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中華隊的教練團終於出來的,一方面很高興但也很難過,因為早在去年澳洲隊早已安排一整年的前進奧運計畫,甚至安排與日本國家隊交手數場,當我們今天終於知道教練團是誰時,澳洲隊早已募集百來位選手將打為期一個半月的盃賽選拔國手,記得世界盃期間,我叫魯吉克自己去外面走走,他卻拿著甜筒跟我說:「我們要拿奧運冠軍,不是為了觀光。」我問他們台灣選手都沒有確定要怎麼情蒐?他們說只要是有潛力的台灣人長期都做紀錄,所以到時候誰入選都會有資料的!為什麼那些巨型單細胞生物可以?我們在現此時還看得到新聞說:「情蒐很重要!現在要快點作?」

        我很愛棒球、也很愛台灣,可是為什麼一想到台灣的棒球就會一整個無力呢?記得在世界盃期間內,他們總是愛問我:「妳支持我們還是台灣?」我當然是說都支持!A組支持台灣、B組支持澳洲,他們說這樣不行,一定要選一個。我說我是台灣人、當然支持台灣,除了得到一堆噓聲、也有幾個在喊:「妳是澳洲人、妳現在變成澳洲人啦!」最刺痛的一句話是有人說:「索非!台灣人連休息室都不讓妳進去,妳還要當台灣人嗎?」(之前在南部球場,我被老人罵說女生不能進去球員休息室被他們知道。)

        我這前半生已經過得很勵志了,實在不想在棒球方面也很勵志!可是為什麼環境這麼差呢?我只是喜歡棒球啊?過去的例子我儘量記住,因為憤怒的力量特別大,我還記得他們說的話,光是一句「女生就是不行」就很討厭了!當然還有什麼女生不能碰裝備、不能碰到壘包!女生跑起來不能看!女生怎麼會懂棒球?還有另一種混蛋話:「那是女生判的、不要跟她計較!」

         不管壘審工作做得多好,不管我站過上百場,只能眼睜睜看著那種連壘審都沒站超過五場的男生就能站主審!我不知道為什麼?只因為他們有男性性器官??不然我真不知道我到底少了什麼??我一直是忍著,我不抱怨、更不放棄,換來的是有人指著主審護胸說:「妳壘審站得再好也沒有用,看到這個護胸了嗎?這從來都不是為女生設計的!不是我們不給妳機會,是因為沒有人會信任女生的判決。」我說:「那是你的意見,可是我不這麼想。」

        我以小人之心在猜想,從我第一次執法開始就有人等著看好戲,不然為什麼我第一場實習會是台北市高中聯賽的二壘審,上場前還不忘提醒我:「妳補位來得及嗎?速度很快喔?」還有人說:「上次那個女生在二壘哭出來了,妳確定妳要上去嗎?」我說:「要,我要上去。」而第一場的主審是三人制的少棒聯賽,還配給我一個「第一次上場」的壘審。我忍,因為我知道就是有人要整我,我忍,因為我需要的就是上場的機會。這種磨練的機會很難得,是那些有男性性器官的人從不曾擁有的!也是一種幸運吧?

       別的主審被球打到去噴冷凍劑、塗藥膏都沒差,可是當我挨球打就是硬挺住,因為當我還沒有先喊痛時,已經可以聽到旁邊說:「哎呀~~女生會哭不會哭」、「哎呀~~女生塗藥膏多麻煩」,難道我曾經要求特殊待遇嗎?我唯一卑微的請求就是給我一個公平的機會。事實上,要不是洪老師的堅持、和新店吳會長的接納,我現在不可能有每週站主審的機會。

        我在台灣不知道聽過多少次:「女生怎麼會投球?我不要跟女生丟。」當我跟澳洲隊在球場而沒有帶手套時,我跟柯林斯說想要玩球,他跑到後面休息室弄了手套給我,歐特金和湯姆都會餵球給我打,漢莫、休斯和魯吉克會與我傳球,那是怎樣?澳洲國家代表隊比不上台灣河濱公園打球的人嗎?有次是魯吉克主動找我去玩傳接球,我說:「你確定要女生跟你熱身嗎?」他說:「為什麼不?棒球很簡單、又很好玩(easy and fun),每個人都可以玩啊!」把我搞得非常錯亂。

       我還是很愛台灣、我還是很愛棒球,可是為什麼要這麼困難呢?為什麼幾年前我們可以海扁澳洲隊,現在他們可以很大聲跟我說要拿奧運冠軍?如同他們跟我說的:「台灣有在進步,可是我們進步得更快!超越只是時間的長短!」這句話快要換成中國隊說了!澳洲人說:「妳來澳洲站裁判吧!我們只看得到妳的判決、看不到妳的性別。」我說:「台灣會有更多的女生當裁判的,到時候情況就會改變。」這句話我其實講得很沒信心。

        雖然這一年來已經是在新店固定站裁判,可是每次接到裁判輪勤的通知還是很開心,雖然已經是每週固定卻還是很開心,因為那種「等機會」的感覺很不好受也很難忘記,況且出了新店球場少不了還是得繼續忍!今年的球季就快要結束了,接到電話說週日晚上會長請所有球隊和裁判聚餐,在猶豫中聽到說一定要我去,這可是個「鼓勵」呢!真的很感謝新店棒協吳會長給我機會,讓我可以在那裡長期學習、累積經驗。

        透過棒球我才知道不是所有的事情努力就會有好結果,盡力去做就是宿命。有幾次氣不過也很想放棄,我在很多方面都可以是很優秀的,為什麼這個環境要這樣對我?所以我試著去放棄,可是要我放棄棒球實在是太難過的,要我放棄愛棒球的難過更甚於被那些人輕視,所以就這樣繼續留在場上了。難過的事情還是會有的,不過只能往好的面向去看:有比賽可以站,真好!

創作者介紹

棒球裁判的窩---台灣棒球加油!!

samtig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撒旦格 老子
  • 我不知道 [男人瀟灑點好]是不是慢壘裁判..不過據我所知..文山慢壘認養這個 萬壽球場後..應該都是我負責安排ㄉ..而且好像打棒球距離也太近ㄌ吧 至於現在站裁判最大ㄉ樂趣..就是賽後頒獎.大家那種快樂ㄉ心情吧 ..
  • 幻象兩千
  • 我是參加在今年桃園縣棒委會辦的講習會,講習地點在大溪鎮仁善國小,實習則是在中壢的中平棒球場,判的是少棒比賽,目前只站過一次三壘審。
    目前裁判證還沒到手,聽說還在棒協公文旅行。很期待趕快站上場執法,我也很喜歡當裁判喲!
  • 男人瀟灑點好~
  • 雖然我不是女生
    無法很深刻瞭解妳的痛苦
    但我知道那種被瞧不起感覺
    真的很幹!!
    尤其是我們在場上執法時!!
  • 幻象兩千
  • 其實我當裁判的資歷比妳菜多了,目前我只站過一場實習裁判。呵呵~
    加油,有一天我們台灣也出現女性的國際裁判,這個人說不定就是妳喲!
  • uchida
  • 整個台灣的社會都是這副德性吧~
     
  • Meney
  • 讀完你的故事,真的好心疼你的遭遇哦! 少一座性器官,就算了,只要不要少一顆腦袋就好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