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昌達師兄以前受的訓練更魔鬼,但是我現在就快撐不住了!您應該很能體會吧.......

         黃教練這半年都去左營帶亞運空手道隊,他很上鏡頭耶~我在電視看亞運轉播的時候就有看到教練,這麼久沒見到,週一見到時格外親切,熱身時一邊聊聊近況,休息時間也在約聚餐的日子,好不溫馨的場面啊.....隨著時間的流逝氣氛開始不對了......

        想著半年真是快樂的時光,因為師母和小教練都壓不住我們,還記得前兩個月練習型的時候,師母在一旁念到不行,只好著急地說:「妳再不蹲低一點,等教練回來我會被罵死啦....」想當時我還笑得出來,嘻皮笑臉說:「好啦~~等教練回來我就會蹲低啦....」對打也是,說什麼就不帶拳套、也不下場練,就算被拉著道服下場,說不練就不練,反正就是賴皮賴定了。

         基本動作練習時狀況還算好,教練還是親身親為、不厭其煩的教導,但是一位平常總是不蹲低的師弟,開始讓場面變得怪怪的......大家都開始嚴肅,嚴肅到聽教練的訓話也會停住呼吸,接下來是練對打,不知道師母是不是先跟教練說我無賴的行徑,被叫到跟前說:「妳知不知道應該要練對打了?」場面的氣氛實在是太怪了,平常應該是在笑的我,只有小小聲說了一句:「知道.....」然後看到師母在教練背後微笑......

        接著教練說:「咖啡帶以上戴上拳套。」拳套?我當然是「忘記帶」....這時候師母先喊出:「妳又沒有帶喔!」這時候教練說了:「為什麼不帶?」不要說笑了,當時的氣氛連吞口水都算是大動作,好肅殺啊!我只敢更小聲的說:「不習慣。」小聲到我很訝異教練和師母居然聽得到?教練說「妳過來、來、上段和中段直擊。」我打了,不是被嫌打得不夠貼身,要不就是沒有力,在教練的要求之下,越來越大力、越來越貼近身體,終於有一拳收手不夠快、不小心招呼在教練身上,啪的一聲,如果在我身上一定是很痛,本能反應趕快說:「對不起。」教練說:「沒關係,又沒有怎樣?」我忘記教練的身體像個半獸人,好像有跟金屬鋼鐵融在一起過,打什麼都不會痛?我常常踢靶都會痛,他就算把靶踢飛了,也是拿靶的那個人會痛、不是他!

       等我打完那十幾拳後,教練在我上段(臉)和中段,用我無法反應的速度來了兩拳,感覺打到了、但是因為他收手快所以也不是真的打到,那兩拳快到讓我嚇到,然後他說:「知道為什麼要戴拳套了吧?保護自己也保護他人不會受傷,昨天道館XX就去榮總臉上縫了好幾針。」我已經忘記我是點頭還是搖頭,反正我是下定決心下次一定會戴拳套去上課。

  接下來就被教練抓去對練,沒辦法~其他人都有戴拳套,什麼對練?簡直被追著打,雖然還不夠我想要奮發圖強練對打,但是以後還真的不敢再馬虎了。我的狀況還不是最慘的,至少我都紮紮實實蹲下去,平常不蹲下去的就被墊得更慘了,因為我們所有人面對一大片鏡子,教練在「糾正」的時候,還真沒有一個人敢轉過去看.....只有看到師母總是在一旁不時搖頭、不時嘴角揚起微笑---好啦~我們知錯了......

        跟過去一樣的兩個小時下來,我終於又體會到睽違半年的全身痠痛了,我連呼吸都覺得腰部好痛,小腿還好,但是大腿的每吋肌肉都用疼痛來報告它們的正確位置!還有平常絕對不知道「原來那裡有肌肉啊!」的地方,統統都痛在一起了。夭壽喔~真的好痛.....

        經過這一番洗禮,我總算「痛定思痛」,雖然沒有大徹大悟,不過也夠我好好檢討了。於是乎開始檢討近來鬆懈之處,雖然我標榜自己做什麼事情都很認真,但是也的確很多地方是有意識地摸魚,這下子要儘量改過來,連隔天去研究所上課結束後,還特別跟指導教授說:「我會更加用功的,我保證!」弄得我的指導教授糊裡糊塗的、直問我:「妳是有聽到什麼話喔?」我說:「沒有啊~只是最近開始知恥近乎勇,想跟您說我也是有檢討能力的。」

        提醒自己~~不要再混了~~總有一天會吃到苦頭的......

  

創作者介紹

棒球裁判的窩---台灣棒球加油!!

samtig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uchida
  • 恩~別再混了!
    教練會把拳腳招呼到對方身上的日子已經很久沒見了~
    大概我高中那時算是最慘的!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