洋基投捕訓練營D1-1 

洋基投捕訓練營D1-2 

        這次訓練營本來期待可以學到很多棒球知識,不過由於我跟的是體能教練Mile,所以學到的多半是這一方面。開訓典禮後選手被集中到室內作伸展操,大致上與台灣的相彷:手臂繞環、胸前交叉、上肢前後伸展、左右擺腰、向下左右擺腰、向上伸展、雙腳併攏向下伸展、跨腳向下伸展、張腳下中間、右腳、左腳伸展等等…

        營隊的選手被分為四組:A組是左投、BCD組是右投,另外還有捕手組另外指導且有獨立的課表,當然還有台灣教練組,他們可以去各組觀看、也有集中討論的時間。每個組以「分站、跑站」的方式,課程頗為緊湊,感覺到洋基教練來台是真的很認真在教學。

         全部選手的伸展運動熱身後被分別帶開,之後體能教練這一站是「測試」,每一組到我們這一站就是要量體重還有肌肉測試。Mike的測試方式是讓選手分別雙手向下平舉、向左右平舉、向斜前方平舉,然後由Mike施力往下壓,接著是雙臂夾緊身體,Mike再分別向內與向外施壓,藉此測量選手肩膀或手肘是否有受傷的狀態。

        中午休息時間一起到學校的餐廳用餐,要走一大段的距離,我跟著教練們一塊走過去,路上他們打打鬧鬧的,恩、好熟悉的感覺啊!Eric(投手教練、王建民小聯盟時期的隊友)想把我拉入戰局,問我:「妳聽得懂胡立歐的英文嗎?」胡立歐是巴拿馬出身的球員,在大聯盟闖蕩十五年,母語是西班牙文加上低厚的嗓音,講話總是被大家夥取笑…..

        下午也是測試與伸展活動,還有影片教學課,總算我可以休息一下:一直講話很累耶,況且要全神貫注、不能錯過教練的任何一句話。我坐在角落回電話和簡訊,突然有人叫了我的名字,抬頭一看正式我這次來最想遇到的人:林基豐教練!!我們便去教練室敘舊。

        林基豐教練是金龍少棒出身,一路當選手(國手)到大,也進去合庫打球,接著到中華職棒與台灣大聯盟擔任裁判,還去過美國的裁判學校受訓,八年多前到台灣體育大學桃園校區的台啤棒球隊擔任教練,去年年中放棄高薪回到基層棒球,帶著豐富經驗與教練碩士學位,到新竹縣的仰德高中擔任教練。

        有人常問我:「怎麼會想到要去當裁判?」因為光是「想到當裁判」就很怪了?我必須說:「林基豐教練對我影響很大。」因為從小他就住在我家樓上看我長大,我對他是直接稱呼「舅舅」。時常向他請教棒球,當然簽名球也是由他無限供應。直到八年前他到台啤任教才搬家。

        搬家之後還是偶爾會見面聯絡,但是我都交代家人別告訴舅舅我在站裁判,理由只有一個:「我要靠實力、不要靠關係。」哪天、我要跟舅舅在球場上正式相見。那天在訓練營見面後,我才告訴他我在站裁判,他一猜就知道很困難,並納悶我怎麼之前見面都不說,我還是那個理由:請你在技術上教我,這樣就很足夠了。

        可是當我說出來後,不自覺想起過去兩年多就紅了眼眶,林基豐教練一直說我傻、從小就是這個脾氣不會改,他一直問有誰找我麻煩?不過我說裁判長和洪老師都對我很好,該忍的也算是歷練,我是希望他以後能多給我資料、多給我技術指導。後來龔榮堂教練、楊清瓏老師他們都進來了,我就說要回去洋教練那裡,他還不忘提醒一句:「妳以後要說妳是我外甥女!知道嗎?」我以後應該還是不會拿他的大名招搖撞騙,但是還是覺得好溫暖。

        下午胡立歐(Julio)和卡洛斯(Carlos)問我晚上要不要去夜市什麼的?我說看看囉….上午還沒有感覺,到了下午整個人覺得好累,翻譯不能閃神,是很耗神的工作。好在晚上王建民要請教練們晚餐,五點多後我就回去學校飯店休息,一下子就進入夢鄉,好累喔……

 

samtig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洋基投捕訓練營的王建民 

洋基投捕訓練營開幕

 

    中華棒協與洋基球團於元月七日至十一日在台灣體育大學桃園校區舉辦「2009年玉山全國青棒投補訓練營」,洋基球團由亞洲區代表George Rose率領五位教練來台,總教練為Pat McMahon、投手教練Carlos ChantresEric Schmitt,以及捕手教練Julio Mosquera和體能教練Mike Wickland,還有自己帶了一位可愛的翻譯Tim Lin。本次營隊的教練與學員分別來自台灣十九個學校、五十六位選手(每校推薦三位投手、一位捕手)、還有一些教練參與,非常幸運地、我可以在當中擔任翻譯工作。

    營隊開始的前一天晚上我就先過去住在學校,不過洋基教練尚未提供訓練內容,我也不知道明天要做什麼?洋基隊自己有帶一位翻譯過來,棒協則找了四位翻譯,其他三位都是身經百戰的高手,其中一位還是文大棒球隊的投手教練黃士魁博士以及精通西班牙文與英文的巫宜中前輩,照例……我非常緊張。

     第一天的開訓總算看到洋基教練們,我們當場分配工作:其實我是被分配的,因為我最菜啊,可是我英文也是最菜,比較好的是懂棒球術語,只希望不要分到體能教練,因為那些詞彙我都不懂。黃士魁教練本身是投手教練,所以當然是選投手,巫宜中前輩通西班牙文且想了解捕手訓練、剛好胡立歐(Julio)是捕手且是巴拿馬出身,想講西班牙話,當然就分成一組,而另一位英文極好的翻譯羅伯特選了總教練,結果我----糟糕,分到體能教練。

    這時候只能往好處想:「至少他是最帥的」,賞心悅目總可以吧?Mike的人溫文儒雅、發音咬字正確地不能與澳洲人相提並論,壞處就是我不能在講話含滷蛋,因為他聽不懂我的英文,心中不免感嘆:唉、澳洲人這樣都聽得懂說……沒有好的開始、讓我好緊張。

    開幕的時候王建民有來、很多大頭也來了,我的工作就是待在教練的旁邊,同步口譯這些大人們說什麼,我很緊張、又很久沒講英文,翻得很爛、沒進入狀況。等到記者們都走了之後,狀況就好多了。教練把選手們集中在室內開始作伸展,我跟著Mike同步作口譯,翻得有好一點,但是還是很爛。

    好在Mike是個大好人,其他人也沒有說什麼,我就繼續心虛地翻譯下去。這幾位教練名字很好記、外表也很容易區分,不像當時澳洲隊那樣,我往好的方面想,盡力去作、應該不會有事的,之前世界盃頭兩天不也是很挫折?當然心底還是會有書到用時方恨少的悔悟,免不了又要繼續立志:要把英文學好啦~~~

 

samtig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台北日本人學校1 

台北日本人學校2 

        雖然上星期不能去新店站裁判,不過我才不會浪費這麼美麗的冬日陽光!本來在家裏看我主子岀的新書,接近中午時分接到朋友蔡教練的電話:「妳在哪裡啊?我們兩點PLAY耶!」二話不說換裝揹裝備,拜託牛爸爸載我去比賽場地:台北日本人學校。

        日本人的龜毛就算住在台灣也不會變,居然連學校警衛也是日本人!用台灣人是會怎樣?現在很缺工作耶….他先問我是來打棒球的嗎?我說對;拿了份名單問我有沒有在裡面?我說沒有我的名字怎麼辦?他老兄就叫我寫在旁邊註明就好….

         我一邊走進去、一邊碎碎念我朋友:「豬喔~還說可以直接進來?要是老娘不會日文不就糗了?」但是一進去體育場看見這麼多可愛的小朋友,之前的碎碎念都忘記了,看那照片,這些孩子才到我的腰部高,有模有樣打著樂樂棒球,真的是可愛到不行!

         因為我是當裁判,所以很嚴肅地在旁觀看、換裝,接著與地主隊日僑學校的老師交換意見:「在樂樂棒球比賽後,就是兩場正式的友誼賽,我先站一壘審、再站主審。」其實都好啦~~叫我站兩場主審也無所謂。

         那些孩子真的都好可愛,第二場是比較低年級的小朋友,我站主審時,還跑了幾次投手丘:「教他們哪些是投手犯規啦!」真的是邊打邊學、我邊站邊教。雖說如此,我還是挺認真地把比賽站完。

        比賽結束後我便去跟朋友蔡教練討論比賽,他現在週末去幫忙帶光復社區少棒隊,我們用台語討論小朋友接下來訓練可改進處,旁邊的幾位家長驚呼:「什麼?妳不是日本人喔?」哈,我覺得國安局應該要吸收我,因為我可以很容易被誤認為:日本人、馬來人或泰國人…..

         伊斯蘭說「學習」是每個人從小到大都應該做的事情,也確實人沒有透過學習就什麼都不會,我站裁判也不是馬上下場就會站,多虧了這些野球人朋友,他們給我機會去練習,不是說台上十分鐘、台下十年工嗎?雖說站裁判沒有那麼誇張,但是勝任裁判工作也絕對不是偶然。

         那些家長真的很不錯,組個球隊讓孩子運動,還可擁有一輩子講不完的美好回憶,不免讓我再八股一句:「現在的小孩真幸福啊!」跟這些孩子在一起真開心,這種裁判雖然沒有裁判費,可是我寧可倒貼去站,因為那裡有用錢買不到的快樂!

             真主對我實在是超級的好!這星期棒協問我:「下個月初有個洋基投補訓練營,妳能去當翻譯嗎?」吼~什麼能不能,根本就是求之不得啊!棒協麗足姐問:「阿妳訓練方面的英文行不行啊?」我回答:「我不管啦~我就是要去啦~~~

         真是命中多貴人,因為訓練營是要住宿的,麗足姐還幫我確認有網路這樣就能兼顧我平常的工作啦!真的是讚透了!!老實說我有點擔心棒球訓練的英文,恰巧有英文超讚的朋友羅本特也要去,喲~這下子就放心了,我一定又可以去玩個不亦樂乎。而且啊,我覺得雖然我的英文不夠好,可是很有信心與棒球洋人處得很好,今天我還收到Justin Huber的來信問候,原來洋人也是很重情義啊!

        最近我也去站了「2008年台北國際城市青少棒邀請賽」,雖然只是邀請賽,但是還是很酷耶!!我有個書櫃裝著以前當球迷的簽名球與紀念品,現在則放著我在不同錦標賽執法過的比賽用球和證件,Insha Allah我要把櫃子裝得滿滿的,每件東西都代表實踐著我的夢想喔。

    

samtig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很不喜歡在冬天站裁判,因為球場上毫無遮蔽物,上週末在龍潭球場吹了兩天冷風,在淋上點小雨,就重感冒了…..朋友笑我帶衰,因為氣溫都一樣冷就罷了,偏偏就我站主審那場下雨,唉~~沒辦法。雖然那幾天在龍潭站得很愉快,看到很多職棒人物,還可以跟楊清瓏教練講話,可是感冒實在不好受。

    冬天在戶外打球不方便,可是台灣算是好的,因為至少不會下雪,所以每逢冬季,總有日韓棒球隊來台集訓,現在還多了中國隊哩!話雖如此,我還是對冬天站裁判又愛又怕:喜歡站裁判卻又怕感冒…..

    依照過往經驗,這個月底到明年三月理當休兵,不過今年開始有例外。不論工作或運動,我都是配合度挺高的,能配合組織或上級或同仁就是儘量,不過這不是沒原則的配合,踩到界線也是不行的。記得我第一任主任就說過:「別看索非什麼都說好,有些地方還挺硬的。」

    伊斯蘭聖訓有教:「遇到不法的事情,應當出面制止,如果不行,至少要在心中厭惡。」我不只在心中厭惡,表情也會,然後就避而遠之,老實說年紀越大,越體會到很多事情不是我們能處理或影響,既然不行,至少就遠離,就算沒能有好名聲,至少不要被罵摻和著。

凡做壞事,沒有一粒沙的罪惡逃得過審判與報應。所以也有伊斯蘭學者說過:「如果只有一個人能進天堂,也要想著那個人就是我;如果只有一個人會墮入火獄,也要害怕那個人就是我。」我沒什麼志氣要上天堂,倒是很怕會下火獄,勿因惡小而為之啊……

伊斯蘭又有教過:「當 真主給你關上一扇窗,必會給你打開一個門。」時常我遇到困難也有如此驚訝的體會。以往,我不曾直接與大裁判洪老師聯絡,總覺得我們後輩怎麼好去煩他,昨天鼓起勇氣打電話,請問他:我能否去站下星期的台北國際青少棒邀請賽?老師的答案是對我大加鼓勵。

洪老師和裁判長都很鼓勵我們後輩裁判,只要有機會就多多去站,對於我下週去站這個國際青少棒賽,以及二月份到香港站國際女子棒球賽都非常鼓勵。原來我之前被提醒的疑慮真是多擔心了,能有這樣的結果真是出乎意料地好!哈,裁判老師們都是大大大好人啊……

不知道明年還能不能在新店站裁判?如果不行也只能做罷,但是我會想念那個球場、那熟悉的景色,懷念當烏雲遮住101大樓晚點就會下陣雨的感覺,當然也要思念聯盟、會長大哥和可愛的球隊與球員們。打球的時候沒人會在意裁判,不過我站裁判可是有放感情下去判的喔!

samtig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王曉玲 

楊清瓏教練

站主審前楊教練對我說:「如果我敢拉他三振,那我就成功了!」可惜他沒有上來打擊,但是我站主審時有顆觸身球,楊教練叫三壘跑者衝本壘,我便站在本壘向三壘壘包對衝來上的跑者說:「觸身球不要跑啦!」楊教練跳出來對我大喊:「妳在質疑我老式球員的拼勁嗎?」我說:「沒有啦~~是讓他別衝回來,免得撞在一起。」吼~~楊教練抗議的樣子好有氣勢,他私底下對我站裁判的鼓勵,覺得超開心的…

 

    講了這麼多自己當裁判的故事,號稱棒球為國球的台灣棒壇,可不是只有我一個女裁判,從今年起又多了一位王曉玲喔~~提起這個名字大家可能很陌生,但是說起王光輝沒有人不知道吧?而王曉玲就是煇總的妹妹啦

    不過我不喜歡這樣叫她,誰喜歡老是被教某某的某某啊?王曉玲就是王曉玲,雖然有輝總的名號可以有資源,但同樣也是包袱。之前我就很羨慕她,我猜大概沒人會對她說:「女生不適合當裁判。」也不會被叫去提水、更不會被大小聲,真的好好喔…..

    我們第一次相見是在今年的全國女子棒球賽,當時我很少在新店之外站比賽,初出茅廬總有人叫我要小心點,好像所有人都是壞人?站那幾天的比賽有夠戰戰兢兢,最難受的就是比賽結束後在裁判室,明明十幾個人在裡面,除了叫我提水的人之外,沒人跟我講話。

    我覺得超難受、好像被排擠,偶爾只有裁判長廖老師來跟我討論我的缺點,還有比賽的移補位。好在最後一天朱旭光前輩來跟我講話了,她說我脫面罩要用左手比較好,當時我覺得有點悲從中來,因為….只有他願意來跟我講話。其實「光哥」跟他有非常深厚的關係,因為我實習的第一場比賽,正是他擔任主審,他帶人又很和善、人又帥氣,很難忘記。

第二次認識曉玲是在青年公園全國少棒選拔賽,我站主審、曉玲站三壘,賽後我主動跟她聊天,問問她有沒有女用護擋等等,開啟話題後,我覺得她人幽默又客氣、女生打棒球有太多共通的話題,加上以前我和原住民相處的經驗---~我可是也有阿美族名字的,恩,很快拉近距離。

第三次一起合作執法就是十一月初的女子棒球台北邀請賽,還有她的學生愷玲,和她們討論棒球很棒,我還跟年紀最輕的愷玲說:「嘿、因為你是女生我才要跟妳說的哩!」就如同那次賽事的主題:「Woman:我們」棒球中的姊妹情誼,你們臭男人才不懂!

這個週末我們一起去站中華聯盟在龍潭的友誼賽,光哥很有耐心地教導我們,還分享許多寶貴經驗,特別點出我主審站位的毛病---現在我的站法很容易被球打到,果然週日也是單場四顆,經光哥點出秘訣後,我想接下來會試試看的,也會改變一些手勢等等。

光哥也要我改變舊制的移補位,曉玲和我私下也討論著移補位的共識,因為我們都知道,未來台灣女子棒球裁判的工作,我們都有使命感。我們也相約以後多找機會一起站比賽,以培養執法默契。

那天跟裁判夥伴黃討論案例,討論到跟球員借球棒要打人,曉玲拉著我的手說:「別~~別打他。」我看了她一眼說:「對,以後我打人妳要假裝拉住我,不然我下不了台。」她說:「不是啦~~我拉住你是因為我要先去打啦…..

晚上大家吃飯時,李前輩拉著光哥前輩說要他介紹女朋友,條件是想不要太會喝酒的原住民,光哥轉頭說:「那就索非啊!」我說:「光哥!條件不合,我不是原住民啦!!」結果光哥說:「啊~我忘記妳不是原住民了耶….

我想,insha Allah我可以跟她們當好朋友的。

 

samtig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home/service/tmp/2008-11-04/tpchome/1706600/97.jpg 帽子

        最近這兩週為了裁判的事情煩心,棒球人的「輩分」很重要,遇到前輩一定是恭恭敬敬不得頂嘴,偏偏我不是男兒身,時常在球場也要被後輩說三道四的,所以在球場我有時候反而不想跟少數幾個裁判講話,最好最好他們能把我當空氣。但是當他們的行為與我所認定的棒球精神不符時,我也只能低頭吃便當,不能還能怎樣?會不高興是因為我在乎!

        就在我感到胸悶鬱結的最近,收到了一個包裹:「哇!是保羅教練寄給我的耶!」裡面是一頂棒球帽,我覺得眼眶都快要泛紅了,原來他還記得去年年底世界盃的約定,他說他還記得要送我他的棒球帽,因為我沒有去澳洲跟他拿,所以雖然他知道我不過聖誕節,還是想送我這個禮物!

        怎麼辦?好感動喔……時常我站裁判不開心的時候,我就會「告洋狀」,其實也沒有什麼,只是愛計較的碎碎念,跟澳洲人講最安全妥當,因為他們不會再把我情緒化的言詞告訴別人,當然同為棒球人的他們,更能體會我的感受,而最重要的是,不論我如何洩氣,他們都會鼓勵我堅持下去、相信我做得到。

         保羅教練就是其中之一,他在世界盃的時候就對我很好,因為每次撘巴士他都固定坐在前門一上來的位置,時常都會叫我過去跟他一起坐,起先我很不樂意,因為他每天早上都在玩報紙的填空遊戲,還要我一起解謎,可是我英文沒有那麼好,將近20天下來,只有差一點猜到一個字。有次題目是問耶穌的十二門徒,公關佛斯特一直說我應該要知道,我只能很無奈地說:「我是穆斯林耶!你問我哈里發我就知道啊!」

        一起搭車的時間聊了很多話題,我第一次用英文解釋伊斯蘭的教義和一堆問題,誰說洋人不喜歡問隱私的?我看他們澳洲人都很愛問啊?保羅教練很難相信「相親結婚」怎麼可能?如果遇人不淑怎麼辦?我給他回答:「No Regret!」那正是前一晚心理醫生抵台時為球員發表的演說題目「沒有後悔」,激勵球員在比賽中全力以赴。我剛好拿來當回答,他笑得太誇張,惹得起他教練過來問我們什麼事情?

        我永遠忘記不了那一刻:保羅教練是負責餵球給球員打擊的工作,有天當球員排隊做打擊練習時,他對我喊:「索非,換妳。」當時我肯定笑得很燦爛吧?馬上二話不說衝上打擊區,拿了湯姆的球棒做打擊,還記得剛開始揮了很多空棒,我就牽拖善良斯文的湯姆:「都是因為他的球棒太重了!」後來歐特金要借我球棒和打擊手套,我才說:「我根本打不到,不是球棒和手套的問題。」

        那真是我人生中最美的回憶之一啊!保羅教練在離台的路上問我,還有什麼可以為我做的?我拍拍他的帽子說:「那帽子送我好了!」他說接著要去日本比賽,所以要我去澳洲跟他拿,若我去澳洲玩、還可以住在他家。我說,若是他還願意每天餵球我打,我一定去澳洲找他玩……真沒想到,他記得啊……

        保羅教練是當年澳洲獲得雅典銀牌的教練之一,重要的國際賽事都有他,可惜最近他的肩膀開刀,得要休養半年才能投球,也不能去墨西哥參加經典賽,希望他快快康復,有朝一日再來台灣比賽,這樣就可以見到本人,保羅教練確實是讓我才在球場會想念的人,謝謝他給我無比美好的回憶。

samtig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檢討ING…..我不應該打球員、我不應該打球員、我不應該打球員……

        上個週末是風和日麗的棒球天,週六去社子島球場站了四場中信盃的比賽,一起執法的有非常威嚴的蘇春貴賢拜,不過他對我好好喔,當我下一場要站主審時,還讓我提前半局先下去吃飯、換裝備,對我好到有點嚇到,終於明白受寵若驚的成語是什麼意思了。

         星期日則是去新店聯盟,感覺大家也都很輕鬆愉快,我也深深被感染那歡樂的氣氛,通常一天打四場比賽,第二場我輪空休息,便在場邊和大家聊天,其實我身上都有帶著棒球規則書,想說輪空時可以進修一下,不過看來還是有奮發的意圖、沒奮發的本事,好像時間都是花在跟別人講話聊天。

        第三場站一壘審時,下一場要比賽的球隊已經在旁邊熱身,我忍不住被那陣陣的哀嚎聲吸引,原來是球員在做伸展啦,當我轉投過去時,剛好他們的隊長吧?說了一句:「哇,被他這樣拉一拉,感覺等一下可以投150了。」正好這句話給我聽到,他便忙著澄清說:「沒有啦~~我說說而已、妳聽聽就好。」

        在這個聯盟執法兩年多了,有些隊伍真是越來越熟。聽朋友說,其實我剛開始站也是被球員質疑性別,但是我那位朋友與部分球員認識十多年,加上曾為甲組球員的餘威,於是斥喝他們說:「女生是怎樣?至少人家有去考張執照,你是有跟人家考個LP喔?」(~球員講話都這樣啦~)

        這時候大家一定以為這位朋友怎麼有如此性別平權的修養吧!?錯!我以前跟他打球時,「釘嘴鼓」時他也是對我說:「女生懂個P啊!」不過大家都認識多年了,這是不傷感情的。後來當我執法在換局休息時,我們打了招呼、聊上幾句,旁邊的球員才詫異說:「原來你們認識喔!?」

        我朋友就跟他們說:「是啊,而且是認識很多年了!你們不要以為別人是女生就沒有摸過球,更不要以為女生愛棒球一定比男生少……」後來聽他這樣講,真是嚇死我了,趕緊敬他一杯可樂,原來狗嘴裏也吐得出象牙啊??開玩笑的啦~~~感謝 真主,我真是命中多貴人,老是有人會在明在暗地幫助我。

        週日的第四場比賽我站主審,開賽前他們要求投手要有止滑粉,聯盟也有提供,不過卻是用塑膠袋的一大包、還沒有分裝,我拿給投手後並說:「沒辦法、來不及分裝,你就放在投手丘後方應該不會影響,聯盟有準備已經很好了。」旁邊的球員說:「拜託~這麼大包喔。」我說:「聯盟很有誠意準備了!因為窮、所以買批發的啦。」他們應該可以理解,就虧說:「他(投手)老婆有來喔,你不要對他這麼好!」現在很多選手都帶家眷來,這樣真的很好!

這個隊伍裡面有位19號的選手,我看起來老是覺得面熟,好像是以前我認識的北體棒球隊選手?不然就是一起帶過兄弟象棒球營?不過他都說沒有,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我們講了話,上場比賽後他簡直是肆無忌憚!

        話說他第二次打擊時,第一顆是內角偏低的球進壘,我判了「好球」,結果他大感不滿,居然還蹲在打擊區,對著那顆內角低球的進壘點做岀撞球的姿勢,我一怒之下就往他頭盔呼一巴掌過去!我好像太用力了,因為打下去之後才發現聲音好大聲喔…..

        他愣了一下,站起來對我瞪大雙眼說:「我打球這麼多年還沒有被裁判打過,也沒看過有裁判打球員的!」我用我小小個頭和堅定的語氣說:「那我就是第一個!打球啦~~~」他又看了我一眼,我對他搖搖頭,還好他就繼續打擊了…..

        其實打他之後我很後悔,的確裁判不該岀手打球員的,真的是千不該、萬不該,只是當時他蹲在地上抗議的蠢樣,真的是有把我給氣到!氣極攻心的結果就是鑄下大錯。後來換局的時候,我聽到他跟隊友說:「她真的給我打下去耶!」不過他的隊友都說:「誰教你要這樣虧人家?」

等他下一次打擊上來時,進打擊區還對我說:「很痛耶~~」我回答:「少來,你有戴頭盔,打球啦~~~」後來比賽就順利的進行,沒有人責難我當時脫序的演出,主審被質疑好球帶時真的很不舒服,但是就算他再怎麼誇張,我也不應該出手打他。

挺後悔的~~~我真的很懊惱……下次、沒有下次了…..Insha Allah我一定要謹守裁判本分,維護執法權威與修養,不能再有脫序演出了。

samtig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2008協會盃焦點人物 ] 球場上的無敵鐵金剛

  前天遭斷棒撃中的施武樟

  [ 實習記者 / 邱靖閔 ] 執法裁判永遠都是球賽中最不可或缺的要素,而我們也總是把他們視為理所當然的,卻往往忽略裁判的「安全性」。當裁判遭到球吻時,常常被歸於球場上的小意外,但相同的意外事件一而再的發生,就該讓我們去好好正視這類問題。    

   而身為棒球執法裁判的安全,突發事件更是比其他運動項目來得措手不及,像是被球打到、球棒揮到、猛烈地反彈球擊中等,都是第一時間無法防範的,所以跟隨著時代的進步,我們也看到裁判身上的護具日益增多。本次協會盃日前發生斷棒擊中主審的頭部,隔天我們就立即看到有裁判換上類似美式足球所用的頭盔。      

  本次協會盃的裁判們,談到日前主審遭斷棒擊中的離奇事件都覺得見怪不怪,他們笑稱:「球場上無奇不有,而我們身為裁判往往都專注於球的去向,而主審判別好壞球時,更是沒有任何閃躲的時間沒得閃啊!」裁判們也表示:「奇怪的事多到數不清啦,像是之前就有其他同事被反彈球擊中『私密部位』,2粒頓時變成1粒。」反問裁判是哪位時,他們就大笑說:「秘密啦。人家隱私耶!」    

   接下來談到有關裁判護具時,資深裁判郭秋谷特別熱情,不僅給予我們拍攝他最新的「頭盔」,也解說他的不同之處。郭秋谷表示:「這一個全罩式最新款在台灣還未上市,大約市價要一萬元台幣,是傳統式面罩的34倍。」郭秋谷還說,這個最新頭盔是有請別人從美國買回來的,這幾天才剛拿到手,「前幾天我看到施武樟中彈,我就立刻叫別人從台北寄下來。」談到他的最新頭盔,郭秋谷話匣子全開,他仔細跟我們解釋1萬元的價值,「這咖是屬於全罩式的,所以不管球從哪個方向來,包含頭頂,都可以完全被保護到。像原本半罩式的就只能保護正面(一再強調),其他兩側、上面、後面根本無法保護到。」     其他裁判大哥也拿出護手用具,手腕也是近幾年裁判增加護具的重點部位,裁判大哥更是特別從他的包包中掏出「護二弟內褲」,他還仔細說明重要部位是鈦合金訂作而成的,也強調這件防彈內褲是每位裁判必備的。   

  訪談過程中其中一位大哥也語重心長表示:「雖然護具越做越好,但球場上真的防不慎防,我們最保護的地方通常就是我們最容易被打中的地方。肚子有肉挨個幾下都還好,如果是骨頭被擊中,真的算自己運氣不好。」裁判們也強調:「我們對於彼此往往就只能互道自求多福。」透露出些許的無奈。    

  在訪談過程中巧遇那天被球打中的裁判施武樟大哥,特地向前關心一下他的傷勢如何,他說:「現在仍有皮肉傷,還有些頭暈的情形,需要再觀察7天才知有沒有內傷。」然而他也順道說出當天知道球棒從頭上飛過,可是三壘方向實為關鍵球,所以硬是把球判完,才去面對遭球擊中後的不適。這也讓我們明白場上的裁判們盡忠職守到最後一刻,才去注意自己的安危。所以下次當我們進到球場欣賞精采絕倫的比賽時,除了替自己心儀的球員加油外,也別忘了裁判大哥們也在場上「拚命」著呢!

資深裁判郭秋谷和他的最新頭盔

手被打中是家常便飯

samtig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個月九日到十七日在日本東京舉辦了第十九屆的世界盃空手道錦標賽,加上之前在左營國訓中心的集訓,教練去帶國家隊已經兩個月不在了,連當女兒的國手也沒能見到,道館就剩下師母和他兒子帶我們練習,雖然這樣說不太好,不過教練不在還挺開心的:因為練習就不會那麼累了….

         星期一去練習空手道實在不是個好主意,特別是在週末站了七場比賽之後,經過一天的休息,晚上去道館時,兩個大腿還是挺痛的。教練的兒子在帶練習有個特色,就是特別喜歡練體能,除了跑步之外還有各種奇奇怪怪的動作,像是單腳跳、蹲下站起來再前進等等,反正就是跟自己的肌肉過不去就對了。

         還有一種折磨人的方式就是「跳來跳去」,兩邊在對打時不都是要一直跳躍嗎?所以平常就練習,像個白痴一樣一直跳來跳去,咖啡帶以上的還得依口令從一到十岀個拳什麼的,在教練喊停之前不可以停下來,可是偏偏教練會跑去跟其他人講解動作,我的大腿已經快要崩潰,忍不住大逆不道對教練兒子喊:「喊口令快一點啦,哪有人中間停下來、是要跳多久??」

        後來自己覺得再下去會受傷,所以跟師母說大腿實在太痛了!慈祥的師母就說可以休息一下,過沒兩秒鐘師母笑了出來,我納悶為什麼?原來是旁邊那個白帶的新學員聽到我喊腳痛可以休息,他也在跟師母說腳痛。我瞇著眼睛用傷害性的眼神說:「好好珍惜你白帶的快樂時光!想當年我多快樂啊!?」看他一頭霧水的樣子,師母說:「你才在練前屈立就這樣,看以後怎麼辦?」

         這周練對打只剩我家兩個寶貝和一位三段的師兄,我真的很不喜歡對打,老是想找理由躲掉,這星期人很少、三段的師兄見獵心喜說:「這下子你一定得跟我打了吧!」雖然我技不如人,可是嘴巴上還是不能輸的,還是要頂嘴說:「每次都想跟我打是不會進步的啦~~~

        後來我們四個人輪流打,對打之前是要想好攻擊策略的,而我家弟弟對打有個缺點就是往前衝的時候會偏掉,我就盤算著:「等一下他往左邊攻擊,我就向左側身閃掉,接著右腳迴旋踢,哈哈!他死定了。」不過事情從來不會像憨人所想得那麼簡單,弟弟的缺點被教練的兒子糾正,也或許是我和他的心電感應,當下他換成也是右腳迴旋踢,這一啟動就命中我左側腋下部位,他的腳在我身上發出好大一聲「碰」,接著就是全場一致的聲音:「啊!」

   我默默走到角落去蹲下,教練的兒子指著我家弟弟大喊:「這樣打阿姨,你會下地獄!」,我耳邊還聽得有人說:「好大聲、一定很痛。」不過老實說,我覺得心理的創傷比身體的創傷多,我竟然被這個小鬼踢個正著,居然連反擊的機會都沒有,我….我自廢武功算了……

.        不行!還是要雪恥!這次我攻擊要加快!!使出我最擅長的右腳迴旋踢好了,於是我先假裝左腳起腳,騙過我家弟弟岀手去擋,接著很用力右腳迴旋踢給他踢下去,很可惜~~事情又不是如同憨人所想的一般簡單,我家弟弟剛好又岀左手要攻擊,他又比我高一個頭,所以我很用力岀的右腳迴旋踢,變成腳背正中他的左手手肘關節骨頭。

         啊!我趕緊壓住腳背又默默退到角落,師母和教練的兒子看到後便說:「哇,這種是最痛的耶!」我點點頭說:「恩,我也這樣覺得。」想起我前兩天單場被打五計擦棒球,想不透怎麼會有這麼剛好的事情??怎麼最近背成這樣子??連教練不在都得練得這麼慘烈??

        最後一點時間則是練「型」,我自己複習之後多半在教我家哥哥,這時候就想起教練不在的好:常常練習時教練會點某一套型叫我打,教練在看當然不敢放肆,可是最怕的就是當我打完之後,教練對我說:「很好,現在開始用力地打一次!」我只能跟教練說:「我剛剛已經是用力打了耶…..

        教練就是這樣,先是說動作要做標準,然後又說沒有出力,等到我盡全力之後,教練又會說沒有kime(),等到我自己都覺得:「哎呀~~打得真好哇!?根本就是練武奇才。」結果教練還會說:「你就不能打得帥一點嗎?要讓人賞心悅目啊!」吼優~~~討厭~~~~怎麼辦?摸摸鼻子繼續練啊,不然你是有種去打空手道教練嗎??我到現在還是無法理解,為什麼跟教練對打的時候,他可以只用一隻手就把我打趴,而且是讓我趴下的時間比站起來多??

        雖然教練不在,可是我都知道他會說什麼:「練習!要多練習!在家裏也要練習!!」我是相當慶幸可以跟教練學空手道,沒有空手道的基礎,我也不可能勝任棒球裁判工作,而且教練也教做人處世的道理,我和我姐姐兩個兒子都很受用,實在是位令人打從心底尊敬的教練。

        練習結束後,我順便送艾美學姊的外甥女妞妞回家,送到家後還提醒她:「晚上最好小腿冰敷一下,不然明天小腿和腳踝會很痛喔。」結果妞妞說:「阿姨,可是我現在就很痛了耶,你不會嗎?」我苦笑並安慰他說:「恩,現在這樣的份量我已經不會痛了,所以你再忍個兩年,以後這樣練習就不會痛了。」她說:「恩、好。」

        我想牛爸牛媽要小孩學運動是很有道理的,這年頭岀一張嘴的人太多了,願意紮紮實實經營付出的,相對起來就變少了,自己下去做就知道實力如何?而實力是要靠一點一滴的累積。不管男生、女生,可都千萬不要只剩下一張嘴喔……

samtig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星期六去社子島站了四場中信盃大專乙組的比賽,主審、一壘審、二壘審還有三壘審每場各一,好在是四人制裁判的站法,所以沒有很累,奇怪的是我創下了生涯新高紀錄:「單場」挨五計擦棒球,包含頭部三顆、胸部一顆還有一顆左手腕,說是傷痕累累也不為過,連兩隊都有人過來說抱歉,那是擦棒球,不可能怪球員,不過兩隊這麼溫暖關懷,讓我「揪甘心」。

        賽後其他裁判笑我是不是沒有去拜拜?真的很難得見到單場五次的,我只能苦笑:真的那幾天都沒有做禮拜耶…..不過那天心情還是很好,看到這麼多熱血棒球青年,真開心週六一整天在球場上度過。晚上再看統一獅屠殺韓國泥鰍,一整個開心啊~~~這個週末很幸福,因為週日又可以去新店站!

         新店站了正規的三場,提早去時還幫三壘審站了一局:開心呀……上午站三壘審時,有位球員代跑後衝上三壘跟我說嗨!我一看:原來是之前在新店打球、後來去大陸工作的球員,他每三個月才回台灣休假一星期,就這麼熱血回來打球!值得嘉獎!!可惜他打擊和跑壘都變得怪怪的,少練還是有差,值得一提的是他有個右外野回傳殺本壘的傳球,沒有彈跳就進手套,挺驚人的!不過比賽後段往二壘盜壘:抱歉、雖然三個月才能打一場,可是該死的,還是被我判出局……

         下午第一場是高比分的比賽,安打滿天飛讓我滿場跑,最後一場是我當主審,老實說大腿已經僵硬,除了判球蹲下去之外,跑的時候我都用腳踝。那場雖然比分有六分差距,不過內容挺精采的,攻守都有板有眼的,大家都很有拼勁,我最喜歡這種比賽了!

        每次比賽限時是兩小時,有時候看比賽狀況:比數與先攻、後攻的關係,裁判會延後或者提前結束比賽,所以有些裁判會為人詬病:「趕下班」,意思就是為了早早下班而把好球帶放大,我個人也是非常討厭那種狀況,太不尊敬棒球和球員。

所以雖然那場是我兩天下來的第七場比賽,還是希望比賽盡量圓滿,先攻的球隊是落後的狀況,如果下半局打太久,那麼他們可能就會因為時間限制而錯失下一局反攻機會,於是我跟捕手說:「你叫投手不要再牽制,我們節奏快一點,看能不能再打半局…」捕手也說好!兩隊實力都不錯,順利進入下半局的反攻。

 最後半局的反攻,我正聚精會神準備判球時,場邊的進攻方傳來一句很大聲的話:「最後一局裁判好球帶都會放很寬喔!」不由得我怒火中燒:X娘哩!要提早下班的話,老娘上半局給你慢慢拖就好,太多小招數了:慢慢喝水、換個球、讓投手無限牽制一壘、判決慢動作等等,這些都可以拖時間,避免再打下半局。

不過我當主審最討厭拖時間,因為老娘就是特別喜歡站裁判,如果大會時間沒有限制,要我站完七局都很樂意。球員通常也都是,大家可都是繳錢來打球的,有時候輸贏是一回事,重要的是大家可以聚在一起好好打球,好好打場正規的棒球比賽,所以當我說再打一局時,領先的防守方也樂於下場。(再進攻半局他們有可能被逆轉喔…)

結果旁邊居然有野孩子給老娘喊:「最後半局裁判好球帶會放很寬!」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你以為女生站裁判有保障名額嗎?錯!反而是一堆冷嘲熱諷,能存活下來只能「靠口碑」加上貴人給機會,難得有貴人給機會讓我站裁判,哪裡有狗膽馬虎??現在連最後這一塊「認真」也要被污辱是吧??

性情中人的我比賽結束、對球場敬禮退場後,一整個有火團在我頭頂吧?可憐的捕手剛好走在我後頭,我一轉身剛好看到他便抓著他的捕手護胸問:「我好球帶有問題嗎?我有趕下班嗎?」大概是看起來太面露凶光了吧?反倒是一票球員和裁判過來叫我別怒。

情緒是一時的,其實站裁判批評的聲音很常見,若不是太囂張就裝做沒聽到,而在最後一局放寬好球帶也是正常的,倒不是說一定是裁判的問題,為了不被輕易出局,兩個好球之後,打者的好球帶理所當然自己要放寬,不然被判三振可沒有抗議或商量的餘地。

雖然那場比賽有這個小插曲,不過還是順利站完了,只是在想,棒球裁判真的是個很沒人緣的工作,再怎麼認真站,還是會被這樣講,真是挺寒心的。沒辦法~~偶爾就是會出現這種鳥事,污染清新快樂的新店球場。生活當中難免遇到鳥人鳥事,有時候就往好的方面想:想說不是針對自己、或者是對方那天狀況不好。最重要的是:不要因為偶發的鳥人鳥事,影響自己最終的價值與信念,不值得啦….

samtig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