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兩個星期照例忙得一踏糊塗,忙是應該的~~~連週三的馬來文期中考我都放棄去學校了,好在昨天老師說放我一馬,等到期末考再加重比例即可,無所謂啦~反正馬來文比德文或阿文都友善多了,東南亞真的是我的歸宿啊......

         事情多如鳥毛,忙到我又開始腰部僵硬,好死不死周六被裁判老師叫去站一年一度的台大慢壘比賽,我跟前輩說:「不是說好這星期六不要排我嗎?」他撇下一句:「我沒有排你啊,是老師排的!」在裁判卡位挺嚴重的情況下,我還能這樣保有工作,真的不知道是該哭還是該笑?天生勞碌命,沒有得閒的時候。

        我不是很喜歡站慢壘比賽,因為很容易睡著......只是純粹友情贊助:「去站著!」不過每站60-70分鐘就有五百元,時薪很高,可是真的很無聊,好在一年就此一次,在這涼涼的11月天挺不賴的。中間休息時跟其他裁判傳了幾球,我的腰真的不行了,硬得跟板子一樣,手也拉不到後面去,真慘。

        周日可以休息嗎?不、不、不,周日是我的固定裁判工作,說什麼都不能請假的那種,最近不過請了三個星期,就被警告多次下次不可以,我嘴裏說好,不過心想:「該請假時還是要請假啊!」那天周六站完裁判,跟高前輩說我要去跟朋友吃飯了,他還說:「什麼?你還有朋友喔??」是啊,如果週末固定站裁判,久了真的都會沒有朋友。

        星期日人也是很累,周六站一天裁判、晚上又跟朋友出去玩太晚了,結果還是給我排一場主審!虧我睡覺前還許願颱風快來、周日停賽。看來我人緣不好,都離開這麼久了,才回來的第二場就站主審喔?不過他們說他們也很累,反正就說什麼我不在的時間牠們都要多站,好啦~站就站啦........天氣涼涼的,站主審比較輕鬆。

         站主審很麻煩,要比自己穿得跟忍者龜一樣,夏天真的是很無言,有人還會塞冰塊在裡面,裝備這東西很奇怪,有時候我站好幾場,一球都沒有被打到,有時候、球就專找沒護具的地方。我已經好久沒有挨球打的,偏偏周日就挨了「三顆」!

         前面兩顆都是躲不掉的擦棒球:打擊者揮棒後球就直接往我臉上打,基本上最後的記憶就是「揮棒的畫面」,接下來記憶會有短暫空白,真的是很想罵髒話的痛!好像被狠狠打了一拳,頭會暈暈的...所以我會甩甩頭、保持清醒和平衡,最痛的是「牙齒」,整個口腔的牙槽好像被搖一搖,而且牙齒會有被打掉的感覺,我會把下巴動一動,確定他們都在應該在的位置上。

        第一球衝擊力很猛,旁邊的球員對打擊者說:「你死定了,打主審,等一下你的好球帶會跟窗戶一樣大!」後來好像是被刺殺的吧?反正我沒有拉他三振.....一場比賽被打到一球已經很慘了,居然我挨了兩顆,第二顆把我的「護喉」都打掉了,可以想像衝擊力道之大,我也是暫時記憶空白,還是捕手提醒我說:「您的護喉掉了喔~」我才知道的.....

         正當我在想怎麼會這麼倒楣時,第三顆又來了......這是顆挖地瓜的球、捕手卻正好沒有檔到,彈地後就到我的右大腿:「剛好在護具的上方。」機車啦~~~只要低半顆球就有護具可以檔的說,偏偏又上來我的右大腿,痛得我走了好幾圈,還要假裝沒事......如果要往好處想,至少打的不是左大腿,我在左邊的相同部位有個舊傷,若打到就麻煩了。

        下一場的主審是我的學弟,他也臉上挨了一記,比賽結束後卸裝備時,還問我:「妳剛剛被打那兩下不痛嗎?我被打一下就覺得好痛喔!」我說:「當然痛啊!我也是人生父母養的耶。」他說:「那你怎麼看起來沒事啊?」我說:「故做堅強囉!不然是要我原地打滾、噴冷凍劑後上一壘嗎??」

        當主審最怕的第一是下雨、第二是熱天,因為要洗裝備、擦裝備真的很討厭.......這涼涼的11月站主審,很不錯啦......Insha Allah希望這星期日不要下雨囉。

創作者介紹

棒球裁判的窩---台灣棒球加油!!

samtig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Marina
  • 妳的故事真的很多耶~ 每次都讓我笑開懷~
  • Marina
  • 天哪...看的我不知道該不該笑...妳真的寫的很好笑...可是笑了  又覺得好像在笑妳被球打到...  很掙扎說!  所以...我又內傷了...
    另外啊~ 妳當然有朋友呀~ 妳約吃飯,只要我有空一定到~ 開玩笑,又有的吃、又有的笑,沒事怎麼可以缺席!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