。

         保羅教練就是其中之一,他在世界盃的時候就對我很好,因為每次撘巴士他都固定坐在前門一上來的位置,時常都會叫我過去跟他一起坐,起先我很不樂意,因為他每天早上都在玩報紙的填空遊戲,還要我一起解謎,可是我英文沒有那麼好,將近20天下來,只有差一點猜到一個字。有次題目是問耶穌的十二門徒,公關佛斯特一直說我應該要知道,我只能很無奈地說:「我是穆斯林耶!你問我哈里發我就知道啊!」

        一起搭車的時間聊了很多話題,我第一次用英文解釋伊斯蘭的教義和一堆問題,誰說洋人不喜歡問隱私的?我看他們澳洲人都很愛問啊?保羅教練很難相信「相親結婚」怎麼可能?如果遇人不淑怎麼辦?我給他回答:「No Regret!」那正是前一晚心理醫生抵台時為球員發表的演說題目「沒有後悔」,激勵球員在比賽中全力以赴。我剛好拿來當回答,他笑得太誇張,惹得起他教練過來問我們什麼事情?

        我永遠忘記不了那一刻:保羅教練是負責餵球給球員打擊的工作,有天當球員排隊做打擊練習時,他對我喊:「索非,換妳。」當時我肯定笑得很燦爛吧?馬上二話不說衝上打擊區,拿了湯姆的球棒做打擊,還記得剛開始揮了很多空棒,我就牽拖善良斯文的湯姆:「都是因為他的球棒太重了!」後來歐特金要借我球棒和打擊手套,我才說:「我根本打不到,不是球棒和手套的問題。」

        那真是我人生中最美的回憶之一啊!保羅教練在離台的路上問我,還有什麼可以為我做的?我拍拍他的帽子說:「那帽子送我好了!」他說接著要去日本比賽,所以要我去澳洲跟他拿,若我去澳洲玩、還可以住在他家。我說,若是他還願意每天餵球我打,我一定去澳洲找他玩……真沒想到,他記得啊……

        保羅教練是當年澳洲獲得雅典銀牌的教練之一,重要的國際賽事都有他,可惜最近他的肩膀開刀,得要休養半年才能投球,也不能去墨西哥參加經典賽,希望他快快康復,有朝一日再來台灣比賽,這樣就可以見到本人,保羅教練確實是讓我才在球場會想念的人,謝謝他給我無比美好的回憶。

samtig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