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來最近的部落格太勵志、陽光了,偶爾也應該出來碎碎念才像個人。

        打從娘胎出來我就很喜歡棒球,最喜歡跟爸爸在家門口傳球,當裁判也是愛棒球的一種方式,看來有碎碎念寫部落格的習慣挺好的,讓我不忘當年的初衷還有一路的心情轉折。沒想到兩年下來,Alhamdulillah!!真是命中多貴人,居然有幸讓我站到全國賽,甚至有媒體的報導做個紀念,以後都是我美好的回憶!

        剛開始站裁判時,根本就不知道台灣女裁判這麼少,參加研習的少、繼續留下來站的更少,我傻傻地站下去、慢慢地也站到了主審,感謝裁判長廖文靖老師與洪夙明老師給我機會,這個月讓我站了全國賽的主審,這段過程讓我的裁判技術又往前進步一些,無奈這樣就是會得罪人。

        經過媒體的報導,開始有傳聞要我拿出證據:「我是台灣第一個女主審。」我反問:「你知道台灣第一個男主審是誰嗎?」傳話的人反而被我愣住了!我說:「神經病!棒球比賽誰會去注意裁判是誰啊?不是最好比賽順順的、讓人沒感覺有裁判最好嗎?」我小學跟朋友打棒球時,就已經下去站主審了啊,換我打擊的時候就變成打者,不都是這樣嗎??棒球,有必要變成這樣嗎??

         站了兩場主審比賽下來,聽說我有兩點「為人詬病」的地方:其一,打者打擊出去沒有每一球都跑一壘跟去看;其二,球無法從主審的位置投去給投手。先說第一項好了,壘上沒有跑者的時候我當然一定會跑一壘去看球,問題是,如果二壘有跑者我不能跟太出去啊!萬一二壘的衝回來本壘而三壘審沒有幫我補位,那本壘這個判決要算誰的?難道要去怪三壘審的前輩嗎?不可能啊!我可是裁判圈的賤民,凡事不怪我要怪誰?反正棒球是推進的遊戲,我把本壘顧好最重要!

其二(無法把球投給投手)更是一整個莫名其妙!老娘兩場比賽投了多少顆?就是只有一顆失手投歪,現在就是要跟我吵那一顆就是了嗎??那一顆是剛好我手上有汗、球又沒有拿穩,急著出手所以丟壞了,我承認穿了主審裝備會投得不好,不然老娘沒穿裝備也能二壘傳本壘啊(現在都在練二壘手)!所以呢??我沒有資格當主審了嗎??

         原來這一切的批評都是因為「名和利」,不然我在新店都站了兩年的比賽,怎麼都沒有人知道台灣有個女裁判?是女裁判或男裁判又怎樣?你去問問比賽的球員:他們只要認真而正確判球的裁判。我想,就算是變性人去判,只要判得對、判得好,誰管你是公的母的?所以上新聞就會讓人討厭,現在聽說有人跟我說:「裁判到後來是比臂力!」 

         我當下枉顧棒球倫理,直接在電話中大喊:「神經病!我當的是主審、不是投手!」還比誰投得遠?妳嘛幫幫忙~~~要比臂力就去參加選手選拔啊,來當裁判幹嘛?不然當裁判我們來比蹲馬步啊!裁判的工作是當裁判、不是投球!

        棒球,為什麼要玩成這個樣子??其實我才不管誰要出國當隨隊裁判,對我最重要的是有球員跟我說:「看到妳認真判球、給我們很好的打球環境!」,我最快樂的是有球員跟我說:「以後比賽可不可以指定主審?我想要妳當主審!」只要讓我留在球場上,在判球的過程中就是我最大的享受。

        從現在開始的每個週末,會如同過去兩年的每個週末,我仍然還是會去新店站裁判,有哪個球隊需要我去站義務裁判也去,只要讓我待在球場上,不管第一或第二、出國或在台灣、天母球場或學校操場,我都要認真好好判球,才對得起球員、對得起棒球。為什麼?因為我愛棒球!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amtiger 的頭像
samtiger

棒球裁判的窩---台灣棒球加油!!

samtig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