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日本人學校1 

台北日本人學校2 

        雖然上星期不能去新店站裁判,不過我才不會浪費這麼美麗的冬日陽光!本來在家裏看我主子岀的新書,接近中午時分接到朋友蔡教練的電話:「妳在哪裡啊?我們兩點PLAY耶!」二話不說換裝揹裝備,拜託牛爸爸載我去比賽場地:台北日本人學校。

        日本人的龜毛就算住在台灣也不會變,居然連學校警衛也是日本人!用台灣人是會怎樣?現在很缺工作耶….他先問我是來打棒球的嗎?我說對;拿了份名單問我有沒有在裡面?我說沒有我的名字怎麼辦?他老兄就叫我寫在旁邊註明就好….

         我一邊走進去、一邊碎碎念我朋友:「豬喔~還說可以直接進來?要是老娘不會日文不就糗了?」但是一進去體育場看見這麼多可愛的小朋友,之前的碎碎念都忘記了,看那照片,這些孩子才到我的腰部高,有模有樣打著樂樂棒球,真的是可愛到不行!

         因為我是當裁判,所以很嚴肅地在旁觀看、換裝,接著與地主隊日僑學校的老師交換意見:「在樂樂棒球比賽後,就是兩場正式的友誼賽,我先站一壘審、再站主審。」其實都好啦~~叫我站兩場主審也無所謂。

         那些孩子真的都好可愛,第二場是比較低年級的小朋友,我站主審時,還跑了幾次投手丘:「教他們哪些是投手犯規啦!」真的是邊打邊學、我邊站邊教。雖說如此,我還是挺認真地把比賽站完。

        比賽結束後我便去跟朋友蔡教練討論比賽,他現在週末去幫忙帶光復社區少棒隊,我們用台語討論小朋友接下來訓練可改進處,旁邊的幾位家長驚呼:「什麼?妳不是日本人喔?」哈,我覺得國安局應該要吸收我,因為我可以很容易被誤認為:日本人、馬來人或泰國人…..

         伊斯蘭說「學習」是每個人從小到大都應該做的事情,也確實人沒有透過學習就什麼都不會,我站裁判也不是馬上下場就會站,多虧了這些野球人朋友,他們給我機會去練習,不是說台上十分鐘、台下十年工嗎?雖說站裁判沒有那麼誇張,但是勝任裁判工作也絕對不是偶然。

         那些家長真的很不錯,組個球隊讓孩子運動,還可擁有一輩子講不完的美好回憶,不免讓我再八股一句:「現在的小孩真幸福啊!」跟這些孩子在一起真開心,這種裁判雖然沒有裁判費,可是我寧可倒貼去站,因為那裡有用錢買不到的快樂!

             真主對我實在是超級的好!這星期棒協問我:「下個月初有個洋基投補訓練營,妳能去當翻譯嗎?」吼~什麼能不能,根本就是求之不得啊!棒協麗足姐問:「阿妳訓練方面的英文行不行啊?」我回答:「我不管啦~我就是要去啦~~~

         真是命中多貴人,因為訓練營是要住宿的,麗足姐還幫我確認有網路這樣就能兼顧我平常的工作啦!真的是讚透了!!老實說我有點擔心棒球訓練的英文,恰巧有英文超讚的朋友羅本特也要去,喲~這下子就放心了,我一定又可以去玩個不亦樂乎。而且啊,我覺得雖然我的英文不夠好,可是很有信心與棒球洋人處得很好,今天我還收到Justin Huber的來信問候,原來洋人也是很重情義啊!

        最近我也去站了「2008年台北國際城市青少棒邀請賽」,雖然只是邀請賽,但是還是很酷耶!!我有個書櫃裝著以前當球迷的簽名球與紀念品,現在則放著我在不同錦標賽執法過的比賽用球和證件,Insha Allah我要把櫃子裝得滿滿的,每件東西都代表實踐著我的夢想喔。

    

創作者介紹

棒球裁判的窩---台灣棒球加油!!

samtig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