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些日子在新聞上看到一則新聞,是說高鐵的入口驗票機不會去驗優待票,也就是說,如果想要偷雞摸狗,就可以用優待票半價去坐高鐵,而且新聞記者講得一副人神共憤、高鐵該死的樣子,不是要為高鐵說話,只是這則新聞真是讓我驚訝,難道我們台灣人沒水準到這個程度嗎?

        最近收到這份轉寄郵件,只覺得說出我心底話,所以貼上來與大家分享。或許是我運氣好?到哪裡我總遇到不少好人,去7-11寄個東西,店員幫我算出最划算的做法,還騰出位置讓我坐著寫地址、戒我一堆器具打包,去郵局也是這樣,服務之好讓我很滿意,總覺得熱心的好人真多,連坐個公車付兩段票,司機還跟我說搭幾路就可以只要一段票,看了那則新聞,我還以為台灣道德淪喪了??

        我覺得高鐵的回應很好,只是冷冷的說:「我們相信乘客。是可以派人守著抓、驗票,但是這樣太不尊重人。」說得真好啊!記得上德文課時,老師也是這樣介紹德國的系統,入口處根本就沒有人驗票,連個柵欄都沒有,乘客自己要走去打票處,插入票卡打上印記,表示當次所購買的票是使用過的,我是很有信心台灣人是有這樣的素質的!或許一直沒有水準的、保持不長進的,就是那些少部分記者吧?

 

自由心證 ‧王文華
>
> 我很喜歡「自由心證」這四個字,因為它代表著對個人無比的尊重和信任。
>
> 對於陌生的事物,懷疑和否定是人的天性。
> 但要能尊重和信任,就需要高度文明。
> 在法國超市買蔬果,挑完後自己拿到秤上。
> 秤上有各項蔬果的照片,你按其中一個鈕,然後把東西放上去。
> 秤會自動印出一張價錢標籤,你貼在塑膠袋上。
> 結帳時小姐掃瞄價錢標籤,不管裡面是什麼東西。
>
> 法國超市自秤重量
>
> 聰明如我們,已經想出了多種偷機的方法,但法國人不介意。
> 他們假設大部分人是誠實的,少數人做怪,是讓大多數人方便的必要代價。
> 上巴黎的公車,沒人跟你收票,你自己要到車上的「認證機」去刷票。
> 你若不刷,司機或其他乘客也不會管你。
> 但我看人來人往,就是很少人這樣厚臉皮。
>
> 巴黎公車的認證機
>
> 我在史丹佛念書時,考試時沒人監考,考完後沒人收卷。
> 鈴聲一響,你應該自己站起來,把考卷丟進教室外的教授信箱。
>
> 史丹佛交考卷的信箱
>
> 西方司法的基礎是「假設無辜」,意思是除非有足夠的證據證明某人有罪,他都是無辜的。
> 在台灣我們教小朋友不要跟陌生人講話,意思是除非某人能證明他是好人,他就是壞人。
> 無奈,卻必要。
> 不必怨天尤人,只求先盡本份。
> 練習自由心證,可以從分類廚餘做起。
> 雖然政府有規定,但你真的把廚餘和垃圾混在一起,也不容易被抓到。
> 但「被抓到」是做人的最低標準。
> 如果希望有一天能得到陌生人的尊重和信任,也許從今天開始,先做一個高標準的人。

 


 

創作者介紹

棒球裁判的窩---台灣棒球加油!!

samtig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幹麼不簡單
  • "或許一直沒有水準的、保持不長進的,就是那些少部分記者吧?"
    這也算教育失敗吧!記者都是受過教育的知識份子呀!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