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為棒球裁判的職業風險就是「遭球吻」。就算已經穿得跟烏龜一樣了,為什麼球總是可以找得到地方吻我?至今我仍然深深不解??一般來說,打到護具都不算什麼----除了擦棒球面罩直擊面罩之外,真的有「牙齒重組」的深刻感受,不過也只是痛個一陣子,下場後大概就不會怎樣了,倘若打到沒有護具的地方,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從世界盃回來後我也恢復正常生活,週日站的裁判多半兩場壘審、一場主審,沒有什麼特別的事情。印象比較深刻大概是有場站主審,連續三顆內角近身球,第三顆就「丟人了」!搞得打者衝上去要打投手,我得要穿著烏龜裝追上去擋在中間,真的很討厭球場打架,好吧?或許有時候很好玩:「但是不要我當主審的時候打!!」等到攻守交替後我就拜託要打人的那隊----我當主審的時候不要打架啦!!

        前面幾場好像沒有被球打到吧?有也只是無傷大雅的護具,難怪我想不起來,可是今天這顆真的是「刻骨銘心」!哎呀~~打到左大腿內側了......那是顆擦棒球,直直就找到洞吻我,看得到、閃不開啊!痛得我跳呀跳地~~~那種痛的感覺就是:「需要找個人揍幾拳才能紓解的痛!」我能做的最大努力就是盡最大的全力保持站姿、不要在底上打滾----反正我也不能保送上一壘啊。

        我相信我的淚水一定在眼眶打轉,擦棒球就像是子彈一般,對於我沒有躲開真是合情合理。唯一慶幸的是打到的是內側,不是我前方舊傷的部分,唉~~講到我左大腿前側的舊傷就很煩,三不五時就發作一下(重複受傷),真不知道該怎麼辦??球隊很好心要給我冷凍劑噴一噴,其實我自己也都有帶,只是考慮到噴完之後畫面會像是我尿褲子,基於美觀、自尊和尊嚴就婉拒了。

       前輩本來叫我先去擦藥,可是我不想耽誤比賽就繼續站,結束之後前輩又叫我去擦藥,可是我還是不想,終於他猜到了:「因為公廁很髒、妳不敢進去對不對?」我笑說:「對啊!我寧可繼續痛....」其實這樣不大好,對於之後恢復將會延後,可是我比較一下後:我確定想要回家後才處理。現在還是很痛、不過好家在平常我養了很多肉,應該不會有大礙.....

         其實我這樣不足掛齒啦~~聽說之前有前輩被打斷索骨的:站主審時身體太前傾,護具往下滑,好死不死擦棒球就打到肩膀。我真的很納悶:為什麼球球總是可以找到空檔?為什麼?為什麼??球場合其大、護具何其多?為什麼就是要打我們的空檔?用瞄準的都沒有那麼準吧?真是個謎啊?

        說到這裡讓我想起世界盃的其恥大辱!本來想要裝做人生中沒有這個汙點的,不過還是說說、提醒大家小心界外球!話說那天是澳洲對古巴的首戰,開賽沒多久湯普森找我去跟攝影師說些什麼?我其實有注意到,因為當我面對攝影師與湯普森時,勢必位置是背對球場,所以我就故意站在攝影機後方、以免挨到界外球球吻,可是事情總不是憨人所想的那樣!!

        突然覺得後頸一記重擊,我想都沒想就往休息室裡面衝:「因為太丟人了!」我牛某怎麼可以在球場被猜棒球打到呢?當主審是沒話說,可我怎麼樣都是個靈活的胖子,為什麼是我被球打到?為什麼?為什麼?這樣我以後還怎麼在球場上混呢?況且當時有電視轉撥,這時候一定要躲進去先啊!

        真的不敢相信!世界盃首戰我們的防護員第一個要照顧的是我?好丟臉喔~~~等到回過神來才知道痛和危險:我被打到的是後頸與後腦杓中間,那顆球是有擦到攝影機的配備才打到我,如果當時是直接打到我,我就可以跟真主阿拉見面了......後來又想到棒協好像沒有幫我保險,真的是命大啊?Alhamdulallah!!

         打到那個地方的確不妙,防護員布魯斯要幫我冰敷,可是我不想,也是因為太丟臉了:這樣不就讓大家都知道我被球打到嗎??不過他們挺慎重的,倒是每個小時都來給我檢查一次,外傷並不明顯,主要是檢查我的「眼神」,叫我看著手指、眼睛注視手指移動的方向,還有檢查眼瞼之類的,持續到隔天早上才停止這樣的檢查,挺慎重的~~~在台灣打球我通常只會領到撒龍巴絲一張或冷凍劑10秒鐘。

        球員也是挺不錯的,都有陸續過來問我還好嗎?可是弄得我挺不好意思的,好像造成大家的困擾了?有幾個多問幾次的,還搞得我說:「不要問了啦~沒事啦~~」心理醫生飛利浦說:「他們是關心才問的啊!」唉~~洋人都很愛搞溫馨、支持、鼓勵那套,跟我們華人文化很不一樣,矯情的話我說不出口,我只有回他們說:「你們是擔心沒人弄吃的吧?別擔心、棒協會派別人照顧你們的。」心理醫生飛利浦老艾跟我說那些分享和愛之類的,搞得我後來也是直接跟他說:「我是念社工的,不用幫我複習啦~~」

         後來的比賽也有兩顆很接近我的界外球,我真的不懂為什麼就是找我?其中還有一顆是「我只是路過」就過來的,ㄍˋ就算用算時間也沒那麼準吧?弄得我手上的茶有一半都灑出來:那可是牛爸爸親自沖泡、送去新莊球場給我喝的耶!!(後來幾天太想念茶、所以都請牛爸牛媽拿拿球場)。

           最近不知道怎麼搞得?怎麼每次上球場就有事??今天這顆真的是有痛到了!!

創作者介紹

棒球裁判的窩---台灣棒球加油!!

samtig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李逵
  • 此則為私密回應
  • 李逵
  • 此則為私密回應
  • 撒旦格 老子
  • 如果真ㄉK怕ㄌ..可以考慮當個 慢壘裁判..就像我一樣..哈哈..
  • 李逵
  • 鐵牛以前打棒球的時候曾經當過投手,
    有一回被打者的強襲球直接打中臉頰,
    那可真的是痛到唉爸叫母,
    還要用已經腫脹的臉罵出那幾句含糊不清的髒話...
    棒球果然 無疑 真的 絕對是個危險的運動啊!
  • Meney
  • 喜歡看你寫的裁判趣事,可不可以就把内容也放在你未來靈媒書之内,一种價格雙重享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