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引自香港網站「伊斯蘭之光」:http://210.0.141.99/big5/news/ReadNews.asp?NewsID=1207&BigClassName=&BigClassID=52&SmallClassID=66&SpecialID=0


  法國政府正在討論制定法律禁止在公立學校中的穆斯林女生戴蓋頭﹐理由是保護法國的世俗政治制度﹐因此﹐法國各界人士從總統到民間團體都對日益興旺的法國穆斯林社會表示厭惡﹐發表不禮貌的言論﹐例如說蓋頭是穆斯林女子的裝飾﹑是對法國世俗社會的對抗﹑是伊斯蘭信仰刺眼的標誌等。

  記者們發現﹐在許多學校中﹐頭戴蓋頭的穆斯林姑娘﹐學習努力﹐尊敬師長﹐遵守紀律﹐天真活潑﹐但是她們受到新法律的威脅﹐如果不摘去蓋頭﹐將受到勒令停學的懲罰。 有些報刊文章說﹐許多法國人看到大街上穆斯林女子戴著蓋頭低頭走路感到“刺眼”。 他們要表達的意思是﹐法國提倡性自由﹐性解放﹐女子穿戴半裸體衣服﹐上露乳溝﹐中間露肚臍﹐下露臀縫和三角褲衩﹐才是自由和美麗的象征﹐這樣服飾的女生不會面臨勒令退學的危險﹐因為她們都是法國自由社會的崇拜者。

  鑒于法國政府的領袖們和社會媒體對穆斯林女子蓋頭評論說是“宗教裝飾”﹑“信仰標誌”或“文化對抗”種種歪曲性議論﹐世界各國伊斯蘭學者認為﹐法國社會對穆斯林的歧視性評論暴露了他們對伊斯蘭的無知﹐或者就是仇視。 因此﹐紛紛發表意見闡明穆斯林女子蓋頭的實質意義﹐對他們會有教育意義。

  埃及國家穆夫提阿里‧戈瑪在12月19日在新聞發佈會上對各國記者宣佈﹕“伊斯蘭的教義命令女信士必須出門戴蓋頭﹐這是穆斯林服裝的規定﹐而不象基督教徒身佩十字架或猶太教徒的小帽﹐是可有可無的衣飾點綴。”

  兩天前﹐法國總統希拉克在全國電視講話中對穆斯林女子的蓋頭﹑基督教十字架和猶太人小帽明確地說﹕“在法國公立學校範圍之內﹐沒有他們的空間。” 世界著名伊斯蘭法學家尤素夫‧蓋拉達維博士對法國總統的聲明做出了迅速的反應﹐他說﹕“穆斯林女子戴的蓋頭給一些西方人的印象﹐是她們宗教的象征信號﹐這是普通人的錯誤理解。” 伊斯蘭的教義“要求成年女子戴頭巾﹐並且應當遮蓋她們的頭頸和前胸。 這是她們信仰的制度和紀律﹐是真主對信士的命令和要求﹐而不是她們的志願選擇﹐同基督教徒佩戴十字架和猶太人戴小帽不是同一種性質。”

  蓋拉達維博士批判西方的自由和民主是虛偽的裝飾﹐既然宣傳“信仰自由權利”﹐就應當允許法國穆斯林公民根據自己的信仰穿戴﹐只要他們沒有去傷害任何人。

  他問﹕“這就是你們西方人的文明和自由嗎﹖ 信仰自由應當理解為﹐公民有權決定自己信仰的服飾。 這是現代社會的基本人權。”

  他嚴厲地批判法國公佈的穆斯林女生蓋頭禁令是在傳播世俗主義的“極端主義”思想。 他說﹕“這種世俗主義極端主義思想同馬克思主義同樣有害﹐因為馬克思主義者曾經說‘宗教是麻醉人民的鴉片’。” 他表示擔心﹐法國政府對穆斯林仇視的態度現在只是從穆斯林女學生身上開始﹐以後將廣泛普及到其他方面﹐這是法國政府公開鎮壓穆斯林少數民族的明顯信號。他說﹕“看樣子﹐不久法國政府將提出更加深入的挑戰﹐如穆斯林為什麼非要進清真寺禮拜﹖ 穆斯林為什麼在齋月裡白天不吃不喝﹖ 穆斯林為什麼不喝酒﹖ 為什麼不跳舞﹖ 為什麼不吸毒﹖ 為什麼不嫖娼﹖ 因為這些都是自由法國人的正常生活。”

  他警告說﹐法國政府這樣不負責任的行為﹐將導致國際間的矛盾﹐使更多的穆斯林國家對法國不信任﹐因為整個穆斯林世界都不能接受法國對伊斯蘭和穆斯林的侮辱。

  蓋拉達維博士要求世界各地的穆斯林向法國總統和政府寫信﹐要求他們收回成命﹐改變錯誤的仇視穆斯林立場。 這個由總統表示讚同的提案將在2004年2月交法國國會最後審定﹐如果順利通過﹐將在明年9月生效﹐成為正式法律。

  加拿大多倫多伊斯蘭學院伊斯蘭法學家謝赫艾哈邁德‧庫迪教授說﹐法國的穆斯林應當策略地堅持鬥爭﹐以和平的方式表達穆斯林社會的訴求﹐但是在如此不平等的待遇面前絕不能沉默和退讓。 在儘可能的範圍之內﹐盡到最大的努力﹐在沒有絕望之前﹐不要失望﹔在奮鬥的同時﹐寄希望於真主。 《古蘭經》說﹕“為我而奮鬥的人﹐我必定指引他們的道路﹐真主確是與善人在一起的。”(29﹕69)

  北美洲伊斯蘭法學委員會專家嘉瑪爾‧巴達維博士對法國穆斯林婦女面臨的壓迫和排斥提議他們向法國社會爭取支持﹐因為法國在名義上是一個西方自由民主的社會。

  穆斯林婦女應當向社會解釋﹐爭取同情和支持﹐因為穆斯林女子的蓋頭與基督教十字架和猶太教小帽情況不相同。 他提出以下三點原則﹕

  第一﹑穆斯林女子的蓋頭是真主的命令﹐不是婦女們憑興趣選擇的裝飾﹐是穆斯林信仰的行為﹐不是表現﹐也不是象征。

  第二﹑戴蓋頭純屬個人信仰﹐既與政治無關﹐沒有誰發表過與戴蓋頭有關的政治聲明﹐也沒有向社會對抗或挑戰的意圖和動機。 戴蓋頭的女子對社會沒有任何威脅﹐也沒有妨害別人的正常生活。
 
  第三﹑戴蓋頭只是表明伊斯蘭信仰的本色﹐這個信仰既深存在心裡﹐也表現在公共場所﹐這是對信士本人的自我監督和嚴格要求。 法國的世俗主義不是允許公民有個人的信仰﹐而且允許有自己選擇的愛好和裝束嗎﹖ 這恰恰是法國的自由。 穆斯林女子戴蓋頭﹐沒有對抗法國的世俗主義﹐而確是世俗主義的內容和精神。

  在一個自由的國家﹐公民的信仰應尊重信仰的人自己的解釋和理解﹐而不接受強加于人的誹謗和攻擊。 政府也好﹐新聞媒體也好﹐他們站在一邊的指手劃腳﹐隨意對別人的信仰加標籤﹐然後政府根據這些誹謗和攻擊制定法律﹐對宗教信徒加以限制和迫害﹐這是扼殺法國人視為珍貴的自由和民主。 法國的穆斯林﹐以及能伸出援助的手幫助法國穆斯林的所有穆斯林社會﹐都應當聯合起來捍衛高貴的伊斯蘭信仰﹐保護嚴肅的基本人權。 自由和民主曾經是法蘭西共和國的建國基礎﹐這個條文寫在神聖的法國憲法中。 如果法國政府決心從此拋棄憲法和國家傳統﹐那麼﹐法國人民應當頭腦清醒地起來鬥爭。

創作者介紹

棒球裁判的窩---台灣棒球加油!!

samtig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Sop
  • 您所說的是溫和派回教徒一連五次,達百萬人的街頭抗議.這(些)次示威遊行的目的是抗議,避免極端派的回教份子參與競選總統,從而得到政權.恢復Sharia 的回教法律的性能,使與現行法律並行,破壞政教互不干涉的現狀,也就是土耳其國父Atarturk (是土耳其的第一任總統, 它的任期是1923-1938)當年帶領土耳其成為一現代化國家時最重要的改革項目.土耳其之行政體也因此而迴然有別於其他所有政教不分的回教國家.
    其實在羅馬主教統控歐洲的黑暗時期,也是政教不分的,直到十五世紀以後,啟蒙運動開始,人文主義興起,才有現在正教分立的的現象.回教跟基督教,以致於猶太教的相似處其實很大.
  • Sop
  • 根據CIA的資料,土耳其的宗教信仰分佈是 Muslim 99.8% (mostly Sunni), other 0.2% (mostly Christians and Jews)
  • Sop
  • 謝謝你的轉載.可是,假使女子蓋頭是真主的意思,為什麼回教國家土耳其的女學生在學校不可以戴頭巾
  • Lattefa
  • Assalaamu aleykum!
    戴頭巾真的可以很漂亮耶! 教妳如何戴頭巾! 
  • stxat2
  • 你自己都沒有戴頭巾了阿,其實很不喜歡這些移民,移到非回教國家就要別人順從他們,
    一點都不尊重當地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