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了小學之後,聽說女生要文靜?對於這件事情我始終都是很納悶,從小我爹就帶我去棒球場,他本身也是柔道校隊,家裡從沒有反對我看棒球、練空手道,連現在當裁判也是很贊成,我爹也都會去球場看我判球,所以我覺得從事運動理所當然,但是外面社會又好像不是那麼一回事?

         我擔任裁判工作其實也不是很順利,從一開始的受訓就被明白說了女生不能勝任,等研習測驗結束,又跟我說女生不會有機會實習,好在遇到一位張前輩,他之前在世界女子棒球比賽執法時,感嘆我國沒有一位女裁判,反觀他國卻有,所以她讓我們同期的兩個女生有了實習的機會。

        實習之後有了一場考核,記得那天我爸也去看了,我的前輩緊張到不行,前一天還約我去雙園球場惡補一個多小時,因為審核發執照的是他的老師,好在那天很順利,因此順利拿到了執照,從此之後我就在新店兩個聯盟正常的先發,聯盟的裁判在球季結束後還跟我說今年也希望我去,感覺挺順利的,大家在一起半年多了,我是不是女生根本不重要。

        基本上在新店是一個團隊,總共有一位很少出面的裁判長,也就是張前輩的老師,再來就是張前輩、田前輩和高前輩,以及跟我同期的一位王先生,加上聯盟的會長與其他前輩與夥伴,我覺得當裁判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懂得雖然不夠多,他們願意教,我也認真學。

        這星期有個好消息,因為前輩的老師、也是我們的大老闆居然打電話問我要不要去站?因為他先前也都是勸我說壓力太大別作了,現在反倒給我機會,所以我就去站了兩天的台日青少棒友誼賽,去站站國際賽是很好的經驗累積,我站了一壘審與三壘審,就跟平常一樣,沒有什麼不同,也沒有誤殺了誰,在這全年唯一放假的兩個月中,去站個兩天維持感覺挺不錯的!

       可惜今天我又接到張前輩的電話,他是打電話來鼓勵我的,因為據說我一下場,就被其他裁判前輩說女生怎麼能勝任呢?怎麼會叫女生裁判呢?他說他聽了很難過,因為根本連比賽都還沒有開始,所以打電話跟我說不要放在心上,因為判得好壞跟性別沒有關係,只要我肯學、對自己有信心就好。當時他聽了很不服氣,又礙於輩分所以不敢說什麼,因此打了電話跟我鼓勵,而且再三跟我說新店在三月開打時還是會排我,務必要我把時間空下來。

       我一開始心理是想笑的,張前輩實在是太可愛了,因為如果他不說,我又怎麼會知道這些耳語呢?不過聽了之後當下是很難過的,因為自從在新店這個團隊站習慣了,性別已經不會是個問題或必須討論的主題,判決的對或錯就事論事,在這麼久之後,怎麼先前性別的事情又被拿出來討論了呢?不過我沒有難過太久,因為我又同時發現我有多麼幸運,居然有機會遇到一群願意給我機會上場、肯教我的裁判前輩,只不過對於他們因為安排我上場而受到的壓力,感到非常抱歉'。

       關於棒球場上這性別的事情我只能苦笑。據說伊斯蘭是最歧視女性的宗教,但是我很納悶,怎麼伊斯蘭沒有規定女生不能當裁判,可是在民主自由的台灣卻意見這麼多呢?(當然在伊斯蘭當中女生當裁判是不被鼓勵的),我承認也認同男生當棒球裁判與女生更適合,因為男生在發展的階段中比較有機會接觸棒球以及先天體能的優勢,不過這跟禁止女生當棒球裁判有什麼關係?重點應該是在「適任」上面吧?這不是對所有男生的抱怨,是對邏輯不好、抓不到重點的男生的譴責,如果性別是決定性因素,那以後考裁判就加一條性向測驗算了?何必弄那些筆試、體能和術科測驗??

      世上還是有不錯的男生的。當棒球裁判除了是我的興趣之外也是一個承諾,我有個好朋友許了更艱辛的願望----他希望能培養出一位台灣第一位女性總教練,身為棒球經紀人的他,盡心盡力在南台灣領著女子棒球隊,我不能做什麼,所以跟他相約我也會努力留在球場,直到其他女性裁判的出現,然後我就可以去當紀錄員了,我只是卑微的希望,號稱民主自由兩性平等、台灣是國球的地方,女裁判的統計數字不要是零。

        現在我在新店站得好好的,希望可以一點一點的進步,進步的速度可以至少抵抗其他場子裁判的壓力,留在球場是我的興趣與願望,不至於渲染成什麼女性主義或社會改革,我只是喜歡運動、就只是愛棒球,我看著新一輩的棒球裁判多數很年輕、性別歧視不那麼嚴重,例如時常合作的王就常鼓勵我,而上一輩意見很多的幾乎都是五十多以上,這表示他們其實待在球場的時間不多,我會長大、他們會老,我們就比誰撐得久囉?

        到底是哪個傢伙說伊斯蘭歧視女性的啊??棒球場上的那群老男人最沒資格說!

創作者介紹

棒球裁判的窩---台灣棒球加油!!

samtig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