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護員蓋瑞與左投本恩賽(Adrian Burnside)

先發投手Scott Mitchinson(很多投手先發之前習慣獨自一人聽音樂放鬆)

 

        剛剛說到澳洲隊比較人模人樣的,很抱歉遺漏掉本恩賽(Adrian ),他也算是傻裡傻氣名單之一,目前效力於教士3A,過去曾與陳金峰同隊2年,從他口中得知陳金峰赴美第一年與美國記者處的不好,後來就正常化了,與中華隊的熱身賽前他還跑去跟陳金峰敘舊,並稱讚他英文變得好好喔~~他算是陣中先發中繼兩相宜的左投,有次中繼兩局後,我問他須不需要冰敷?他說:「算了,不管有沒有冰敷,明天都還是會酸~~」

        本恩賽應該可以當選好人好事代表,常常出門看到東西就說:「我太太應該很喜歡這個。」事實上回去之前,他花了四千多運費寄了一大箱東西,很多都是給太太的紀念品---像是皮包與衣服,他與太太育有三子,想必感情非常好,原來澳洲人也有這等好人啊~~~不過他就是一付傻裡傻氣,常常一出門問了價格就要付錢,讓我得要跟他使眼色,後來他就跟隊友說:「在台灣很多東西都要談價格,不可以一下子就付賬,我都要等索非對我點頭時,才敢付賬。」

        第二張照片是後來幾天突然出現粉斯相隨的史考特,他是個很聽話的小弟弟,所以我都叫他"史考帝",人很隨和且好相處,由於算是臨時換將,所以觀戰手冊沒有他的名字,因為手冊後來有出更新版本,要放上他的新照片與資料(雖然棒協後來資料更新了、但是照片還是放錯了!唉~~),我問他基本資料中是打哪一隊的?(答案是費城人1A),我問說:「Which team you play for?」他老兄回答我說:「Australila!」當然又讓大家笑成一片了~~~

         決賽的時候我們週遭突然出現了一位女粉絲,她在預賽時也為棒協工作,而且她跟我說她住在美國半年學英文,所以我也不管她為什麼常出現在隊員附近。當她看見我家史考帝時立刻驚為天人,從此之後幾乎吃飯時間就會看到這位粉絲出現,一開始我並不以為意,後來我就想要越離越遠了.....

         飯店是採自助式,擺上幾張桌子供我們隨意用餐,但是桌上會放著國旗區隔,所以同隊的一定是坐在固定的那三桌中,一開始澳洲隊就不會讓我單獨用餐,況且熟了之後大家就會一邊吃飯、一邊聊天,這位留美的粉絲我本來沒有多注意,因為我心想她應該會英文啊!想不到過沒多久她說:「澳洲人的英文怎麼這麼怪?好不標準喔~我都聽不懂,你怎麼會聽得懂啊?」我跟她說:「不要怪他們的英文,因為從她們一生下來,她們的父母都跟她們講這種英文。」我真的很不懂,為什麼美國才是標準呢?

        飯桌上講的多半是生活上的笑話,不然就是大家互相虧來虧去,可是這粉絲常要我幫她翻譯,才知道球員在跟我說什麼,我真的不能理解為什麼我要同樣的笑話講兩次?難道我吃個飯也要工作嗎??後來我被拜託翻譯一堆幾歲啊?喜歡什麼啊?很蠢的問題,我以為「How old are you?」不是國一就有教過了嗎?

       本來這位粉絲跟我說她很喜歡史考帝,想要跟他坐在同一桌,我就叫史考帝轉桌過來跟我們一起吃,可是這問題越問越下流,我丟下一句:「妳自己搞、不甘我的事情。」當場就拎著餐盤換桌吃,很抱歉丟下一臉無辜的史考帝。這樣很沒有禮貌,可是我真的很討在那種情境下厭翻譯這種鬼問題,特別是大頭跟我說:「我才不想娶她、只想跟她玩玩。」我當場轉頭說:「去你的!」

         這下子氣氛有點尷尬,史考帝也把餐盤端著換桌吃,可是讓我火大的故事還沒有結束,那粉絲還問我:「他們好像要約我出去耶!你要不要一起去?你幫我翻譯一下,我不知道他們說是幾點要去哪裡?」媽啊~~要被人賣了都不知道?我轉過去跟他說:「小姐,妳已經是個成年人了,做什麼決定要為自己負責,要私底下約出去就自己處理,如果你發生任何事情都與我無關,我不是三七仔!」語畢,我端著餐盤換到更角落一桌去跟湯姆吃。

         湯姆問我怎麼了?我想我的表情一定是一派凝重吧?我說:「界線,人跟人之間有界線,我不懂澳洲人的界線是怎樣?即使以為跟我很熟,但是某些事情還是要有界線,那個台灣女孩的界線我不知道也管不著,只希望比賽結束之前不要有任何的麻煩。」湯姆說:「我了解了,不過不是每個澳洲人都這樣,很多澳洲女生也受不了澳洲男生的越界。」

         女球迷對球員投懷送抱時有所聞、不足為奇,我只希望不要有糾紛、上報即可,受傷的不只是女生,我更覺得傷到所有台灣或東方女生的形象,那樣的輕薄讓我很不爽,所以我用我的不爽讓湯姆、史考帝等人被我連累安靜用餐,那桌人當然也意識到了,在問我還好嗎?回來吃啦~~我說:「做點讓我可以尊敬你們的事情好嗎?」那幾個幼稚的臭男生才說:「是的、媽~~~」

創作者介紹

棒球裁判的窩---台灣棒球加油!!

samtig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