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德國最盼望的一天就是到比利時布魯塞爾拜訪鄭大哥與買姐,她們一家再我剛入教時就認識了,信仰當中許多困難也都有她們的幫忙,可惜她們因為工作的關係都待在比利時,只有鄭大哥回來台灣的時候能見面,我爸、我姐入教後也曾一起吃飯,平常就是用MSN聯絡,至於傳說中的買姐,可是三年之後才相見,好難得~~~

對於比利時的遊訪其實是意興闌珊的,由於我台灣的SIM卡丟了、德國SIM卡沒有加值,所以人到了比利時就是努力找公用電話,在布魯日的車站試著猜想販賣機的內容是不是時,一個攤商老闆招手要我過去,在比利時重溫初道德國時的痛苦,真的什麼都聽不懂也看不懂,好在比利時官方語言是法文與荷蘭文,法文跟德文差很多而荷蘭文還有點相似,於是終於用我的破德文跟老闆買了張電話卡。

買了電話卡只是第一步,問題是:「公用電話在哪裡啊??」在布魯日的車站找到電話趕緊撥撥看,Alhamdulillah買姐一家剛好從義大利旅遊回來,我跟買姐簡述了行程,好期盼能快點到布魯塞爾啊~~~~不過路上還是有波折,本來預定要撘的火車大家決定提前十分鐘搭乘,於是跟買姐她們說的抵達時間和月台都不一樣,人到了布魯塞爾月台卻一切失控……

那裡的標示不是很清楚,不會告知旅客車從哪裡來?也時常誤點,我在車站沒能見到來接我的鄭大哥與買姐,怎麼辦?我請其他台灣學生等我一下,很努力在附近找公用電話,我的天啊?我至少跑了將近一公里都沒有找到,為了不耽誤大家,所以先跟大家一同前往青年旅館:免得萬一見不到鄭大哥她們又找不到青年旅館,不就要露宿接頭了嗎??

最糟糕的事情發生了,當我跟大伙走到青年旅館並隻身返回車站要找電話時,突然發現拎在手上的電話卡弄丟了~~~心中真的有點慌亂,我回車站上竄下找就是找不到,後來決定就站在大廳原地心中祈禱,希望鄭大哥他們還沒有放棄找我,特別是當我收到買姐問我在哪裡的簡訊卻回不了時,好難受喔~~等了十幾分鐘後我決定跟路人借電話,那裡的穆斯林很多,我手裏拿著兩歐元的銅板打算找個包頭巾的借手機,就在我伸出手要開口時:看到鄭大哥上來月台了!Alhamdulillah!!!

鄭大哥和買姐還有小兒子穆罕默德一起來接我(好在他們沒有放棄),晚餐她們請我到土耳其餐廳用晚餐,點了兩份土耳其披薩、烤肉、一堆朝思暮想的青菜和飯(好好吃的飯飯飯飯飯….),買姐還點了有蝦子的披薩,我好訝異她居然知道我喜歡吃蝦子!原來是看到我之前在部落格的哀嚎….好感動喔~~~~

豐盛的晚餐之後我們到歐盟總部附近的清真寺,那裡好大、又有個很大很舒適的公園,很可惜我只能看到傍晚的時候,聽說齋月晚上禮拜都要排到外面的草皮上呢….之後我們回去鄭大哥的家裏,之前我在電話中直接開口問買姐可否那晚待在她那裡?因為我真想跟她好好講話,當然、穆斯林的家對於一個女生來說,比青年旅館方便幾千倍,後者根本連做禮拜都沒辦法。

 

       當晚我們聊到很晚很晚…..以前常常買姐買姊的叫,見面之後很不好意思:媽呀~~masha Allah她好年輕漂亮喔,我還給人家叫「姐」,後來問了年紀才比較放心,真是會保養啊~~~~我們聊了很多家裏的事情、台北的事情,鄭大哥請買姐隔天帶我去市區走走,老實說、我倒更想跟他們待在一起,所以請她們在最後一刻再把我丟回車站、回去孤拎拎的德國吧…..

早上起來後,買姐已經弄了熱騰騰的咖啡、蔥花蛋和土司,好像回到家裏了!我跟買姐說在德國時,我起床就算坐在床上等到黃昏也不會有東西吃的!早上也都在跟買姐聊天,接近中午她煮了「牛肉麵」!牛肉麵!牛肉麵!!朝思暮想的牛肉麵耶!!忍不住說要拍照,因為回德國還要隔個幾天才能回台灣,那照片可以激發求生意志….

 

 用完美味的牛肉麵後,買姐帶我去市區參觀,比利時的地鐵購票處,其實進去車站完全沒有柵欄之類的,但憑自己良心去機器打票,若是開在台灣這公司可能會倒喔??

 

       比利時的地鐵好老舊喔,比台灣的台鐵還糟,我們在中間有轉車等鄭大哥來接我們,因為買姐岀門多半是先生陪著,所以跟布魯塞爾的路不熟,真多虧鄭大哥犧牲午休時間來帶我們,陪我們去參觀廣場、尿尿小童、用點心,還有把我平安帶回去車站回德國特裏爾。

   

走在布魯塞爾的路上不時很舒服,因為環境並不是很乾淨,還有很多乞討的吉普賽人…我們在路邊咖啡座喝咖啡時,有個男人拿著玩具吉他在一旁很靠近的發岀噪音:真的是一整個亂彈的噪音,另一手拿著杯子,直到鄭大哥給他些零錢才放過我們---去吵下一桌~~~

 

 布魯塞爾的廣場,其中的天鵝餐廳曾經是馬克思用餐過的

 

 尿尿小童~~真不知道他在紅什麼?鄭大哥說那是全世界最令人失望的時大景點之一沒錯!我跟買姐走過去的時候還奇怪一堆人圍在路口幹嘛?不注意很容易就錯過了…..聽說還被偷過幾次?偷去幹嘛?要開餐廳時做田園造景嗎??

 

  這算哪們子的夏天?天氣還是好冷喔~~~~

鄭大哥請我們在路邊咖啡座吃鬆餅、喝咖啡,比利時的鬆餅跟台灣的有點不一樣,吃起來其實是硬硬有嚼勁的,帶著甜味又很香,那也是我在比利時吃的唯一一次鬆餅,之前兩天我的眼中只有電話亭啊…..就連比利時的名產:「巧克力」也引發不了我的興趣,到了鄭大哥她們家的那晚,她們直接準備了兩大包給我當禮物回去---搞什麼啊?吃人家的、住人家的、連禮品都拿人家的,回台灣後家人看到巧克力很高興還誤以為我有良心,但是我有誠實說:不是我買的、是鄭大哥她們一家送的....

分離的時間總是會到的,她們把我送回車站,其實真的很想在那裡多待幾天,可惜我法文不好、沒狗膽自己去買票之類的,因為中間還要在盧森堡轉車之類的,所以我只好依依不捨搭上回特裏爾的火車,再搖四個小時回去。

回到特裏爾又是一個人的宿舍,一個人望著窗外濕濕冷冷的黃昏感覺好差,我拿起買姐之前塞給我的飯團,咬了兩口差點又想哭出來:她給我裏面包了蝦子……我想,我在布魯塞爾有個家吧?

創作者介紹

棒球裁判的窩---台灣棒球加油!!

samtig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男人瀟灑點好~
  • 那牛肉麵的賣像也太讚了吧!
    不像自做的喔!
    說!去哪個雜誌拍的!!
  • 穆斯林 歐幽思
  • 此則為私密回應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