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endan Wise

Mat Kent

        補上幾個零碎的笑話好了。話說這次下去台中看球,真覺得他們還是老樣子,不過這次相處的時間不多,過程又有些難過,最重要是成績打得不好,所以其實氣氛倒是感傷多了一些,我不會忘記週六見到他們的第一眼,那種憂心的眼神,也讓我忍不住紅了眼眶,明明應該是很好玩的八天,怎麼會搞成這樣呢?遺憾啊~~~~

        世界盃有來的球員本來以為我這次也能去的,因為之前的球員的比賽手冊他們已經放上我的名字,說到這裡又想出賣一下他們:他們的球員生活公約好好笑喔-----例如:不可以亂發脾氣、要尊重別人、不可以在不允許的時間喝酒、不可以很生氣地亂丟裝備、要對人有禮貌……我本來建議領隊應該加上幾條索非亞條款:不可以對翻譯丟食物、糖包、奶油球、不可以把翻譯放進去裝滿冰塊的飲料桶、不可以把翻譯的電梯樓層按掉、不可以拿吃過的食物問翻譯要不要吃…….他們真的只是愛玩,沒敵意,應該只是把我當吉祥物吧??

        人真是犯賤啊~~~~如果我可以再當他們翻譯,然後可以在球場玩球,我真的不介意他們再那樣對我,我會忍耐….只要讓我可以玩球。可惜這些只能追憶了,還好我有寫下來,不然以後會忘記。睡台中飯店那晚,我說著當天發生的點滴,學姊說我大概會把澳洲隊的事情繼續講給我的孩子聽吧?可是我說:「我不打算讓我先生知道這些事情耶?

         話說週三我找朋友一起去找他們,因為去飯店房間的關係,所以我找了個朋友吉利陪我一起去,他們還是一樣不關房門,首先我就看見可愛的史考蒂米契森,我們聊了幾句、他很機伶告訴正在沖澡的Brendan Wise說:「索非來了!你最好蓋條毛巾!」這時候我聽見浴室傳出聲音說:「是索非來啦!那我不要穿。」真的,如果他不這樣回答,我真的會以為一定是飯店房間數不夠,有加拿大隊來湊團的:不這樣回答就不是澳洲人了!!

        當下我就退出房間想去別間,這時候Wise倒是就出來了,他叫我進去房間講話,可是我才不上當呢!倒是值得信賴的米契森說:「有啦!他真的有圍毛巾。」我才又轉身進去,這時候看到Wise非常驕傲地拉著身上的毛巾對我說:「有!我有圍!」真的,那態度真的很欠打,我哈拉兩句就搖搖頭去別間了。

         這次幾個認識的球員反倒表現不良,搞得我同行一起看比賽的朋友說:「可不可以叫你朋友不要上場啊?」哎呀~~我也不想這樣啊?我也由衷希望他們表現好啊!!這次相處時間不多、大部分也是用來敘舊,更新一下彼此的訊息,還被捕手肯特(Mat Kent)討債:「妳不是要寄email給我嗎?我都沒有收到??」咦?大概是把他的電郵打錯了吧?他們自己的英文字都是自創字體,難免我會打錯啊!

        就算我這次還是能當翻譯,終究還是會有分別的時刻,全拜今日網路發達之賜,我們還是可以保持聯繫,這樣真的很不錯,不過也是有壞處啦~~~當我跟魯吉克轉知第一手消息:「澳洲失去奧運參賽權!」他居然給我回答:「XX!都是因為我沒有去的關係。」真的好想巴他喔!?有沒有人有那種MSN巴頭的圖案啊??

    從今天開始,他們許多人都要去美國參加春訓,還有接下來的小聯盟一整年的征戰,祝福他們保持身體健康、累積實力,往大聯盟的夢想邁進!!真的是有夢最美啊!!球員真的很喜歡也需要有球迷,各位先前寫下稱讚和鼓勵的話語,我都有儘量轉達給他們知道,他們都很喜歡喔~~~棒球最棒!!不管是台灣、澳洲或世界各地的棒球,我們一起熱愛吧!!

 

創作者介紹

棒球裁判的窩---台灣棒球加油!!

samtig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