辦理完飯店的入住後,那些長年征戰的球員該睡的睡、想玩的去玩,一點都不會來刁擾我工作,傍晚時分我決定下去餐廳吃東西,打從一開始就不想跟這些洋鬼子培養感情,於是乎我端了食物就自己開一桌吃,可是球員卻叫我過去一起,其實我第一天很挫折,濃濃的澳洲口音讓我常常不清楚他們在說什麼?好在飯局中他們也沒有太煩我,問我一些很簡單的背景和台灣習俗,我心理想說:今天進度至少要拼出一篇出來....

       後來奇妙的事情開始發生,我發現陳金峰在我面前拿飲料,接著個個中華隊的球員都出現了,開始後悔怎麼沒有帶相機出來?不過後來我還是沒有照相,因為看太多次之後就麻痺了,你不至於會想跟同桌吃飯的人要簽名吧??不過我承認,跟彭政閔搭電梯的時候,我應該還是有露出花痴的臉吧??

        跟中華隊比較有講到話的大概就是興農牛那三寶、羅國輝和林英傑,好吧、我有跟林恩宇說話,不過比較是接近頂嘴,最風趣的還是泰山和林英傑了,有次吃飯我跟林英傑打招呼時,他還說:「你不是澳洲隊的喔?」我說:「是啊、是臥底的啦~~」

         晚上球員有個會議,領隊希望我去露個面,以便正試介紹給球員,所以我只好去了,那天總教練說了不少話,後來他們讓我說說話時,我說:「這輩子所有F開頭的髒話今天都聽完了~~」搞得大家哄堂大笑,大概是從那刻開始吧?或許他們查覺我的嘴巴也不是省油的燈,接下來就是一連串鬥嘴的日子了....

        其實前兩天還很相敬如賓的,後來大家玩笑就越開越過火了....當然我也越來越享受跟他們在一起的生活,我會跟他們下場一起玩球,他們也不忌諱我任何事情,在嘉義球場遇到有老人對我們罵說女生不能進入球員室,後來我們家球員幫我罵回去更大聲!我開始覺得他們還是真的對我很好,不是在跟我說客套話耶~~~

         前面幾場比賽都是熱身賽,每天只有半天的時間就搞定,大部分的球員我都記不起來,洋人對我來說都像是同個爸媽生的,加上他們他彼此叫綽號,真的很難記耶~~~球員後來也發現這點,我也只好承認我分不出來誰是誰?於是乎"大頭"首先發難(外號Skull,就是大頭的意思),他問我知不知道他的名字?我回答:Brett或Bretty或Roneberg都不對,見他越來越失望的表情,只有拜託他公佈答案,他說:「要叫他Skull(大頭),是朋友就要這樣叫他!」心理其實有點感動耶~~

        後來有幾個人比較常混在一起就熟了,除了大頭之外還有打擊王歐特金、身高205的傻大個、斯文左投本恩賽,當然還有最紳士的湯姆,還有也對我很好的胡伯,剩下都是很幼稚的搗蛋鬼:肯特、安德魯、湯普聲、亞當和布萊特兄弟~~~以他們為出發點,我後來竟然全部都記起來了~~~

        他們有多皮?多幼稚呢??基本上我可以為他們每個人寫一篇了!!因為常常幹些蠢事,我常常罵他們白痴,過了幾天後我發現,只要當我一變臉,歐特金等幾個人就會圍著我、指著自己用不標準的中文說:「白痴!」讓我都會生氣不起來....後來我會讓他們發現:「他們遇到對手了!」老娘用英文頂嘴也是火力一擊棒的!!

        後來除了動口之外,我也會忍不住動手,導致於有次去天母球場時,棒協的工作人員過來問我:「聽說你會打罵球員喔?」後來我"見效登生氣",一不做二不休,豁出去回答說:「是啊!我是有打罵球員啊!不然這幫洋鬼子澳客要怎麼管教?不可以打罵球員的話妳們就找別的翻譯給我換掉啊!」這當然是半開玩笑囉~~不過有此可知為何我能天天蟬連工作人員間的笑話冠軍寶座了!!

創作者介紹

棒球裁判的窩---台灣棒球加油!!

samtig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