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901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洋基投捕訓練營D1-1 

洋基投捕訓練營D1-2 

        這次訓練營本來期待可以學到很多棒球知識,不過由於我跟的是體能教練Mile,所以學到的多半是這一方面。開訓典禮後選手被集中到室內作伸展操,大致上與台灣的相彷:手臂繞環、胸前交叉、上肢前後伸展、左右擺腰、向下左右擺腰、向上伸展、雙腳併攏向下伸展、跨腳向下伸展、張腳下中間、右腳、左腳伸展等等…

        營隊的選手被分為四組:A組是左投、BCD組是右投,另外還有捕手組另外指導且有獨立的課表,當然還有台灣教練組,他們可以去各組觀看、也有集中討論的時間。每個組以「分站、跑站」的方式,課程頗為緊湊,感覺到洋基教練來台是真的很認真在教學。

         全部選手的伸展運動熱身後被分別帶開,之後體能教練這一站是「測試」,每一組到我們這一站就是要量體重還有肌肉測試。Mike的測試方式是讓選手分別雙手向下平舉、向左右平舉、向斜前方平舉,然後由Mike施力往下壓,接著是雙臂夾緊身體,Mike再分別向內與向外施壓,藉此測量選手肩膀或手肘是否有受傷的狀態。

        中午休息時間一起到學校的餐廳用餐,要走一大段的距離,我跟著教練們一塊走過去,路上他們打打鬧鬧的,恩、好熟悉的感覺啊!Eric(投手教練、王建民小聯盟時期的隊友)想把我拉入戰局,問我:「妳聽得懂胡立歐的英文嗎?」胡立歐是巴拿馬出身的球員,在大聯盟闖蕩十五年,母語是西班牙文加上低厚的嗓音,講話總是被大家夥取笑…..

        下午也是測試與伸展活動,還有影片教學課,總算我可以休息一下:一直講話很累耶,況且要全神貫注、不能錯過教練的任何一句話。我坐在角落回電話和簡訊,突然有人叫了我的名字,抬頭一看正式我這次來最想遇到的人:林基豐教練!!我們便去教練室敘舊。

        林基豐教練是金龍少棒出身,一路當選手(國手)到大,也進去合庫打球,接著到中華職棒與台灣大聯盟擔任裁判,還去過美國的裁判學校受訓,八年多前到台灣體育大學桃園校區的台啤棒球隊擔任教練,去年年中放棄高薪回到基層棒球,帶著豐富經驗與教練碩士學位,到新竹縣的仰德高中擔任教練。

        有人常問我:「怎麼會想到要去當裁判?」因為光是「想到當裁判」就很怪了?我必須說:「林基豐教練對我影響很大。」因為從小他就住在我家樓上看我長大,我對他是直接稱呼「舅舅」。時常向他請教棒球,當然簽名球也是由他無限供應。直到八年前他到台啤任教才搬家。

        搬家之後還是偶爾會見面聯絡,但是我都交代家人別告訴舅舅我在站裁判,理由只有一個:「我要靠實力、不要靠關係。」哪天、我要跟舅舅在球場上正式相見。那天在訓練營見面後,我才告訴他我在站裁判,他一猜就知道很困難,並納悶我怎麼之前見面都不說,我還是那個理由:請你在技術上教我,這樣就很足夠了。

        可是當我說出來後,不自覺想起過去兩年多就紅了眼眶,林基豐教練一直說我傻、從小就是這個脾氣不會改,他一直問有誰找我麻煩?不過我說裁判長和洪老師都對我很好,該忍的也算是歷練,我是希望他以後能多給我資料、多給我技術指導。後來龔榮堂教練、楊清瓏老師他們都進來了,我就說要回去洋教練那裡,他還不忘提醒一句:「妳以後要說妳是我外甥女!知道嗎?」我以後應該還是不會拿他的大名招搖撞騙,但是還是覺得好溫暖。

        下午胡立歐(Julio)和卡洛斯(Carlos)問我晚上要不要去夜市什麼的?我說看看囉….上午還沒有感覺,到了下午整個人覺得好累,翻譯不能閃神,是很耗神的工作。好在晚上王建民要請教練們晚餐,五點多後我就回去學校飯店休息,一下子就進入夢鄉,好累喔……

 

samtig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洋基投捕訓練營的王建民 

洋基投捕訓練營開幕

 

    中華棒協與洋基球團於元月七日至十一日在台灣體育大學桃園校區舉辦「2009年玉山全國青棒投補訓練營」,洋基球團由亞洲區代表George Rose率領五位教練來台,總教練為Pat McMahon、投手教練Carlos ChantresEric Schmitt,以及捕手教練Julio Mosquera和體能教練Mike Wickland,還有自己帶了一位可愛的翻譯Tim Lin。本次營隊的教練與學員分別來自台灣十九個學校、五十六位選手(每校推薦三位投手、一位捕手)、還有一些教練參與,非常幸運地、我可以在當中擔任翻譯工作。

    營隊開始的前一天晚上我就先過去住在學校,不過洋基教練尚未提供訓練內容,我也不知道明天要做什麼?洋基隊自己有帶一位翻譯過來,棒協則找了四位翻譯,其他三位都是身經百戰的高手,其中一位還是文大棒球隊的投手教練黃士魁博士以及精通西班牙文與英文的巫宜中前輩,照例……我非常緊張。

     第一天的開訓總算看到洋基教練們,我們當場分配工作:其實我是被分配的,因為我最菜啊,可是我英文也是最菜,比較好的是懂棒球術語,只希望不要分到體能教練,因為那些詞彙我都不懂。黃士魁教練本身是投手教練,所以當然是選投手,巫宜中前輩通西班牙文且想了解捕手訓練、剛好胡立歐(Julio)是捕手且是巴拿馬出身,想講西班牙話,當然就分成一組,而另一位英文極好的翻譯羅伯特選了總教練,結果我----糟糕,分到體能教練。

    這時候只能往好處想:「至少他是最帥的」,賞心悅目總可以吧?Mike的人溫文儒雅、發音咬字正確地不能與澳洲人相提並論,壞處就是我不能在講話含滷蛋,因為他聽不懂我的英文,心中不免感嘆:唉、澳洲人這樣都聽得懂說……沒有好的開始、讓我好緊張。

    開幕的時候王建民有來、很多大頭也來了,我的工作就是待在教練的旁邊,同步口譯這些大人們說什麼,我很緊張、又很久沒講英文,翻得很爛、沒進入狀況。等到記者們都走了之後,狀況就好多了。教練把選手們集中在室內開始作伸展,我跟著Mike同步作口譯,翻得有好一點,但是還是很爛。

    好在Mike是個大好人,其他人也沒有說什麼,我就繼續心虛地翻譯下去。這幾位教練名字很好記、外表也很容易區分,不像當時澳洲隊那樣,我往好的方面想,盡力去作、應該不會有事的,之前世界盃頭兩天不也是很挫折?當然心底還是會有書到用時方恨少的悔悟,免不了又要繼續立志:要把英文學好啦~~~

 

samtig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