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篇是為了「不胖的胖堯學長」寫的---這是他之前的指定主題,沒時間在MSN上面細說,謹以本拙作慰勞這位偉大的國軍弟兄,感謝他用青春為我們保家衛國,還有帶給我研究所美好的回憶!

        學長的指定主題是「如何與澳洲隊打成一片」?我想了想、答案就是「頂嘴只是本能」。一開始很想去世界盃只是為了「看球賽」,想說在那裡是很好的(裁判)觀摩機會,況且那是難得的棒球盛會,我家主子也鼓勵我去見見世面,所以就去了。也沒有多想自己的能力能否勝任?直到出發前兩三天才在想:「么壽,棒協沒有問英文程度要多好耶?」出發前大學老師安慰我:「與人相處是妳的強項,連日本人都搞定,況且這是你最愛的棒球,妳怕什麼?」

        於是乎我就隻身一人展開這段神奇旅程了….一開始見到領隊很緊張,而且他的英國腔非常重,我聽起來非常地吃力,感覺自己講話都會抖,我能多安靜就多安靜,球員也對我相敬如賓,只是吃飯的時候會叫找我一起坐,問點很簡單的問題,至於他們聊天的內容,我其實沒有辦法聽懂,他們講話都好像含在嘴裏,加上我也緊張,只想趕快吃完就可回房間,那時候很期待開始比賽,不然這樣的生活真的好悶喔。

        第一天晚上有個會議,就是總教練精神說話之類的,領隊將我正式介紹給大家,他問我有沒有什麼話要說?我直覺反應說:「我這輩子沒有聽過這麼多髒話(F-word)!結果整場就笑翻了,從那開始我就比較敢跟他們聊天、他們也很會跟我開玩笑。或許打成一片沒有那麼困難吧?

        其實在頭兩天我有努力忍住,不是假裝沒有聽到就是對他們搖搖頭,後來還是忍不住會回嘴,例如他們在那邊約晚上去跳舞,我說什麼都不去,歐特金說:「我們會保護妳、跟我們去很安全!」我就會說:「就是跟你們在一起才不安全!」有次那幾個白痴又在搔首弄姿面帶微笑,我就在旁邊搖搖頭,他們說:「怎麼了?」我說:「你們真的覺得自己很帥嗎?」歐特金和克勞佛一整個點頭如搗蒜,我繼續問:「你們真的覺得自己身材很好嗎?」他們點頭點得開心了!我就說:「該死,誰幫我叫一下菲力浦,我們這裡需要他!」(菲力浦是澳洲隊的隨隊心理醫生)

        這種對話多到很難數,我也有講輸的時候。有些球員比賽後需要三溫暖鬆弛肌肉,所以到了新飯店我要陪防護員和球員確定設施,相關的收費、時間、使用規定等等,有次問完後Wise叫我問是否要穿泳衣?我翻譯後確定一定要穿點東西,他就一整個認真、要我問為什麼?我跟他說:「規定就是規定,這會妨礙你嗎?」他說:「告訴他,這樣索非會很失望。」卑鄙….我不知道該怎麼頂嘴,也知道翻譯工作完成了,於是就轉身就走,走到一半他還在對我喊:「妳今天不是也有練打擊嗎?不用防護員嗎?」除了搖頭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那時候人不在球場,沒有東西可以拿來丟。

       有時候會像這樣踩到界線,當然我就會不舒服,這時候菲力浦(心理醫生)常會來問我還好嗎?需要談談嗎?我跟他說:「原來你的工作不是照顧球員,而是照顧被球員傷害的人啊?」後來還真的很常跟他講話,畢竟心理和社工有點關係,比較有話題可以聊,對於「疼痛」他給我很好的建議,以往不管是受傷或生病,我抱持的態度總是:「看你可以給我痛多久啊?」菲力浦建議說:「疼痛就是要你注意那個部分,如果刻意忽視反而不好,可以試著專住在疼痛點上,這是與禪宗相關發展的心理理論。」後來我挨球吻後,用起來真的挺有效果喔~~~

        隨著相處的時間長,彼此也比較知道對方的界線,所以開起玩笑就越輕鬆了,記得有次歐特金在我開玩笑後跟我說:「妳現在好像是澳洲人!跟誰學的啊?」我說:「跟我朋友歐奇(就是歐特金啦)學的,我本來是很單純的(innocent)---頭七天的時候吧。」他就笑說:「對啊,頭七天我也以為你很單純。」這次算遇到壞人了吧!?

        跟他們可以這樣相處,我歸功於「頂嘴的本能」。反正中文怎麼想就怎麼頂嘴吧?幾乎是不加思索,跟他們這樣你來我往的感覺很熟悉,就像是跟我大學那一狗票死黨相處一樣,反正口無遮攔之後不會有人兩百年後拿出來算帳,但是當下倘若不舒服就會叫停,會直接說:「這部分的玩笑不要開。」我真的很慶幸能有這些朋友可以練練嘴皮子,有時候打著燈籠還找不到呢!?

        當然要當個稱職的隨隊翻譯也不是耍嘴皮子,基本上我自認為自己工作做得很好,我都是先把工作做完之後才去玩球的,也會讓領隊知道我在哪裡、做什麼?有時候球員想找我去夜市或聊天什麼的,若我手上有工作也會直接跟他們說,有次突然歐特金跟另外三人突然來我房間,那時候沒有會本部、領隊也沒有手機,所以我們用飯店電話聯繫,應該是領隊跟球員說了房號,他們沒有網路就問我要不要上去跟他們聊天?(拜託棒協幫幫忙,以後房間一定要有網路,不然他們不玩電腦、就是找翻譯玩了!)我跟他說:「不行,我手上還有工作沒弄完,而且,你不應該知道我的房間的。」他說:「我不是一個人啊!」我說:「我知道,但是你不應該知道我的房間,我也不應該跟你在這裡談話。」他就說他懂了,這種事情後來就沒再發生。關於這種界線問題,不得不稱讚一下洋人,的確比較清楚、比較可以直來直往,這樣關係清爽自在多了。

        本身我也常泡球場,除了裁判之外也打過球,所以一個球隊怎麼「照起工」(按部就班)算是清楚,球隊什麼時候需要什麼?每天功課的程序:飲食(比賽前、中、後)、著裝、熱身、按摩、打擊練習、守備練習、冰敷、收操等等,我大概都可以掌握,有次我在幫球員做打擊練習時,總教練看到還說:「哇,我們多一個訓練員了。」讓我一整個怪得意的……

        洋人很大方給予稱讚,有次領隊和公關管理說我做得很好時,我就說:「我認為我做好份內的事情就是幫助球隊贏球。」這種對扮演好自己角色的態度挺合洋人胃口的,像是Foster跟我敲三月比賽繼續當翻譯時,他的來信就寫到:I am sure your help will be one of the keys to our success!,棒球精神其實也是這樣:每個人扮演好每個角色、做好每個細節,我的工作乃至人生態度就是從棒球學來的。

        這陣子也有幾個朋友跟我提到有興趣參與這份工作,也的確這真是很迷人的經驗,不過這份工作能否得到的決定權在於棒協,所以快去抱棒協的大腿吧!!呵呵~~我只能分享一下個人心得,希望能給有興趣的朋友參考,也給不胖的胖堯學長一個答案:我做好份內的工作,然後盡情享受當下的每一刻……

創作者介紹

棒球裁判的窩---台灣棒球加油!!

samtig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