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討會結束後我打算給它睡個三天三夜,不過事情不是憨人所想得那麼簡單!研討會結束當晚十一點接到通支援電話,接下來就是意志力大考驗了…..本來應該在床上躺成大字型,可是又被找去接待洋人學者,這位學者是美國堪薩斯大學研究宋代佛教、中國信仰的教授,他特別喜歡台灣的廟宇,我也給他很用力的講解:一整個找對人啊!!

雖然很累、可是我真的很開心有人跟我談宗教,其實平常我接待洋人,多半是洋人只有聽的份、偶爾開口只是問問題,不過跟這位教授在一起,不只我講、他也可以教我佛教裏的典故,我也學到很多!只可惜晚上十一點半已經是我體力的極限了。教授說他們大學要推個結合宗教與社會工作的博士學位,根本就是為我設計的吧!我笑著說:「好啊,那你要幫我寫推薦信喔!」呵,扯太遠,倒是我答應他,如果有學生要來參訪台灣宗教,我倒可以幫上點忙。

晚上回家後沒有多久,又要開始接待另一組學者,這組學者對中國文化比較有興趣:認中國字不難啊!接待起來真輕鬆!!剩下的工作天就是無止盡的結帳、付錢、善後。等到星期四晚上,我真的有撐不下去的感覺,好在回去以前的大學找我主子時,我主子買了我們最愛吃的披薩和可樂,還有老同事的推拿刮砂,我又變成一尾活龍了!!

朋友蚊子來電找我去高雄站裁判。「高雄」!會不會太認真了?不、當我聽到是「立德棒球場」時,二話不說就答應要去!拜託~~「立德球場」可是在棒球界有象徵意義,能站在裡面執法,感覺有加持的感覺ㄟ…..我真的好愛台灣高鐵喔,真的讓很多以前不可能的事情變成可能,才九十分就到了耶~~算算我每次撘高鐵還真都是為了棒球:第一次是去看八搶三的澳洲隊到台中、不然就是撘去桃園幫新坡國小站裁判、接著就是這次了。

這次去站的比賽是台灣醫學大學的棒球隊,有台北醫藥學院、高雄醫藥學院和中國醫藥學院,我要站一場壘審、一場主審,準備上場時蚊子問我要站哪個壘審?我說:「你前輩、你決定。」旁邊的朋友說:「那蚊子站二壘、妳站一三壘好了。」真的、要培養幽默感就來棒球圈吧!

很可惜我站的主審沒打完就因雨裁定,我真的好惋惜喔!在那裡我認識了中國醫藥學院的總教練彭英夫先生,這我一定要大大介紹一下,他可是「十九年次」的喔!!媽啊~~我說:「如果我八十歲還能活著的時候,應該是坐著電動輪椅在看台的殘障保留席看球吧!」可是彭老師居然罵球員還是聲如洪鐘、走路健步如飛,兩手還提著裝備耶!!

由於他以前也是台中的裁判長,棒球是很注重倫理的,所以我在賽後趕緊過去向他致意,並請教他我要改進的部分。他問我:「妳以前打哪個球隊的?」彭老師以前也是女壘的國家隊教練,其實我還真的常常被這樣問,每次我都有點遺憾地說:「沒有、我沒有打過正規軍。」我總覺得這是我的不足,不過現在會換個角度想,已經不是科班出身,能站到這樣也不錯了。

彭老師說:「啊!妳怎麼沒打啊!還想不想打啊?」我說:「我有多多少少在練、不過現在是專心當裁判。」他留了我的姓名和電話,說是以後有比賽會找我,姑且不論是否是真的,我已經是開心到不行了!!雖然被稱讚可是還是要檢討,彭老師指點我一些判決的姿勢,主要是好球判決的動作我覺得真的他說得比較好。

我真的好佩服他喔,已經高齡八十歲,作出裁判的判決比我帥氣多了!果然薑還是老得辣!!當晚我逛了六合夜市、還有朋友的「野球王」之後,就撘高鐵回來:隔天早上還有三場比賽耶….蚊子本身也是個教練,我也是趁機多問問他一些自主訓練的建議,還添購個加重球,此行真是受益良多。

隔天回來台北,我馬上試用彭老師教我的「好球判決姿勢」,不過我的前輩好像不太滿意,過來跟我說好多次不好看!哎呀~~就是都會這樣子,有人說好、總是有人會說不好。看來還得再修正一下角度,以彭老師的姿勢為準、再改良一下。看吧!裁判也不好混的。

回到球場人就不累了,隔天要上班又開始越來越累,真的覺得自己不行了,想以前辦完研討會不會疲憊這麼久的!?怎麼現在變得這麼不中用了??學姊說我的部落格文章過量了,好吧、那就休息一陣子不寫,看看是否能有助於狀態的恢復?不過我又會想到空手道教練說的:「會累??那妳是平常練不不夠才會這樣啦!」哈、不知道哪個是對的?只是歲月不饒人肯定是真的。


 

創作者介紹

棒球裁判的窩---台灣棒球加油!!

samtig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挨滴貨☆
  • 那還真是認識到一個好朋友了,特別是又同樣那麼地喜歡棒球好幸運!
  • nature0106
  • 此則為私密回應
  • ☆挨滴貨☆
  • 妳認識..........................虎濫蚊喔???
    我常常去他的台灣野球網吸收知識耶,沒想到遇到高人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