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故事讓我想起在棒球場上學習當裁判的遭遇,有次我感嘆地對那些男人說:「伊斯蘭都不禁止女生當裁判了,你們卻因性別剝奪我的權利,怎麼你們還會說伊斯蘭是歧視女性的信仰呢?」

八千伊斯蘭女學者入辭典

2007.3.2  9:59:46 AM

(www.nytimes.com/伊光編譯)

在一般的伊斯蘭國家﹐立法者都是長著大鬍鬚的男人﹐而女子的責任是服從。 這很不公平﹐因為受教育機會應當男女平等﹐有確切的聖訓說﹕“求學﹐是男女穆斯林的天職。” 雖然清真寺中有女童班﹑許多伊斯蘭國家都有女子伊斯蘭學校﹑大學中也有女子學院﹐但不知為什麼穆斯林男子人才輩出﹐而很少見到女學者﹐好像是個只許可男人思考的世界。現代的學者們解釋說﹐真主啟示他的使者宣傳伊斯蘭﹐宣佈男女平等﹐從信仰和法制上﹐婦女獲得了正式解放。 但是﹐人類社會的陋習沉重﹐伊斯蘭在傳播過程中到處遭遇到保守勢力侵蝕﹐婦女解放的精神層層被削弱﹐千百年後﹐伊斯蘭對婦女的公道失去了原有的光輝﹐變成今天這個樣子。
  如今有一位伊斯蘭學者﹐穆罕默德‧艾克蘭‧納德維﹐今年43歲﹐是英國牛津世界伊斯蘭研究所研究員﹐潛心研究八年﹐收集到大量翔實的歷史資料﹐發現了八千多位有成就的伊斯蘭女學者﹐編寫出一部長達四十卷的大辭典。這些穆斯林婦女生活在所有的伊斯蘭國家﹐她們從事《古蘭經》教學和研究﹐傳播聖訓和確立伊斯蘭法制。
  他說﹐八年前﹐為了工作的需要﹐從一些人名辭典中查出了一些著名的伊斯蘭女學者﹐大約只有二三十人。 這個資料檔案不斷豐富﹐八年中日積月累﹐至今收集到了八千多個穆斯林女學者的生平傳記﹐其中人物可以追溯到一千四百多年前先知穆聖時代。這部辭典﹐初稿已成﹐今年夏季先出版長達四百頁的概況介紹﹐然後爭取同沙特阿拉伯出版社協助﹐使全部四十卷大辭典盡早問世。
  這部辭典中介紹的伊斯蘭女學者﹐有些人在阿拉伯世界膾炙人口﹐家喻戶曉﹐例如公元七世紀﹐在麥地那有一位女子法學家﹐專長於朝覲功修法﹐並且擔任地方法官。 十世紀有一位出生在巴格達的女法官﹐她長年在敘利亞和埃及遊學﹐講授伊斯蘭法制理論﹐學生有男有女﹐桃李滿天下。十二世紀﹐有一位埃及女學者﹐滿腹經綸﹐被譽為擁有的書本知識足夠一只駱駝揹負的重量。 中世紀﹐敘利亞阿勒頗地方有一位知名的大法官﹐其實﹐他的助手是他的妻子﹐法律學識遠在她丈夫之上﹐也比她的丈夫更出名。這部辭典中﹐大部份女學者不像上述那些在歷史上聞名遐邇﹐但在她們國內和當地的地方志上都有她們永存的芳名﹐因為她們曾是當地婦孺皆知的古代女秀才和學術精英。

女子學者中﹐聖訓學家居多﹐因為根據伊斯蘭的傳統﹐先知穆聖的愛妻阿依莎就是女子聖訓學最傑出的專家。在西方的“東方學”研究中﹐有幾部著作介紹過歷史上成名成家的伊斯蘭女子﹐例如一百年前一位匈牙利東方學家﹐他計算在中世紀伊斯蘭世界的女學者佔有百分之十五的人數。
  伊斯蘭隨著歷史的傳播﹐地域不斷擴大﹐接觸到更多的民族和文化﹐而伊斯蘭原有的婦女平等的精神受到腐蝕﹐退化﹐變成了受壓迫的階級。今天所見﹐與伊斯蘭基本精神相去甚遠﹐例如許多地方的女子沒有集體禮拜的場所﹐清真寺禁止女子入內﹐還有許多地方﹐徹底剝奪了女子受教育的機會。 “女子無才便是德”﹐是人類愚昧落後的表現﹐絕不是伊斯蘭的原本精神。
  納德維教授說﹐研究歷史的目的是豐富今天的生活﹐端正今天的方向。 對於伊斯蘭﹐從歷史的借鑒中﹐可以看到伊斯蘭最純潔的黃金時期的伊斯蘭真精神﹐是人類新文明永不熄滅的燈塔。先知穆聖為穆斯林社會繪製了藍圖﹐並且在麥地那的實踐中展示了真主啟示的樣板社會﹐指導全人類的世界改造工程。 伊斯蘭世界的婦女問題﹐是今日西方國家攻擊的一個焦點﹐也是西方社會自身無法克服的難點﹐西方以過渡的開放和自由引誘和改造穆斯林婦女墮落﹐但遭到穆斯林學者們一致反對﹐因為他們所見是被扭曲了的伊斯蘭婦女形像。許多才華出眾的穆斯林女學者﹐為伊斯蘭的婦女地位問題同西方學者們展開辯論﹐她們引用經典和歷史事實證明﹐伊斯蘭提出了婦女徹底解放思想﹐是人類文明的進步。 例如﹐摩洛哥的幾位女學者﹐如法蒂瑪‧默爾尼西和卡希爾‧阿里兩位知名教授。卡希爾博士在美國波斯頓大學任教﹐她西方奔走﹐在美國和歐洲國家到處演講﹐參加國際學術研討會﹐西方的學者們都對她表示欽佩。
    納德維教授認為﹐現代的伊斯蘭婦女地位比起一百年前沒有改善多少﹐因為大多數伊斯蘭國家都把注意力集中到了政治權力和經濟發展上﹐對社會改良沒有足夠的關心和重視。對於女童的教育﹐只是在國際壓力下做了一些表面文章﹐沒有真誠的思考和檢討。 他說﹕“我們的社會虛弱﹐人民的力量虛弱﹐一個虛弱的人民只有謹慎小心﹐過著風聲鶴淚的日子。謹慎小心的民族﹐顧不上給婦女權利和解放。”
  他在演講中把先知穆聖創立的麥地那社會同伊斯蘭前的阿拉伯社會加以比較﹐又用今天的現實對比﹐發現阿拉伯文明的嚴重倒退。 他說﹐現代的伊斯蘭極端主義就是愚民政策惡果﹐他們不發展教育﹐更不希望女子受教育﹐因此可見﹐他們嚴重的偏離了伊斯蘭﹐造成一個時代的黑暗。他說﹐對女子不教育﹐無異於伊斯蘭前的阿拉伯人活埋他們的女嬰。 他說﹕“我們應當告訴所有的女人們﹐真主恩賜了她們同男人一樣的天賦和才智﹐她們有潛力充份發揮。”

 

創作者介紹

棒球裁判的窩---台灣棒球加油!!

samtig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Frank
  •     感謝您提供這種深入的觀點!
        多年來,美國的確花了很大的心力在維護回教世界的新秩序,但我擔心的是,歷史上的美國並無多少深入了解穆斯林的機會,若總是以『嘗試』的心態處理國際事務,世界還能承受多少怒目相向、暴力以對的空間?
        p.s.我在自己的部落格中表達了另一種看法,有空歡迎來指教!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