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團球隊要移動靠的交通工具就是遊覽車,可是我這段期間對遊覽車的印象非常差!第一天開去嘉義就迷路,跟司機吵了半個小時就是硬不讓我下去問路,就是要在那邊繞!氣死我也~~接下來幾天,每個新司機都會在出發後問:「妳知道路怎麼走嗎?」靠北啦~~既然不知道,問什麼出發前不問,現在車子都出發了,是要我去通靈問鬼喔?

        古巴隊也是很慘烈,全隊四十幾人,派一台三十六人座的,加上陰雨綿綿,不罵人也難!!有次比賽結束讓我們在天母球場等了半個小時,車子才珊珊來遲,司機是有說抱歉啦,我落下一句:「今天還好是贏球,不然這些禽獸會把車子拆了!」真的很不耐煩啊,大家打完球很累、又髒、又臭、又餓、又渴,在路邊等半個小時是怎樣?

        好心的會本部實施一個大大大德政,就是將隔天出車與回程的司機和電話打在一張紙片上,大大方便我們的聯絡工作,唯一美中不足的是:「隔天的發車通常都不一樣。」我還消遣會本部:「妳現在拿給我的車號,就是告訴我明天不會是這台車!」很扯、也很無奈。真的很討厭跟遊覽車打交道,後來澳洲隊去PUB曾經考慮包遊覽車,我用我真誠的眼神望著我家領隊,雖然一句話都沒說,領隊大衛就說:「我們叫球員分批坐計程車去好了。」

        有幾個計程車司機人還不錯,比較印象深刻的應是廖先生吧?(有點忘記).....一早要出發時跟他確定是不是我們的車子,他說"對"之後就對我展開雙臂,我說:「你幹嘛?」他說:「見面要抱一下啊!」我說:「你頭撞到喔?」司機說:「沒有啊!西方人不是見面打招呼都要抱一下?」我說:「你視障嗎?看不出來我是台灣人嗎?」他說:「可是你不是澳洲隊翻譯嗎?」我說:「我是啊!可是我不是澳洲人,你要抱就過去抱他們啊!」

        這司機到了這裡還不放棄耶!?繼續說.....「那你當澳洲翻譯都不跟著他們的禮節嗎?你都沒有跟球員抱嗎?」我說:「記住!我是澳洲翻譯,重點是""翻譯""、不是澳洲,翻譯的意思是賣笑不賣身!瞭嗎?」司機又說:「可是我之前開車載那些烏克蘭的都有抱她們啊?」我說:「你去抱啊!你就算要去抱電線桿,我也不會阻止你。」這時候大哥有點不爽吧,就說:「你這個妹妹怎麼這樣?我只是表達我的熱情,是你自己想歪了!」

       這時候也惹惱我了!我說:「看到我手上的球棒了嗎?你敢碰我一下,我就用我的球棒表達我的熱情,不要逼我還沒有到球場就先開始練打擊!」這時候他應該知道死活了,就說:「不抱就不抱啦~~你怎麼想這麼多、想歪?」我說:「你再來盧我抱不抱,我就讓你接著放長假到過年,因為你要那時候才可以下床走動!」直到開車前,我們就沒有講話了.....後來在車上有聊了幾句,其實他人不壞,中年離婚後也是在尋找人生的寄託中,其實做人歡樂點很好,不過也是要看別人能否接受啊??只能說他是個好人,不過最好離我遠一點.....

      關於遊覽車我還有一場勝戰!話說最後一場比賽結束後,那些球員喝了一堆的啤酒,一路上嘻嘻哈哈的,半個多小時之後就開始笑不出來了:啤酒利尿啊!!坐我後面的大頭開始問:「還有多久會到啊?」我說:「快了!」過了一會大頭又問:「索非,還有多久會到啊?」我又說:「快了!」這樣問了五六次吧?他終於說:「到底要多久啦?我好想尿尿喔~~~」我說:「快了!」

      這時候大頭已經忍不住站到我旁邊了!他說:「去問一下司機啦!」我說:「不要!」他說:「去問啦~~」我說:「不要!」他又說:「那停車一下啦~~」我說:「不要!」已經不知道講幾次了,他就說:「我是說真的!我真的要尿出來了!」我就隨手拿了座位前方的塑膠袋給他。

       大頭一臉驚訝說:「你要我尿在這裡。」我點點頭.......他更大聲說:「你是認真的嗎?」我還是點點頭......他說:「那我要尿在車上喔!」我說:「隨便你,反正車子 不是我打掃的。」他接著說:「那我要在你的面前尿喔!」我轉過去看著他說:「我之前叫你們至少蓋條毛巾在身上,你們有聽過我的嗎?」然後我轉頭看著窗外,免得笑出來!

        這時候大頭只能在旁邊跺腳說:「索非~~~你真的要這樣嗎?」我繼續看著窗外點點頭,可是這時候我看到我後方伸出一隻顫抖的手,原來是可愛的史考蒂用微弱的聲音對我說:「索非,可是我也想要尿尿耶。」我說:「啊!好!你忍一下!我去問司機!」然後馬上跳起來往駕駛座衝過去,這時候還聽得到後面大頭在大喊:「法克!索非!」耶!我贏了!其實我還在想怎麼下台階,也是不忍心讓大頭這樣憋著,只是逮到機會想整整他罷了。

創作者介紹

棒球裁判的窩---台灣棒球加油!!

samtig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