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service/tmp/2008-11-04/tpchome/1706600/97.jpg 帽子

        最近這兩週為了裁判的事情煩心,棒球人的「輩分」很重要,遇到前輩一定是恭恭敬敬不得頂嘴,偏偏我不是男兒身,時常在球場也要被後輩說三道四的,所以在球場我有時候反而不想跟少數幾個裁判講話,最好最好他們能把我當空氣。但是當他們的行為與我所認定的棒球精神不符時,我也只能低頭吃便當,不能還能怎樣?會不高興是因為我在乎!

        就在我感到胸悶鬱結的最近,收到了一個包裹:「哇!是保羅教練寄給我的耶!」裡面是一頂棒球帽,我覺得眼眶都快要泛紅了,原來他還記得去年年底世界盃的約定,他說他還記得要送我他的棒球帽,因為我沒有去澳洲跟他拿,所以雖然他知道我不過聖誕節,還是想送我這個禮物!

        怎麼辦?好感動喔……時常我站裁判不開心的時候,我就會「告洋狀」,其實也沒有什麼,只是愛計較的碎碎念,跟澳洲人講最安全妥當,因為他們不會再把我情緒化的言詞告訴別人,當然同為棒球人的他們,更能體會我的感受,而最重要的是,不論我如何洩氣,他們都會鼓勵我堅持下去、相信我做得到。

         保羅教練就是其中之一,他在世界盃的時候就對我很好,因為每次撘巴士他都固定坐在前門一上來的位置,時常都會叫我過去跟他一起坐,起先我很不樂意,因為他每天早上都在玩報紙的填空遊戲,還要我一起解謎,可是我英文沒有那麼好,將近20天下來,只有差一點猜到一個字。有次題目是問耶穌的十二門徒,公關佛斯特一直說我應該要知道,我只能很無奈地說:「我是穆斯林耶!你問我哈里發我就知道啊!」

        一起搭車的時間聊了很多話題,我第一次用英文解釋伊斯蘭的教義和一堆問題,誰說洋人不喜歡問隱私的?我看他們澳洲人都很愛問啊?保羅教練很難相信「相親結婚」怎麼可能?如果遇人不淑怎麼辦?我給他回答:「No Regret!」那正是前一晚心理醫生抵台時為球員發表的演說題目「沒有後悔」,激勵球員在比賽中全力以赴。我剛好拿來當回答,他笑得太誇張,惹得起他教練過來問我們什麼事情?

        我永遠忘記不了那一刻:保羅教練是負責餵球給球員打擊的工作,有天當球員排隊做打擊練習時,他對我喊:「索非,換妳。」當時我肯定笑得很燦爛吧?馬上二話不說衝上打擊區,拿了湯姆的球棒做打擊,還記得剛開始揮了很多空棒,我就牽拖善良斯文的湯姆:「都是因為他的球棒太重了!」後來歐特金要借我球棒和打擊手套,我才說:「我根本打不到,不是球棒和手套的問題。」

        那真是我人生中最美的回憶之一啊!保羅教練在離台的路上問我,還有什麼可以為我做的?我拍拍他的帽子說:「那帽子送我好了!」他說接著要去日本比賽,所以要我去澳洲跟他拿,若我去澳洲玩、還可以住在他家。我說,若是他還願意每天餵球我打,我一定去澳洲找他玩……真沒想到,他記得啊……

        保羅教練是當年澳洲獲得雅典銀牌的教練之一,重要的國際賽事都有他,可惜最近他的肩膀開刀,得要休養半年才能投球,也不能去墨西哥參加經典賽,希望他快快康復,有朝一日再來台灣比賽,這樣就可以見到本人,保羅教練確實是讓我才在球場會想念的人,謝謝他給我無比美好的回憶。

創作者介紹

棒球裁判的窩---台灣棒球加油!!

samtig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julianbaggio
  • 這真的是很珍貴的回憶欸~
    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