棒協給我的證件上面寫的是「隨隊翻譯」,也有不少前輩跟我說應該做什麼?可是基本上都是有聽沒有懂,反正一堆假設性問題不如自己來一遭,於是乎我背著我的命根子---「筆電」和拖了一箱行李,就這樣去接機上工了......「隨隊翻譯」到底是什麼?我想我會好好去下定義的。

        接到球隊之後就直接前往飯店---「嘉義耐斯王子飯店」,果然不愧是六星級的大飯店,加上非常優秀的孫經理,讓我的日子過得非常愉快!由於是熱身賽的關係,大家普遍是玩耍的心態,心情很輕鬆,只有一場團隊會議比較正經,加上飯店緊鄰著百貨公司,完全沒有人會吵我,除了下樓吃飯之外,我就在這舒適的房間內辦公,很厲害喔~~大概吃得好吧?所以我完成不少工作量。

        照片就是我住的房間,大大大的四人房,衛浴設備還有三套:上廁所的、泡澡的和淋浴的。可是直到退房都只有我一個人住,因為當時只有我們隊與中華隊在那飯店,中華隊又不需要翻譯......一個人住很快樂,那時候球員跟我還不熟,只有吃飯會碰面,所以真的挺舒適的.....

       隨隊翻譯需要做的目前為止好像是接機和飯店入住,一點都不難啊!可是久了之後才發現「隨隊翻譯」只是挑出來的職稱之一而已,好聽一點是說整隊在台灣的重責大任都在我身上,難聽一點就是什麼鬼都要我處理。不過澳洲人對我都挺好的,溝通上也沒有大礙,反倒是跟台灣人在溝通上面會有障礙。

       我們每天的生活很固定,不是在飯店吃東西就是去球場,大概到了第三天我就很適應生活了,老實說我很享受在其中,每天只要完棒球和吃東西,這日子太愉快了吧!?如果我不用晚上回去寫會議記錄就差不多接近天堂了,如果可以的話,我會考慮當成終身職業的......

        我不是很內向的人,也很愛開玩笑,所以跟球員處得不錯,每天早上去飯店飯店吃飯,然後大家就開始聊天用餐,用餐後就是出發去球場,若是夜間比賽就回房間、等到吃完中餐後下午出發;交通工具是巴士,通常在車上我會跟領隊敲行程,後來多半在跟大頭鬥嘴,不然就是打罵球員;

        到了球場後球員去熱身,我就去催攻守名單,也會幫球隊訓練員弄冰塊、補充飲料等等,然後我也下去跟著練球,大概就是跟球員玩傳接球,多半是幫教練接球:「他打出去給球員守備、球員回傳給我、我再拋給教練。」如果還有時間他們會餵球給我打擊,這樣時間就差不多比賽了.....

         比賽一開始我就開始吃中餐或晚餐,一律是潛艇堡或是漢堡,熱身賽則是有飯店便當,原本我也是很有紀律拿一份吃,不過球員完全失控,基本上是想吃什麼就拿什麼?後來我也養成壞習慣,只挑自己喜歡的吃。比賽開始球員忙、我很閒,但是他們也不會放過我,當我在啃潛艇堡時就會有人說:「索非!看你一直在吃!妳吃第五個還是第六個了?還不去熱身?」剛開始我很笨,還會說:「哪有,我才吃第一個耶!」後來我已經會很冷靜地說:「恩,不要吵,我在創紀錄,試著打破12個.....」

       比賽開始後他們會補充水分,還會調製一種「電解質水」,看起來黃黃的、喝起來酸酸的,就是無糖的寶礦力啦!後來我愛上這調製工作,常常就在冰桶旁邊製作,唯一一個工作風險是傻大個路過時,喜歡惡作劇把我「擺到」冰桶裏,真不知道他們吃什麼長大的,怎麼力大無窮啊??比賽後段他們要喝蛋白質補充,就像阿華田那種,不過通常比賽後段我很忙,所以這調製工作還是防護員的,我不懂怎麼依照個人需求調配。

        比賽當中大部分時間是在看球賽啦~~~不然就是跟球員聊天,我通常會固定一個座位,因為他們很愛嚼菸草,嚼菸草後會一直吐口水,整個休息室好髒,只有我的座位前面是乾淨的,所以當然要堅守囉!不過堅守座位是我自己的幻想,因為他們通常是一整個亂坐,飲料也是一整個亂放,有時候還會有人問我:「有看到我的打擊手套嗎?」那個一整個雜亂,只能眼不見為淨了....

       比賽終了是我最忙碌的時候,有時候會抽到球員藥檢,贏球會有記者會,還要把球員送上巴士,有次我同時遇到,每個地方都要我去,我很無奈說:「當時找我當翻譯,沒有說分身是必備技能耶?」藥檢後來都是領隊大衛陪著去,我只好去記者會或者帶球員去巴士,個人非常不喜歡記者會,為什麼不能找懂點棒球的記者去採訪呢?有些問題我都不好意思翻給我家總教練。

        我家球員挺三八的!賽後我們都會做暖身和教練說話,這時候我會去跟球員說誰要藥檢或者去記者會,有些球員還會盧我:「記者怎麼沒有找我,我表現得比較好耶!」我也只能無奈的說:「又不是我點的!」如果他們繼續"盧",我就會說:「好啦~好啦~~晚上我我訪問妳啦.....」藥檢部分倒楣的惠特夏被抽到兩次,讓他F連連.......

         回去飯店後就再吃一餐,一樣跟大家虎濫就是了,一般來說球員會待在房間上網、睡覺、打電動,如果是中午的比賽、而隔天是晚上的比賽,球員就會出去逛夜市什麼的.....每晚我會上去確認送洗衣服,還有再確定隔天出發的時間等等細節,這樣差不多就可以收工了,不過通常更晚一點我還是會抽空出去巡房一趟,確定他們沒有惹事生非,剩下的時間我就處理自己辦公室的事情。

        通常球員會找我聊聊天,分享一些他們採購的戰利品,不然就是他們小孩的照片、喜歡的音樂等等,當然也是會問我可否帶他們出去玩,我都會說「晚點、晚點....」,敷衍久了球員就會追問「那什麼時候When?」若是那幾個幼稚的傢伙,我就會回:「等妳長大後When you grow up!」;很怪~他們很喜歡買皮包之類的,就是那種好像不合法的吧,有次我看看後就想回房了,他們問:「你要去哪裡啊?」我說:「去叫警察.....」

        翻譯的日子大概就是這樣過,跟他們在一起挺不賴的,只是有時候還是會很想說中文.....

創作者介紹

棒球裁判的窩---台灣棒球加油!!

samtig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李逵
  • 此則為私密回應
  • 狐狸安娜
  • 此則為私密回應
  • Marina
  • 他們明年三月還要來,不是嗎?  到時候,你又可以好好的回憶一下,然後我又有好多有趣的新「文」可以看了~
    不過...我很好奇...到時候你會不會發現:怎麼整個過程似乎跟世界盃一樣?! (如果他們都沒有...grow up的話...)
  • 李逵
  • 這算是很特別的經歷,可不是每個人都有這樣的機會!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